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魔道的道友,这灵宝已经被你们夺去,何故还要斩尽杀绝?贫僧佛号杀生,佛门四代入门弟子,我等可否就此别过?”

    在埋骨战场上,杀生面色凝重的对面前四个魔道大罗‘劝说’道。

    而他身边,说来巧合,是披头散发,气息很不稳的帝荒。

    “你就是最近佛门小有名气的杀生?”只见对面的四个魔道领头的人道。

    “不敢不敢。”杀生看似谦虚道。

    而领头的魔道中人道“和尚,看在你是佛门,且是四代入门弟弟子的份上,我们可以放过你,不过……?”

    这魔头阴险的看着帝荒道“不过,这个必须要死,竟敢伤害我四弟,他必须要死。”

    为首的魔头,目光阴冷的看着帝荒。

    说来巧合,帝荒的气运果然不是吹嘘的,本来飞升者的身份就很尴尬。又是新一代的飞升者,他自我感觉去和尸骸等人汇合并不好。

    因此在之前和杨戬等分开后,毅然来到了埋骨战场。

    刚来没多久,帝荒竟然又发现了灵宝。

    不过,这次的灵宝,不是没出世的灵宝,而是一正道修士的算计。

    话说那天……

    帝荒遇到了身受重伤,将要陨落的一正道中人。

    于心不忍的帝荒,没有置之不理,而是选择挽救一番,哪怕并没有作用。

    奈何,这正道中人终究无可挽回了。

    这时,就在这正道中人将要陨落的一刻,导致他身受重伤的罪魁祸首,一魔道中人出现了。

    此魔头出现后,眼看要陨落的正道中人,目光一阵狠辣。

    他把一件灵宝,以及虚拟芥子中的积累都给了帝荒,还说导致他身受重伤的,就是面前这魔道魔障,你速速走吧。

    这一幕,赶来的魔道中人不满意了。

    本来两人同时发现了灵宝,是这正道中人硬抢的,这魔道中人岂能甘心,因此展开了漫长的追杀。

    眼看要灭掉这抢了自己灵宝的正道中人,没想到一个土鳖飞升者出现了,该死的正道中人还把自己的灵宝给了他。

    而这魔道中人,就是目前领头的魔道的四弟。

    有了目前的一幕。

    帝荒之前击败了追杀正道中人的魔头,可是魔头岂能甘心,在要逃跑的时刻,把一丝魔道的气息附着在了帝荒的身上。

    这一点帝荒没有发现。

    而返回的魔头,找到了自己的三个兄长,追寻着留下的气息找到了帝荒。

    就在帝荒被四人围攻的危险频出的时刻,不成想,杀生正好出现了。

    杀生没有犹豫,毕竟此前的遭遇说明,这帝荒不简单,他的道号都是道尊赐下的。

    你说这样的人不长命?

    杀生是不信的。

    开玩笑自己的系统都是道尊弄得。

    他毅然站了出来,挽救了几近被围杀的帝荒。

    ……

    “魔道的道友,莫要太过分,我这位兄弟已经说了,他也是被算计的,此外灵宝已经被你们拿去,你们还想怎么样?”杀生强硬道。

    “哼,我们不管他是不是被算计,区区一个土鳖飞升者,也敢和我魔道动手,他自己找死,我劝你别自惹是非。”领头的魔头道。

    他那种天然的对飞升者的蔑视,让帝荒很难受。

    可是他无奈的发现,自己真的做不出任何的改变。

    直到这一刻,他才彻底的清楚,自己是被算计的。

    那正道中人本就没安好心,看着自己要陨落,而有个傻子竟然来帮助他!

    这傻子还是飞升者这种土鳖。

    正道中人心想正好自己要死了,就让这个飞升者给自己陪葬吧,谁叫他在八大战场还讲仁义呢?

    这一幕,再加上面前这一幕,帝荒很难受,这就是飞升者目前面临的困顿。

    要不是杀生忽然出现,可能自己已被这魔道四兄弟围杀了。

    ……

    “道友,莫要自误,你可知道我这兄弟的道号,他道号帝荒!赐名的是一位你们惹不起的存在,贫僧不敢说别的,但是奉劝你们适可而止,否者后果难料。否则,我佛门也会追查到底。”杀生一咬牙,见四个魔头冥顽不明,他赌了一把。

    而这话说完……

    四个魔头一怔,这种道号?

