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无比的熟悉,还是扬眉还鸿钧,这两位和太初关系是真好。

    只听鸿钧道:“老道已经被洪荒大能处处提防,之前还有点情面,现在没有任何的情面了,来此是想看看,太初道友还给老道一点情面吗?”

    “道友这是何意?”太初疑惑了。

    原来:之前的一次攻击凶兽皇朝众,鸿钧被轮回暴露了有混沌至宝碎片的消息。

    更夸大的说,‘谁得到,谁得道。’

    这样一来,对鸿钧处处提防的就太多了。甚至,他之前之所以那样卖力围攻凶兽,都是为了个人杀劫的原因,都被人如此认为了。

    这让鸿钧一时间有点形象崩塌了,原来是这样的鸿钧?

    老家伙和之前太初被凶兽伏击一样,被人孤立了。

    当鸿钧对太初解释了一下后,他都有点谨慎,生怕太初也会就此疏远他。

    “哈哈……”

    太初笑了,最近各种郁闷和怒火,没想到鸿钧给自己送来了好心情。

    看着郁闷的鸿钧,太初笑道:“我当是什么缘故?原来如此!”

    鸿钧听后松了口气,问道:“道友就不怀疑老道?”

    “怀疑?”太初反问道:“若是本尊早就知道了呢?”

    “这?”鸿钧傻眼了,“这不可能,老道知道道友也有造化玉蝶的残片,道道友的残片太残缺,不可能感应到老道也有残片,这是老道通过半块造化玉蝶明悟的。”

    “哈哈……”

    太初又笑了,却没有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说本尊上一世就知道。

    “道友,本尊知晓的秘密很多,你不必在意。”太初安慰道,不打击鸿钧了。

    反而扬眉却不在意,说道:

    ≈bsp;“鸿钧道友,太初道友来历神秘,他知道的秘密太多了。从混沌中,老道就得太初道友指点,你不必疑惑,若说疑惑?你可知老道和太初道友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不是疑惑,而是险些崩了道心。”

    扬眉似乎想到了,太初还是一紫芒的时候,自己暗中施展各种手段全无作用的场面。

    想想就唏嘘不已。

    “呵!”鸿钧忽然笑了,“这就好,本来老道愧疚没有告诉道友,现在才知道,道友早就知道了,也是瞒着老道,这样你我扯平了。”

    “贵在交心,何人无秘密,道友不必太执着。”扬眉安慰道。

    说完,鸿钧怔了一下,急忙向扬眉拱了拱手,表示受教了。

    “哈哈……哈哈……”

    太初和扬眉笑了,难道看鸿钧出丑,难得。

    “扬眉道友你怎么也来了?”鸿钧尴尬了一会问道。

    “哈,老道坚持的不多,老道的知己更是少,太初道友却是老道为数不多的知己,先不说老道此次能不能帮到忙?但太初道友被人逼迫,老道不能袖手旁观。也不瞒鸿钧道友了……”

    只听扬眉道:“老道和太初道友,自混沌初开就一同走来,且贵在交心,不可不来,也不能不来。”

    “而且……”扬眉又道:“老道也好奇,是哪个妖孽敢逼迫太初道友,魇魔皇?老道想看看是‘何方道友’?”

    这也是扬眉好奇的,怎么自己就不记得这魇魔呢?

    三千混沌魔神他不认识的很少,因为空间之道的缘故,在混沌中扬眉,就是那种无处不在的存在。

    说到此!

    三人都疑惑了。

    太初问道:“本尊也好奇,这魇魔皇是谁?按说三千魔神本尊大体都知道,怎么不记得这魇魔皇?绝不是梦魇魔神,梦魇和本尊认识,且是女性混沌魔神?这魇魔是谁?”

    “道友也不知?”扬眉好奇了,他还以为太初无所不知呢。

    “不知?”两人陷入了沉默。

    “哈哈……”

    忽然这是鸿钧笑了,“敢问两位道友,在混沌时,风光否?”

    说完,只见扬眉骄傲道:“不是老道自吹,除了太初道友和时辰,就没有比老道更早的存在。”

    太初也道:“不是本尊自吹,除了大道,就没有比本尊更早的。”

    “额!”

    鸿钧忽然没了下题。

    ≈bsp;他本是想到了什么,故此一问,但第一次得知扬眉和太初在混沌中的地位,他真的震撼了。

    心想这都什么人,老道洪荒第一生灵,这就值得骄傲了,没想到遇到混沌第三生灵和混沌第一人了。

    “道友想问什么?”扬眉和太初问道。

    鸿钧赶忙稳定心神道:“惭愧,惭愧,方今才知两位道友出身。”

    “老道险些有着想了。”鸿钧说完,又道:“老道是想说,既然两位都不认识魇魔,而两位道友出身又是如此高?两位似乎走错了方向,两位往高处想,那魇魔是何人?难道两位不会反过来想想?”

    “这?”太初和扬眉忽然明白了。

    “就像老道问两位,两位道友可知洪荒西方一天仙级别的生灵?叫鹤道人?”

    ……

    忽然太初和扬眉对视一眼,“哈哈……”

    两人笑了,对鸿钧道:“受教,受教!”

    “本尊明白了。”

    “原来如此。”扬眉点头道:

    ≈bsp;“吾等只想着哪位道友了,看来,不是吾等熟悉的道友!而是如那混沌苍龙一样的孽畜,甚至还不如混沌苍龙,起码混沌苍龙我们还认识,这魇魔可能更卑微,卑微到我们不需要知道。”

    “应该是,不满两位,本尊还真担心过,看来是多虑了。只要不是强大的魔神,哪怕他是道果或者混元金仙?哼,他的出身就注定了,哪怕领先本尊一点修为,也没有强大的手段。”

    “甚至……!”太初想到了更多,“甚至这绝不是神逆和轮回的决定,而是那无知的家伙找人立威,发现本尊名气还行,故而不管本尊是何人,先拿本尊立威再说。”

    “的确,想想那苍龙孽畜,不也一样脑子不灵光,没搞清楚身处何地就开始张狂,其结果……”

    “浑浑噩噩久了,在洪荒好不容易诞生灵智,加上混沌中本就是可有可无的角色,卑微久了,忽然发现来到洪荒了,是强大的存在了,无知的心态让他们无惧了。”

    ……

    太初和扬眉,你一言我一句,几乎还原了魇魔的心理变化过程。

    不得不说,三个老狐狸揣摩人心这一点,很厉害。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