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道友将要何往?”

    散去了观战的生灵,太初询问道。

    只听鸿钧笑道:“之前一直羡慕两位道友的修为,现如今老道杀劫已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老道将会长期道场闭关,已好达到道果之境界,和时间比赛的感觉确实不好受。”

    “哈哈……”

    扬眉和太初听后笑了,之前他们也是在和时间赛跑,和天道赛跑,自然明白鸿钧的意思。

    “如此一来,提前祝贺鸿钧道友早日证道道果。”

    “是极,是极!”

    “哈哈,感谢两位道友,老道定然不负两位道友的期盼。”

    “哈哈……”

    ……

    一番交谈后,三人分别了。

    他们三人就是这样的组合,关键时期总能聚在一起,而一般时间,却是各不打扰。

    看着扬眉鸿钧两人离去,太初的几位弟子走了过来。

    “噗通”一声跪下了。

    “老师,吾等愧对您的教诲,让老师担心了。”

    “哎!”太初一叹,“起来吧,也怪本尊的名声连累你们。”

    “不不不,”六位弟子忙摇头,“不管老师的事,是吾等修为浅薄,总是给老师丢人。”

    “无妨,多丢丢人可以看到自己的不足,这样也好今后多努力。”太初说完,笑道:“何况,那魇魔不是你们可以抗衡的,也无需多虑。”

    “嗯,今后好好努力就是了。”太初难得安慰道。

    好一会,几人才从忐忑中走了出来。

    只听空灵道:“老师弟子等人有事情要禀报老师。”

    “哦,什么事?”

    空灵道:“老师,之前吾等游历的时候,见到很多老师庇护的族群和势力,暗地里总是受到洪荒大势力的欺压,他们敢怒不敢言,您长时间不出世,他们过得并不好。”

    “呵呵!”

    太初一笑:“无妨,本尊也是最近才明白,保护他们一时,保不了他们一世。就如本尊刚才所说的,没了凶兽,还会有别的凶兽,本尊管不了太多,他们连敢亲自和本尊喊冤的勇气都没有,本尊如何教他们成长?”

    “忘了吧!等有人亲自和本尊说,再决定不迟。”

    “是!”几位弟子点头道。

    太初看了一眼几位弟子抓住的洪荒生灵,问道:“难道这些是投靠凶兽的宵小之辈?”

    “是的老师。”

    “打杀了吧,留着无用。”

    “是!”

    三言两语就决定了一帮走狗的命运,此后的师徒七人离开了此地。

    …………

    西方罗睺的老巢。

    当罗睺得知轮回被打杀的消息时,已经过去了很久。

    愤怒的罗睺睚眦欲裂的怒吼道:“鸿钧、太初、扬眉,该死!”

    他明白了,三人不带着他玩了。

    这说明今后想要打杀神逆,只能靠他自己了,而且太初等人本有能力打杀神逆,却没有这样做。

    他不信,太初这样做是无意的。

    这绝对是针对自己的行为。

    “该死的太初,难道就因为你被伏击时,本尊没有去援救?”罗睺无不邪恶的想到。

    似乎他忘了之前他的决定和想法。

    他之前的想法是:太初活该,让他和凶兽两败俱伤,最好自己还有便宜可赚。

    这些因素,罗睺选择性的忘记了。

    太初和罗睺的性格,注定两人不可能成为道友。

    两个都高傲的人,两个都不会低头的人,是不可能成为好友的。

    “本尊该怎么办?”

    罗睺难受了,没有太初等人的帮助,自己一人是不可能解决神逆的。

    解决不了神逆,就度不过杀劫,度不过杀劫就凝结不了道果,凝结不了道果,就注定今后被天道操控。

    罗睺岂会甘心。

    “不,不能这样,一定有办法?”

    罗睺细思极恐,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他迅速的把洪荒的势力和大能想了一遍,忽然发现,只有颠倒和苍穹和自己是一路人。

    为此,罗睺在考虑决?要不要联合两人,要不要放下点骄傲和两人并肩?

    最终,为了道果,为了自己的道,罗睺决定放下点骄傲,去和颠倒、苍穹合作。

    但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刚要行动的时候,忽然心神牵引。

    似乎有对他很重要的东西在牵引他。

    “怎么回事?”