    这种隐秘,绝对不会是假的。若是假的,这和尚自己都承受不起。

    “大哥,不如算了,灵宝我们得到了,且这帝荒的确不简单,飞升者身份,和我一样的修为,可此前的交手中,我竟然被他压制的难以反击,我看这人不简单。”

    这时,是个魔头中的老四,也就是和帝荒交手的哪位,在听闻杀生不像开玩笑的警告后,他回想此前的交手画面,忽然有点从心了。

    “何况我也没有损失,不如算了。而且这杀生也不简单,佛门若是知道是我们斩杀的他,定然会给他报仇的,我魔道不会为了我们四个和佛门翻脸的。”老四又道。

    其他三人听后,感觉不如就按照四弟说的吧。

    这飞升者土鳖,看来是不简单,和尚还死死的庇护,算了吧。

    “哼,给你个面子,我们走。”

    带头的魔道,也是个果决的人,既然想通了,也就没有任何的犹豫。

    立马转身离开了。

    “呼——”

    杀生这才松了口气,自从系统离开后,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果决的面对敌人,为了帝荒也算豁出去了。

    “道友,帝荒道友,你没事吧。”

    “咳咳——”

    帝荒一阵虚弱的咳嗽,被此前四人重伤的不轻。

    “我没事,休息一阵就好,感谢道友的帮助,要不是道友你,恐怕……”

    “哎,这些场面话就不用说了,你是被道尊赐下道号的人,我只要还有一丝的能力定然会帮助你,甚至就是死了都不怕,可能会被复活,哈哈……”

    杀生又道“你说,这样和道友交好的机会,我岂能错过?所以帝荒道友千万别客气。”

    杀生不在意的摆手道,且话说的很直接,连婉转都没有。

    听得石荒有点尴尬,还有更多的是感激。

    如此直言不讳,没有隐藏的道友,比此前那个看似给自己好处,其实是算计自己的正道中人好多了。

    “道友,你怎么会这样?为了灵宝吗?”杀生问道。

    他其实不知道具体情况的,只知道帝荒的灵宝被四个魔头夺取了,还打算对他斩尽杀绝,帝荒也简单的说了自己是被算计的。

    “哎,一言难尽!”

    之后帝荒把自己的遭遇说了一番。

    说完后,杀生苦笑道

    “道友你糊涂啊!在埋骨战场你竟然还仁义?这里是吃人的地方,进入此地的生灵,多是为了九死一生中寻找进步的机缘,这样残酷的地方没有仁义和善良的,你?哎!算了,你刚来仙界知道的不多,今后记住就好了。”

    帝荒很亏得慌“谁能想到这正道,正道……哎,不说了!”

    “咳咳,什么狗屁正道?”

    杀生道“你果然是新人,这洪荒哪有所谓的好坏,正道就是好?魔道就是坏?你不能这么理解的;

    …在我们故乡有句老话叫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要利益;孩子才会选择,成年人全要。你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吧?”

    帝荒大有深意的感悟了一下,羞愧的点了点头。

    其实杀生的意思是,根本没有什么对错和好坏,正道只是名字叫正道,魔道也只是名字叫魔道。

    正道有坏人,魔道也有光明磊落的,不能根据他们的身份来区别。

    再说这埋骨战场,是不能讲仁义和感情的,除非你是无敌的存在。

    那样你才有怜悯他人的资格,你若不是无敌,就别想着怜悯别人,你自己都顾不住还保护别人,这不是傻吗?

    “……可,可,可是,,可是哪怕如此,哪怕别人冷酷,而我们的自己,总要有点感恩和良知吧?否,则,,否则,我们和他们岂不是一个样?”

    倔强的帝荒,结结巴巴的说了这么一句。

    这句话说完,杀生没有话反驳。

    虽然洪荒很残酷,埋骨战场更残酷,但是总有点人情和温暖吧?

    要是把自己变得麻木不仁,自己和那些冷血的人有何区别?

    就是修为不够,会有危机,可冷漠无视,帝荒做不到。

    “帝荒,我确信了,你就是我的好道友,好朋友。”杀生沉默了一阵后道。

    “道友你?”

