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罗睺,安敢放肆!”

    解决完陆压,太初直接施展只手遮天!

    “轰!”

    那巨大的手掌携带滔天的威势向着罗睺而去。

    罗睺早在太初降临的时候就发现了,太初无尽岁月给他带来的恐惧让他有点紧张。

    不过,想到自己乃天道的‘代言人’后,他觉得太初也不可能拿他怎么样。

    更何况自己修为精进,加上本源传承的圆满,再加上手中的先天至宝弑神枪,他自问可以和太初较量一番。

    然而,当太初一招击飞陆压的时候,罗睺有点心慌了。

    而太初那遮天巨掌向他而来的时候,他已经摆脱了开了鸿钧,打算全力以赴了。

    鸿钧也识趣,见太初来了自然乐的一边清闲,看着太初教训罗睺。

    “不好?怎么会这样强大。”罗睺感受到那巨掌的威力时,他心慌了。

    “不可能的,这太初到底什么修为,怎么自己混元金仙三层的修为竟然这样无力?”罗睺无语了。

    殊不知,太初和造化道果合一,此时的实力勉强达到了混元后期的层次,所以太初一出面就横扫。

    “嗡!”

    全力抵御的罗睺发现,自己想躲避都难,太初那巨手攻击似乎从四面八方而来,想要跑,除非时空一道超越太初,但是显然不可能。

    那就只能硬抗了。

    镇魔塔、灭世黑莲,加上手中的弑神枪。

    “噗嗤”一声,一击过后,所有攻击的余波,被早就召唤出来的混沌钟化解,使得没必要牵连无辜。

    但正面硬抗的罗睺,气血翻涌,魔体被破,口中一丝鲜血溢出,浑身的黑色魔气有种消散的感觉。

    这一击,恐怖如斯!

    看的无数人都傻眼了,若是一击击飞那陆压还好说,毕竟陆压知道他的不多。

    但罗睺是什么人,这等巨擘纵横无尽岁月,竟然一击被击伤了?

    “这太初怎么越来越强大了?”苍穹老祖震撼道。

    “本以为,进阶混元金仙后,实力的差距会随着慢慢接近,没想到太初许久未出世,一出世还是那样横扫。”阴阳老祖道。

    “果然是第一人,老道服气了。”四海老祖道。

    “不服都不行。”五行道。

    “这就是威压洪荒的太初无量道尊吗?怎么会这么强大?不可能啊,他这样的实力谁会打杀他,还不说他与鸿钧老祖和扬眉大仙乃挚友?”凤舞风中凌乱了。

    之前已经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和自大了,已经收敛沉默了很多了,也已经把洪荒人物心中放大很多了。

    但太初的这种横扫,还是让她不敢相信。

    “难道我才是井底之蛙?难道我之前的所有骄傲全是妄想?”凤舞不尽自问道。

    ……

    一击过后,此时的罗睺面色悲愤,他有点崩溃的感觉?

    我已经这么厉害了,怎么还被太初一击击伤了?怎会这样?

    严格说起来,这是他和太初第一次交手,之前两人合作过也仇视过,但始终没有交手过。

    这是两人的第一次交手,其结果很明显,太初不用至宝的情况下就能横扫自己。

    而且还是那种玩笑般的横扫,就像自己对待大罗金仙那般!

    “嗡!”

    只见这时,望舒终于破开了枷锁,一条金鸿横贯而来,太初本想继续教训罗睺,但看到望舒的情况后,暂时停下了手,生怕出现意外。

    不过幸好,望舒种道成功了,那金鸿带着望舒的道果消失于天地间,一位混元金仙诞生了。

    也是天地间第一位女性混元金仙。

    看到望舒一旁盘膝调养后,太初才转头对向罗睺。

    “罗睺你越来越放肆了,是不是觉得自己有天道本源的加持就无敌了?本尊看你不顺眼很久了,要不是你一直没有触碰本尊的底线,你真当自己可以活到现在?”

    上来就怼,说的罗睺无比的憋屈。

    “哈哈……”罗睺笑道,“你既然知道,你能拿我怎么样?”

    罗睺被刚才的雷霆一击弄的心慌了,幸好太初提醒了一句。他一想对啊,自己被种道天道本源,太初能拿自己怎么样?

    最好继续激怒太初,然后让太初起杀心,那样一来天道会出手帮自己解决了太初。

    对,就这样做,罗睺决定了。

    “太初,本尊就是要阻止望舒你当如何?你的确比本尊强大,但是你能拿本尊怎么样?”罗睺在众人目瞪口呆中继续挑衅太初。

    “果然是罗睺?”凤舞都服气了。

    “这,这,他疯了吗?”众大能。

    “这浑身魔气的大能傻了不成?”众人。

    “哈哈……”太初笑了,竟然有找揍的,那太好了,只见太初时空仗出现在了手里。

    他打算速战速决,自己的确能和造化互换,但不能持久,只能尽快解决罗睺。

    太初也明白,自己不能打杀罗睺,天道本源不允许。但自己狠狠的羞辱他一顿,天道还能阻止不成。

    “轰!”