    罗睺不敢大意,顺着指引的方向而去。

    当十几年后,来到一处山谷的时候,罗睺发现了一隐匿的阵法。

    旋即罗睺一番推演,发现牵引自己的东西就在这阵法之内。

    不管如何,罗睺觉得,总归是好事,破开再说。

    想到此,罗睺开始了破阵之旅。

    当罗睺费尽心思破开阵法后,在一处道韵流转的洞府中,发现了,散发着圣洁白光的残片玉简。

    但其威势,竟然不亚于一般的极品先天灵宝。

    罗睺欣喜的摄取在手中,当元神侵入其中后,罗睺顿时被巨大的惊喜惊呆了。

    过了好一会……

    “哈哈……哈哈……,”只见兴奋的罗睺,激动的浑身颤抖,其笑声都有点喜极而泣的感觉。

    原来这残缺的玉简,也乃造化玉蝶的残片。

    里面记载铭刻了,很多混沌魔神的道,其中就有灭世至高的几条主要分支。

    魔道、弑杀、毁灭、吞噬、七情、六欲、贪婪、等心魔道。

    罗睺惊喜的发现,这玉简中的道韵铭刻,对自己太重要了。

    之所以自己比不上鸿钧,就是因为自己的本源传承不全,需要灭杀神逆后才能圆满。

    但此刻,这玉简中的记载,不仅圆满了自己的道,甚至还无限拓展了自己的路。

    这如何不叫他欣喜。

    “哼,你鸿钧有造化玉蝶残片,本尊也有,你能打杀轮回,本尊一样可以。”

    罗睺信心十足的说道。

    虽然不知何种原因自己得到这玉简,但不管何种原因,自己都不会放弃。

    其实……

    这是天道的指引,在鸿钧打杀轮回后,说明鸿钧必定超越天道的掌控,天道有感,自然不会选定这样的人物当代言人。

    之前选择鸿钧,除了第一人外,天道看重的更是鸿钧的杀劫艰难。

    天道程序式的认为,自己出世的时刻,鸿钧也不可能凝结道果。

    那时候,自己的诱惑将会让鸿钧做出选择,这样就能更好的掌控鸿钧了。

    但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出现了。

    鸿钧要凝结道果了,这超出了天道的预算。

    故而,做出了两个选择,一是鸿钧,二是此刻的罗睺。和太初后世的记忆一样了。

    并非太初的原因导致。

    其实没有太初,也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想想就明白了,太初的出现,看似帮了鸿钧,其实早就祸害了鸿钧了。

    若没有太初,鸿钧作为第一人,他的气运自然是洪荒第一,有气运的支持,其修为定能进度很快,打杀轮回也能办到。

    但就是因为太初,抢尽了鸿钧的风头和气运,导致鸿钧的实力和威望没有那样强盛。

    所以说,太初看似帮了鸿钧,其实早在他意外出现的时候,就已经祸害了鸿钧了。

    故而……

    罗睺此次得到造化玉蝶残片,虽是天道做出的第二选择,但绝不是因为太初,才做出的这样的决定。

    上一世就是如此,罗睺和鸿钧都持有造化玉蝶残片。

    故而才有了后来的道魔之争,胜利的鸿钧占有一切,最终不是天道的傀儡,而是代言人。

    甚至赚取了无尽的好处,可以参悟天道本源,从而继续‘道’之层次的摸索。

    看似鸿钧合道后没有感情,但任何东西都有取舍。

    不像圣人,他们的确是留有感情!却成了被操控的傀儡,比较一下就明白那个好了。

    还是那句话,鸿钧所取得的成就,绝不是幸运,是他从开天之初一步步趟出来的。

    所做贡献那么大,其功德多的吓人。天道在‘至公、平衡’的运转下,都不能随意灭杀鸿钧,只能和鸿钧合作。

    今后,鸿钧对天道规则的研究,可谓用到了极致。

    ……

    这次罗睺得到造化玉蝶,其实就是为道魔之争埋下了不可避免的引子。

    至于太初,现如今修为的他,还改变不了洪荒大势。

    ……

    再说罗睺。

    激动了好一会,他思考了很多。

    发现哪怕得到了造化玉蝶残片,也不是太初等人的对手,只能说有了前途,但还需要把前途铺垫好。

    故此!和苍穹、颠倒两人合作,还是今后必须要做的事情。

    甚至蛊惑两人和自己一切去灭了神逆才好。

    目前,除了太初,也就颠倒和苍穹的联合,有能力实现此目的。

    罗睺有了决定了!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