“等我破开这阵法,兄弟且等着。”

    “猴哥且慢!”

    陆压看到的奇怪组合,正是玄龟和六耳猕猴。

    两人一路上风雨无阻,经历了无尽的磨难终于走到了此地,洪荒南方的最边缘,已经靠近中央了。

    两人无意间发现了一先天阵法,按照玄龟对猴子说的,定是遇到灵宝或灵物了。

    一路上,玄龟给猴子介绍了很多他的经验。

    只见玄龟急忙拉住了兴奋的猴子,在猴子不解的眼神中,玄龟道:

    “猴哥不可大意,这么多年来,我两兄弟上万次生死考验,我们之所以能活着就是我们谨慎。你难道忘了,看似安全的地方,说不定就是送命的地方。”

    这话说完,猴子一哆嗦,心想:是啊!遇到很多看似很安全平和的地方,但一转眼间,那看似安全的地方就变成了夺命之地。

    要不是两人都福源不错,早就没了小命了。

    哪怕这样,两人也吃了很多苦头,才走到了此地。

    猴子瞬间收起了本体,变换成猴子模样,抓耳挠腮的看着这阵法,焦急的问:“兄弟,这阵法看上去没有危险啊?”

    玄龟却道:“是啊,看上去没危险。但是猴哥你若是大动作破阵,若是引来了敌人那就不妙了,吾等兄弟要小心谨慎才行,人不可自满,也不可张狂,说不定最得意的时候就是毁灭的时候,不论何时何地都要谨慎小心。”

    玄龟已经无数次对鲁莽的猴子勤恳的交谈了。

    猴子的性格就是爱惹事,若不是有玄龟看着,可能会更惨。

    这不?玄龟又开始给猴子上教育课了。

    不过……

    他们没想到的是,玄龟的一番话,被陆压听在了心里。

    只见隐藏于空中的陆压感叹道:“是啊,不可有任何的大意,一定要谨慎小心,就如之前,本以为洪荒生灵没必要在意,却不成想被那太初直接横扫。”

    陆压感受最深了,他觉得那玄龟是个不错的小辈,甚至有了爱才之心。

    和天道割断因果后,他无拘无束了,见猎心喜倒是暗中仔细观察了起来。

    ……

    反观猴子,被玄龟说的吓了一跳。

    “兄弟幸亏你提醒,要是为兄施展本体破阵,定会被人发现动静,那就不妙了。”

    但是,旋即猴子有郁闷了:“不过,兄弟可有破解这阵法的办法?”

    “哈哈…”玄龟一笑,“猴哥放心,我的传承中有阵法的传承,破开这阵法应该不难,只是要花费一点时间而已。”

    “哈哈,那就好,我们不缺时间,我去周围转一圈看看,看看附近有没有人,兄弟你先研究阵法。”猴子说完,没等玄龟回答,一溜烟不见了。

    “哎,真是猴急啊,猴哥这性格难改了。”玄龟也没在意,两人生死相依无数次,早就超越了一般的感情。

    可以说猴子为了他,能心甘情愿的战死。

    而……

    陆压笑了,这两人很不错,起码这感情很不错。

    不过,陆压忽然发现,这玄龟似乎本源不足,不是先天因素,而是他自己造成的。

    幸好可以弥补,险些毁了一个人才,陆压松了口气,他已经很在意玄龟了。

    当然,这一切玄龟不知道。

    不过……?

    神奇的是,还有陆压和玄龟也不知道的事情。

    在阵法中心。

    只见一参天玄松和一金仙修为的白鹤正在担忧。

    “终于还是被人发现了,等会若是有危险,小仙鹤你不必管我,自己逃跑就是。”玄松说道。

    这玄松正乃无尽岁月前,太初一次好心造成的。

    之前的这小峡谷生灵很多,但随着时间的推演,慢慢的死去了很多。

    不仅如此,根脚浅薄不能步入金仙的,老死了很多。

    直到第九量劫初,因为人员来越少,此地生灵的根脚也越来越浅薄。

    之前他们的守护是玄松,期望玄松能化形而出,已好保护他们。

    可以说,之前整个峡谷的生灵,把希望都寄托给了玄松。

    奈何,玄松被赐予的太逆天了,导致迟迟不能化形,时间越久,峡谷内的生灵越担心,慢慢的人心浮动,开始有人离开了。

    他们对玄松放弃了,也等不下去了。

    当然……

    第八量劫末,玄松就已经太乙金仙的层次了,太乙高手的层次,还是很让峡谷内的生灵兴奋的。

    他们也乐意守护玄松。

    不过,直到玄松做了一件让峡谷生灵埋怨的事情,从那以后,众人对玄松失去希望了。

    原来……

    一直陪伴玄松的小仙鹤,因为根脚浅薄,加上没有功法和资源,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到了生命的边缘。

    这时,玄松瞒着众人,做了一件让大家绝望的事情。

    玄松竟然把自己的本源割舍了一部分,炼化进了小仙鹤的元神中。

    小仙鹤靠着强大的本源,进阶到了不灭金仙,但玄松却因为本源的损失,从太乙掉到了金仙。

    本来嘛?本体强大,灵智弱小,化形而出已经很难了。

    就如镇元子一个性质。

    这次,玄松为了小仙鹤又损失了一部分,这说明,若是没有强大的机缘,玄松一辈子不可能化形而出了。

    故而,峡谷内的生灵都离他而去了,只剩下了小仙鹤在守护,两人一直相依为命。

    “玄松哥哥,我是不会离去的,你不必说了。”小仙鹤已经化形成一美丽的女子。

    为了和玄松更亲近,给自己取名:玄鹤仙子。

    “哪怕我拼死也不会让他们伤害哥哥的。”玄鹤仙子坚定的说道。

    “哎!”玄松一叹;“你又是何必呢?”

    “没有理由,只因不会放弃,也不能。”玄鹤仙子饱含情意的说道。

    玄松见此也不说什么了,“好吧,虽不是同生,但我俩做到同死了,其实……”

    玄松忽然道:“其实,我之前说:把你当妹妹看是骗你的!其实我是喜欢你的,只是之前不敢怠慢,现在吗?到了这个关头了,我不打算满你了。”

    “真的?”玄鹤仙子惊喜的问道,只见她浑身颤抖。

    “真的。”玄松坚定的说道。

    “咯咯~”玄鹤仙子忽然娇羞一笑道,“那我没有任何的遗憾了。”

    说完,两人神情的对视一眼,尽管画面有点……?

    “好了,想点开心的,说不定没我们想的那样悲观,虽说洪荒杀伐一念间。但是,说不定外面破阵的,是个好人呢?”玄松自我安慰的说道,也说给玄鹤听。

    “嗯。”玄鹤点了点头,“说不定,外面的人比我们修为还低呢。”

    两人开始畅想起渺小的希望了。

    他们知道,能发现那阵法的存在,绝不可能修为低于太乙层次,否则早被发现了。

    这阵法,一般的大罗修为者都发现不了,更别说金仙一下的修为了。

    无非两人不想度日如年的煎熬而已。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