    望舒种道成功了,故而众人把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两人。

    时空仗加上太初的实力,顷刻间罗睺像沙包一样被击飞了,太初有计划的羞辱,怎么羞辱怎么来,反正不用杀招。

    弄得罗睺无比的郁闷,他真想说不可打脸,不可羞辱我?但说不出口啊,他感觉自己被玩弄了。

    自己被太初识破计划了。

    这不行,绝对不行,再让太初攻击下去,天道还没出手自己就被气死了。

    “卑鄙,卑鄙,太初你个小人……啊……”

    “太初,你……噗嗤……”

    众人傻眼了,这是啥情况。

    这罗睺好生不要脸,自己打不过人家竟然开骂了,还是不是一方大能?

    “这?这是罗睺?”凤舞想到。

    “果然是道尊,还是那样无敌。”小狐狸。

    “太初道友又在玩弄被人了,哎,这么多年了还是这样。”望舒!

    ……

    发现太初意图后的罗睺后悔了,他感觉自己被骗了。

    “不行,要想个办法,这样下去不行,太初这厮在玩弄本尊,他……”又飞了!

    “啊!”

    罗睺疯了,竟然燃烧本源的和太初拼命了。

    道果本源的燃烧,加上天道的加持,“轰”的一声,这次竟然扛住了太初的攻击。

    “咦!”太初凝重了,不是担心罗睺,而是担心天道怎么选择?

    “哼,倒要看看天道你的选择。”太初二话不说,混沌钟彻响,手中时空仗全力以赴。

    “哗啦~”“轰隆~~”“噗噗~”

    瞬间场面燃爆,动用全部手段的罗睺,依然和太初差了点。

    毕竟太初的两个道果合一很强大。

    然而这时!

    众人感觉自己忽然被定住了,元神被命运锁定了一般。

    只见一巨大的棋子模样的流光,飞向罗睺和太初两人,那流光般的棋子隔开了两人的对决。

    命运和因果的环绕,让两人不能继续打下去了,而且还有阵阵威胁的作用。

    “天地棋盘。”太初肯定道。

    “怎会这样?怎么会对我警告?不是为了保护我而打杀太初吗?”罗睺颓废的想到。

    “这是天道?”

    众人明白了,那种煌煌天威,让他们瞬间想到了是‘何人’在阻止。

    只是天道出来阻止,这是为什么?

    “果然要保护今后的域外天魔界,看来罗睺的确至关重要啊,这样一来的确杀不了啊,打杀了罗睺会对洪荒的发展出现巨大的变化,甚至有点毁灭的作用。”太初想到。

    天道一般不会和自己翻脸,也不想和自己为难,但他程序式的规则一样不可改变,故而哪怕和自己为难也会规则优先。

    太初很有勇气,也无惧什么。但不会傻到专门和天道作对,咋么说都是自己不占理,哪怕是罗睺先招惹自己的。

    罗睺是棋子,自己还能和一棋子一般见识吗?

    想了一会太初觉得算了,放过罗睺,给天道个面子。

    “命运,我给你面子,别让他再招惹我,否则定让他刻骨铭心,哼!”

    太初对着那流光冷哼一声,也不说别的,扫了一眼一旁吓傻的大能。

    “不躲起来,出来丢人现眼干嘛?找人嫌弃。”

    “额!”众大能无语了,还在脑子回路中。

    “鸿钧、望舒,本尊先走了。”说完。太初看了一眼罗睺,不屑的一笑,此后对那流光棋盘羡慕的看了一眼……

    ……

    “咳咳!”造化道人换回来了,流光棋盘消失了,众人还在回路中,造化咳嗽了几声提醒一下。

    ……

    “刚才?”阴阳欲言又止的问。

    “额,太初说给天道面子,天道似乎很满意,此后……”乾坤。

    “此后太初那厮嘲笑了我等一番!”苍穹道。

    “然后就走了!”五行搭上了最后一句。

    “诸位,老道受益匪浅,老道先走一步回去感悟一下。”阴阳老祖觉得太尼玛……不知道太什么?反正先离开再说。

    “此言有理!”

    “善!”

    而十分不解的罗睺只有三个字缭绕着他思绪,“为什么?”

    造化道人和太初一体,算是亲眼目睹了刚才的一切,他性格很好,还安慰了罗睺一句,“哎,罗睺道友今后莫要招惹本尊了,他无惧天道的。”

    当然这是传音的,只有罗睺怔了一下,旋即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造化道人有来到鸿钧和望舒面前,“本尊不可长时间待在这里,让老道说一声,两位道友莫要见怪!”

    “不会!”

    “没有,就是有点震撼,太初道友那是和天道对话吗?”鸿钧道。

    “算是吧,吾也不太明白。”造化只好糊弄喽。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