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真是奇妙,这是何人的行为,竟然丝毫查不到?”

    在殉道盟的三清,发现这异象后,三兄弟推算了一下,可丝毫的痕迹都没有。

    “还是在主战场的边缘,不会有什么意外吧?”元始担忧道。

    “这个倒是不会,如今谁不知道守旧势力和飞升者的大战,谁无端站出来阻止,这样的行为不亚于逆天而行,没人这么不智。”老子否定道。

    “可这种强度的天地异象不简单啊。”元始又问。

    “这样吧大哥二哥,你们稍等,我去看看就是了,前去了解一下。”通天是个行动派。

    既然想不出什么原因,费这么多话干嘛,去看看就是了。

    “嗯,麻烦三弟了。”老子道。

    “不麻烦,为了我们的大计,两位兄长且稍等一会,我去看看。”

    ……

    不仅是三清,就是一直关注的尸骸都愣了。

    这里体现出底蕴不足的缺点了。

    三清在推算不到任何痕迹后,选择去看看,因为三人笃定,自己三人不知道的秘密不多,定是未知的高人,或者未知的现象,因此前去看看就是。

    而尸骸不一样,他知道的洪荒秘密太少了,终究不行啊,还以为是自己没接触过的大佬的举动呢。

    看着大荒和神祖期待的看着自己,尸骸忽然一阵落寞,自己真不知道啊。

    他瞬间想到了两个玉简,或者说,两个‘不是好东西’的家伙给自己的玉简。

    这两个玉简是鲲鹏和冥河给他的传音,大体的意思是

    (尸骸你有麻烦了,按照我们对三清的了解,这一次的交锋后,你们的手段和底蕴被三清摸透了,下一次你们必然会损失惨重。

    要是你有想法的话,可以找我们两人出谋划策。当然你们飞升者需要付出点代价,代价不大,气运和功德而已,这样我们就能帮你们对付三清了。

    当然,答不答应在你,我们不强求,只是出于同为魔道中人的好心举动,你看着办。)

    这是冥河和鲲鹏的阴险之处,也是两人聪明之处。

    为的就是合理的掺和进来,不仅能得到好处,还能削弱尸骸这个威胁。

    这一刻尸骸很难受,由于底蕴的缺少,很多事情只能自己去判断和琢磨,这一点的弊端太大。

    保不准由于自己的无知,就会出现难以预测的局面。

    他为难的想……,要不要询问冥河和鲲鹏,这样有点引狼入室。

    此外……

    可不仅仅是他尸骸。

    就是神祖和大荒,都在不久前第一次交锋结束后,分别接到了人族伏羲,妖族帝俊,龙族烛龙等人的传音。

    意思大体相同,你们可以选择求助我们,当然也要付出点代价,且选不选随你们,我们不逼迫。

    所以,忽然出现的异象,整个飞升者阵营大殿沉默了。

    “圣人?”大荒忍不住问了句。

    “嗯,我们暂时不要理会。先商议一下下一次的大战吧。”尸骸的贪婪占据了上风。

    不想引狼入室,也不想别人分自己的气运,因此他选择不理会。

    这一幕,神祖和大荒忽然感觉,可能推选尸骸当老大不对,这人太独,野心也太大了。

    哪怕对整个阵营好,但是对他不好的,他就毫无理由的否决。

    两人一叹,却没办法。

    总不能自己三人翻脸吧,这样等于自毁前程。

    ……

    此外,除了两方的担忧,其他势力也差不多的感觉,只是少了两方的不安,甚至更兴奋的看热闹了。

    管他什么天地异象,反正倒霉的是飞升者和守旧势力。

    不过,这是属于圣人的想法。

    而洪荒的诸多无极有点担忧了,因为这种异象他们也推演不到,这说明什么?

    尤其是罗睺,闭关快要结束却被忽然惊醒,可是一番推演,毫无察觉,这就可怕了。

    要知道自己进步无比的巨大,无极七层,甚至从魔道顿悟了寂灭之魔,还有一丝灭世至高。

    这样的异象的制造者,除了不是人为的异象无关紧要外,若是人为的,至少是此前云雾那样存在的高人。

    想到此,罗睺进步很大有点舒缓的心,又不安了。

    难道还有一个等同云雾的存在?

    除了盘古大神,太初和云雾外,难道还有第四个至尊?

    洪荒真是深不可测。

    ……

    而赶到北方,正在寻找合适的道场的云雾,募得脸色很不好看。

    “这个疯子这么快就看清楚了?”

