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两头!

    正在赶路的太初,忽然心中莫名的伤悲。

    他停下脚步,脸色很不好看,“混鲲老友,你终究还是陨落了吗?”

    想到此,太初不再一丝犹豫,尽全力向颠倒皇朝而去。

    ……

    混鲲老祖和颠倒老祖的交战,以混鲲自爆结束。

    其自爆后的威力,导致混乱的灵气直至十年后才慢慢的散去。一样受伤很重的颠倒,没有太初在昆吾自爆后还能用混沌钟镇压的能耐。

    哪怕有颠倒图的防御,一样让他元神受损,本源震荡,没几万年别想恢复如初。

    且颠倒图和他的颠倒印,都在混鲲的自爆中受损,光是修复就需要很长的时间。

    不过,颠倒觉得一切值得,混鲲自爆后,那种道果明悟清晰了。

    只要他今后不出意外,必定在天道出现前证的大罗道果。

    颠倒简单恢复后,颠倒皇朝的人马终于松了口气。

    就在之前,因混鲲自爆颠倒受伤后,这帮家伙很紧张,生怕有人趁机出手。且敢出手的必定是大罗之辈,由不得他们不担心。

    见老祖终于从入定恢复中醒来,他们放心了。

    “恭贺老祖,贺喜老祖!”

    “老祖打杀混鲲,威能必能传遍洪荒,我颠倒皇朝兴盛指日可待。”

    ……

    一帮人的恭维并没有让颠倒高兴。

    这次他暴露的太多,想必今后的洪荒会有无数眼睛盯着他,他再像之前那样默默无闻的发展是不行了。

    而且他最担心的是,那正悬浮于空中,多少有点受损的昆吾剑,这才是他忧虑的。

    昆吾剑是谁的,整个洪荒都知道,他要怎么做,是接下来要考虑的?

    且他能感应到混鲲仍有一丝残魂在那北冥殿中,而那北冥殿在混鲲自爆后,就消失了。

    见老祖面色带有忧虑,颠倒皇朝的人马也不敢说话了。

    他们一样被颠倒老祖震惊了一番,他们和颠倒相处这么多年,都不知道颠倒已经是大罗中期的高手。

    哪怕大罗初期的境界,也是第七量劫末时,颠倒主动透露的。

    其实颠倒已经大罗中期了,颠倒心计很深。

    “老祖!”颠倒老祖的手下道:“那昆吾剑怎么办?”

    此人见颠倒忧虑的看了一眼昆吾剑,以及周边观战的强者在两人大战完毕后,依然不离去,此人就明白了,那昆吾剑是个天大的麻烦啊。

    想来这帮观战大能,也在看颠倒老祖的决定。

    太初这个名字,自从灭掉昆吾皇朝后,一直是谁都不可忽视的名字。

    这时!正在想办法的颠倒忽然心神悸动,有种陨落的感觉,混鲲自爆时,他都没这样的感觉。

    只见颠倒迅速对颠倒皇朝众人道:“且去召集皇朝人马,去恭迎太初道友大驾光临!”

    颠倒这句话说的很大声,周边观战的都听到了。

    他们修为没颠倒高,自然感觉不到太初将要到来。更何况颠倒心悸的感觉,他自认能让他有这样担心的人,只有太初一人。

    “哗!”的一声。

    不仅颠倒皇朝的人马愣了,就连周边观战之人也激动了。

    洪荒第一人要来吗?

    对很多人来说,见太初一面都能吹嘘很久,他们自然激动。

    在众人愣神的时候,只见一道白色身影,已经出现在上空。

    白衣飘飘,手持玉仗,修为低的看一眼都心神不稳。

    “恭迎太初道友大驾光临!”

    “敬拜太初无量道尊!”

    不管是观战的还是颠倒皇朝人马,都对太初做出了恭迎之态。

    这是对第一强者的尊敬,这是第一强者应有的荣耀。

    强者为尊的洪荒,就是这个规矩!

    太初并没有理会众人,而是招收把昆吾剑那在了手中。

    “老友,你终究没挣脱命运的长河啊!”太初发现昆吾剑中有一道沉睡的残魂。

    受伤很重,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要魂散于天地。

    那道残魂在太初出现收起昆吾剑后,化做一道流光向太初眉心而去。

    ——:

    “太初道友,想必你已经知晓了。老道量他颠倒修为高深,也不敢私吞道友之剑,故此老道留下这道传音与道友;

    道友切记,莫要为老道报仇,老道生死间已经明白,吾之道终究难以容忍与洪荒啊,挣脱不了命运的束缚徒呼奈何;

    老道生死间感悟天机,吾还有重新出世的一天,不过那时候将不再是老道,而是另一个生灵;

    老道恳求道友,若遇到老道之本源再生,告诉他:不要太仁义,不要做好人……

    道友,老道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两道童,麻烦道友了,无以为报,真的无以为报!”

    ……

    太初听完一阵唏嘘!

    “你混鲲,他鲲鹏,的确两种道,两种性格。道友不需担心了,你的执念会按照你的想法执念下去的。”

    太初像是自言自语,像是在说给‘混鲲’听。

    这道流光本要消散天地,但太初觉得还是留下的好。

    旋即,他的无量不灭元灵保留了混鲲的记忆!

    “老友,待今后本尊亲自把此交给他可好?”太初心中道。

    混鲲的陨落,太初并没有太过伤心,尤其是听完这段话后。

    太初默念道:“来自本源,回归本源就是如此而已,盘古道友一样如此!”

    看淡一切的太初,早就习惯了。

    何况他是无量,无所不在。

    整理一番后,太初才想起颠倒等人。

    只见太初转过头,眼光扫过周围,最后落在颠倒的身上,发现颠倒受伤也不轻,这家伙强撑而已。

    “你倒是好心机,阴险、狡猾。”太初淡淡的说道。

    但就是这种平淡,让颠倒老祖松了口气。

    “道友要给混鲲报仇吗?”颠倒阴险归阴险,却不是软骨头,洪荒顶级大能就没有软骨头。

    颠倒又道:“贫道哪怕受伤了,若道友想赐教,贫道也不惧,和道友交手,哪怕死在道友手里?也不错!”

    颠倒的这句话说完,太初微微一笑,心道一叹:硬骨头不怕死的洪荒神魔大能,真倔强啊!

    太初很欣赏此时洪荒生灵的气概,不像巫妖量劫后,都学会了苟且,层层的规矩和约束,束缚了无尽生灵!

    不仅太初,哪怕观战者听完颠倒的话,对颠倒的感觉也变了,之前觉得她阴险、狡猾、狠辣!

    但此刻的颠倒,对得起洪荒大能的称呼!

    太初道:“报仇倒是不至于。本尊欣赏你的姿态,不管是硬气、阴险、狡猾,还是毒辣,本尊从没有觉得这样不好。本尊也没有那样高尚的性格来判断别人,故此本尊很佩服混鲲老友的性格,但……,但终究他回归本源了!接本尊一招,算是为老友报仇了,也算祭奠一位本尊很佩服的大能!”

    “哈哈…”

    颠倒听后一声大笑道:“道友尽管赐教!”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