    “因为你这样的人值得信任和托付,你很傻也很倔,可是我喜欢你这个傻一点的道友。我说的真的。”杀生道。

    他虽然来仙界,甚至说来洪荒不算久。

    可在系统的帮助下,无数次化险为夷,经历了无数次打脸和逆转。

    这么多惨痛的教育下,他其实很有经验,甚至比一些人活了很久的人都要经验充足。

    因为那些活的漫长的,虽然寿命漫长,可经历的逆转不一定有他多。概因,没有系统的挽救,他们都死了。

    杀生可是在系统的很多次帮助下化险为夷的,还总结了很多的经验。

    所以说,他比很多人了解洪荒的残酷。

    至今没遇到想帝荒这样的傻子,很稀罕。

    因此他说,帝荒是个值得信任,值得托付的人。

    “道友在嘲笑我吗?”帝荒失落的道。

    “你知道的,我没有嘲笑。”杀生。

    帝荒看着杀生凝重的样子,苦笑道“好吧,道友这个知己我认了。”

    帝荒虽失落,可不打算改变,总要有些自己的坚持、自己的想法,以至自己的道心。

    想到此,帝荒忽然胸中郁闷散尽,有种顿悟的感觉。

    而杀生又道“这就是洪荒啊,我家乡有句哲人的话,我感觉十分的契合,是一位叫鲁迅的哲人说的。”

    “这位哲人说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这几个字。

    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吃人?”帝荒一怔。

    仔细的揣摩这句话的含义,结合洪荒的一切,他忽然明白这位哲人鲁迅的话了。

    “很残酷。”帝荒道。

    “是啊,这还是属于我们的残酷,你知不知道高人面对的更残酷?”杀生又道。

    “什么意思?”

    “你可知飞升者和守旧势力的大战,以及三清圣人的帮助等?”杀生问。

    “了解过,但一知半解。”

    “无妨,我说完,哪怕你一知半解也明白的。对高手来说,这个高手指的是圣人之上的高手,圣人之下不能称呼高手;”

    又道“对高手来说,吃人不吃人的他们根本不怕,死有何惧,生又何欢?求道怕的是寻不到真我,因此他们这些高手不在意什么吃人,生死等;

    …他们追求的是更高的‘闪光’,更高的‘世界变化和我有关’,追求的是‘在这个世界寻找自己存在的意义’,甚至是‘朝闻道夕可死’,你明白吗?”

    “这?”帝荒很震撼。

    这是目前他不能触及的领域,他还在吃人中挣扎,不太明白吃人后更上一层的追求和思索。

    但是杀生说的很直白,他多少明白了一些。

    无非就是说

    吃人,坚持的本我等,高人们早就明悟了。他们追求的是本我后的真我,追求存在的价值,以至在发现自己的价值中迈向更高层次。

    本我是圣人下的追寻,就如自己的仁义,自己的不冷漠,这是自己想要的本来的我,而不是随波逐流的也残酷无情。

    真我是明白了本来后,在茫茫洪荒找到存在的意义,和存在的价值,这价值的等同兑换,就是对法则的融合。更真一点,法则融合的更深一点,无极金仙的融合无非如此。

    直白的描述,帝荒隐隐约约的明白了一丝。

    大有深意的看着杀生,满眼的感激,感激杀生对自己说这些,这是自己目前接触不到的道。

    “受教了。”帝荒恭敬的对杀生一拜,感谢他的指点。

    “呵呵,客气了。都说了我们不仅是道友,还是朋友,不用客气。我也是瞎想而已,根据我家乡的很多哲理瞎捉摸。”

    杀生‘谦虚’道。

    而帝荒“羡慕道友,你家乡的哲人真多,道友你的家乡想来很强大吧?”

    “咳咳,这个吗?哲理和强大不一定会对称!”

    “什么意思?哲理就是感悟,为何感悟的哲理多,却不强大?”帝荒很不解。

    “这个?”杀生蒙了,总不能说我们地球没有灵气,只能瞎捉摸。

    我们那里高人很多,历史上更是无数,可由于不会修炼空有感悟理论,去不能实践。

    想到此,想着想着,杀生忽然愣了……

    他一阵冷汗,就像忽然开窍了一样。

    “对啊,我就说地球不简单,要是简单的话,就不是道尊创立的?”

    “虽然没有灵气不能修炼,可各种哲理和感悟,不敢说强过一些洪荒中等势力,但是对等是不差的。这要是地球有了灵气可以修炼,哪怕我的族人根基不好,但是这逆天的顿悟能力,恐怕,嘶嘶——”

    “道友,杀生道友,你——!”见杀生自个在那瞠目结舌的样子,帝荒说了问了好几声了,他都没听见。

    “我,我,,我没事。”杀生道。

    他忽然觉得,家乡地球大有可为,甚至潜力无比的大。

    这么说来,自己更要达到准圣。

    准圣后道尊许诺自己可以回去的,还说什么凤舞和玄龟手下的使者?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