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和重明鸟一行又过了许久。

    这天,重明鸟忽然气势有了种莫名的变化。

    只听他对太初道:“老爷,小畜明白了,洪荒是没有对错之分的。”

    “哦!”

    “呵呵!”

    太初笑了,“竟然这么短时间就明悟了,不错,不错。你闭关一段时间,大罗中期地花开,可以一窥了。不过最好积累一下。”

    “是,老爷。”重明鸟回答道。

    他之前属于凶兽阵营,在凶兽看来,洪荒生灵就是所谓的邪恶。

    而此后命运的颠簸,他被太初镇压后,又成了太初一方的阵营。

    加上神逆对他的镇压后,他的心境变了,慢慢的随着和太初的接触,他又把凶兽当成邪恶的阵营。

    这种改变,不是简简单单的改变,而是对道心的一种磨练。

    故而给太初当坐骑的这么多年中,重明鸟不管是修为还是境界,没有一丝的变化。

    而此刻,他终于顿悟了。

    洪荒本就是没有对错的,是自己没转变过来。

    直到不久前,邪修的是一幕,加上太初的高深话语,这才让他明白了。

    “你这样?”太初对重明鸟道:“你且去本尊的混沌钟内闭关感悟一番,本尊暂时自己走走吧。”

    “老爷,小畜无妨……”

    “不用了,难得感悟,还是巩固一下为好。”太初打断了重明鸟。

    重明鸟也不坚持了,被太初收进了混沌钟内。

    反观太初,自己一人行走了起来。

    ≈bsp;…………

    在西方和东方的边界,这天太初莫名的感受到了一股波动。

    当他仔细探查的时候,发现又不见了。

    这让太初一阵疑惑,索性无事,他全力推演了一番,结果真有意外的发现。

    “咦,又是如雷泽大神那般的阵法,不过这个似乎更隐秘。”太初想到。

    旋即,太初一阵思索,“东方和西方的交界,难道?”

    太初觉得自己相对了。

    为了证明一下,也为了很早就有的想法,太初运用最大的法力修为,开始破解那阵法。

    花开两头!

    在阵法内的大仙……,镇元子大仙,优点慌了。

    之前他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那就是本体化形,绝不怕艰难。

    故而,从那之后,镇元子之灵智和本源沉入了本体的修炼中。

    但他郁闷的发现,这本体想要化形,竟然比他想想的还要艰难。

    之前还可以凝聚虚影浮现,但是,切断了所有顾虑,正式决定本体化形后,在他和本体人参果树完全相容之后。

    他吃惊的发现,自己连凝结虚影都不可能了。

    也就是说,除非化形而出,否则一生只能是一颗人参果树了。

    和太初界的金火不一样,金火还能凝结虚影本源离体。

    而镇元子由于本体过于强大,那本源灵智竟然挣脱不开本体的束缚,连化为虚影出现的机会都没了。

    故而,镇元子一阵挣扎,那挣扎的波动来源于人参果树,虽然威力不大,但本源的牵动却很大。

    让正好走到此处的太初,忽然探查到了。

    当太初探查到并开始破阵的时候,镇元子大仙蒙了,一种‘吾命休矣’的感觉。

    他万万想不到,竟然有生灵可以发现自己隐匿之地,更能找到那阵法,现在还要破阵而入。

    而自己连虚影都不能浮现,这不是自己挖了个坑,又把自己埋了吗?

    镇元子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

    ……

    反观太初,带着怀疑和疑惑,开始破阵。

    和之前雷泽大神的阵法差不多,拥有混元金仙的太初,已经很难有阵法可以困得住他了。

    除非那种圣人布置的阵法,否则哪怕是先天阵法,太初一样可以通过时空之道、阵法之道来破解。

    甚至不需要击破阵法,而是找到窍门进入。

    几年后,太初发现,阵法破解之日不远了。

    镇元子却觉得,自己小命不保之日也不远了。

    “嗡”的一声。

    只见太初破开了阵法,来到了一处流水潺潺,鸟语花香,浓郁的灵气布满整个空间。

    仙芝,瑶草喷吐迷人药香,仙香扑鼻,瀑布飞溅,小溪潺潺,彩虹成桥,紫霞连贯,奇峰突起,异石嶙峋,恰似晨曦饮朝露!

    顿时!

    这美景这灵气,让太初一阵心旷神怡,虽然比不上自己的太初界。

    但自己行走洪荒无尽岁月,能有此道韵流转,法则显现,灵气浓郁之地,太初还真没见过。

    故而,太初更肯定了,这必定是那镇元子的道场。

    果然,太初腾云而行,这阵法看似不大,但阵法内的空间可比一方秘境。

    在秘境的中心,只见一遮天蔽日的巨树,散发着流光道韵,阵阵香气扑鼻而来。

    只是少了人参果,因该是还没有被镇元子孕育出。

    而来到人参果树前,太初有点疑惑了?

    这镇元子难道没发现自己来了吗?怎么藏在树中不出来呢?

    而且好奇怪?镇元子和雷泽差得远了,雷泽可以凝结本源虚影而出,他镇元子怎么如此混元如一,竟然和那人参果树本源、灵智、道韵都融合在一起了?

    难道自己之前的记忆是错的?

    ≈bsp;不是说镇元子本体过于强大,不可化形而出。因而,镇元子乃第一批三十个人身果子化形的吗?

    怎么和自己想的不对?

    不过,最最疑惑的是:这镇元子难道灵智不全,还懵懵懂懂的?难道他认为灵智躲在本体中,本尊就发新不了?

    竟然还在那里小心的窥视本尊,他傻吗?

    ……

    他在疑惑的时候,镇元子更疑惑。

    心想,不对啊!怎么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生灵,竟然穿过了自己隐藏的阵法,这不可能啊!

    而且这人看着自己的本体干嘛,还一副疑惑的样子,这外界生灵难道灵智不全?

    若是如此,自己似乎还有保命的机会。

    ……

    过了一会,太初忍不住了,这镇元子看来真有问题,竟然还在那窥视自己,看来自己想的没错,镇元子应该刚诞生灵智,还懵懵懂懂的。

    故而……

    太初动用法力一喝:“呔,小辈还不速速出来,要等本尊打杀与你吗?”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