    “真是小看他了,果然不简单啊!此外他做了什么,竟然比本尊广撒机缘,给洪荒带来新的道都强?”云雾疑惑道。

    很久前他就看清楚了,这个洪荒不一样,不是一个为所欲为的世界。

    你想得到承认和气运,先要付出。

    因此他利用天行者,有了一系列的操作。

    万万没想到,这一点也被神羽看透了,还借助自己此前的经验做的更大。

    云雾是有点后悔的,他的一系列操纵虽然很完美,可没有做到他能做的极限。

    也就是说,他之前完全可以做的更好,比如广撒更多的机缘,布道更多的道经,这样洪荒的回馈会更多。

    这是他之前没有尽力的地方。

    可神羽这家伙,借助了他此前的经验,直接开挂,一次就引发了如此大的轰动。

    这种轰动的背后,必然是神羽让洪荒至高无比的满意,满意到出现异象。

    “哎,本以为我的神智比他强,会领先他很多。奈何,谁能想到神羽借助我的小聪明玩了一个大智慧,哎!”

    云雾有点感叹。

    “果然,放逐之地的道友们都不可小视啊,这神羽做了什么呢?”

    云雾想不明白。

    他理解的神羽,无非五行道而已。

    比自己是强,可自己真看不起他。

    因为自己的云雾道看上去弱,可反过来想,这么弱还有今天的成就,这才是真的强大。

    云雾的骄傲,甚至看不起除了第一至尊和第二至尊,第三至尊三个至高道外,其他的所有至尊。

    认为他们如此强的道,无非出身富裕而已,自己才是逆袭的典范。

    有种白衣傲王侯的感觉。

    可神羽的这番操作,引发天地异象后,他感觉不好了。

    “每一个成道之人,都不能小觑啊!说不定所谓的五行只是神羽最浅薄的表现而已,如此说来我排名第十一还真不能抱怨?”

    这对道心有点打击。

    之前觉得自己很强,区区十一名有点侮辱自己,现在吗?有点心服口服的感觉。

    “算了想这么多无用,我有无数逆转功法,又来到了洪荒,这是最大的机缘,只要给本尊时间,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

    云雾的失落只是失落,引发不了什么道心不安,甚至丧气的。

    要是这么点小打击就失落了,他就不是云雾了。

    …………

    而引发异象的当事人神羽。

    只见异象后,他周身散发着浓郁的紫光。

    这紫光和之前云雾被洪荒承认后一样的状态,只要把这些紫光和自身慢慢的融合,就是从承认到被洪荒容纳的开始。

    他赌对了。

    “哈哈,还真要感谢云雾的示范,他的示范试探出了太初的胸怀,也试探出了洪荒的规则,哈哈……,说来还要感谢云雾这个混球。”

    神羽的心智更进了一步,距离恢复巅峰都不远了。

    而且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被洪荒开始承认了。

    虽然还没被正式承认,更没有被接纳,但是起码最初的第一步走的很稳。

    “我心智巅峰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完美的一次布局,反而神智不全,却做得最完美?”

    神羽有点尴尬了。

    这岂不是说人傻,莽就完事了,算计这么多干嘛。算计来算计去的还不如莽来的完美。

    “嘶嘶——”

    “果然是几近大道的洪荒规则,这是隐藏规则的暗示吗?暗示不要太聪明,蠢一点才是活的最久的?”

    忽然,神羽一阵惊讶。

    他感到这必然不简单,说不定就是一种大道规则的‘愚民’暗示。

    这样整理起洪荒生灵来更轻松。

    “不管对不对,本尊都要小心点,说不定这就是太初的算计,这个老东西果然没安好心。我说洪荒这般和谐,几乎没有为了自身而不在乎洪荒世界损失大小的生灵,看来是数次打压和规则暗示后,洪荒生灵被规则化了。”

    神羽肯定了。

    但是!

    他真是冤枉太初了,太初虽然也想这样愚民治理,但是真没有这种暗示。

    他神羽巧合的经历而已,误会了。

    要是这般愚民,洪荒生灵和傀儡有什么区别,还要不要进步,还要不要壮大?

    一点付出和回报的行为,一种简单的相互进步,就被这神羽误会成了愚民?

    真是……?

    不过,不管如何,神羽还是安定了下来,把道场立在了此地,算是开山立道。

    之后,他又开始算计怎么名震洪荒了。

    他算计了一番后,把注意看向了守旧势力和飞升者的大战。

    他定计,让飞升者和守旧势力继续大战,待要决出胜负的时候,他会出面。

    出面‘慈悲’的传下逆转之道。

    不是守旧势力都在寻找一线生机吗?

    简单,我的逆转规则,更适合你们寻找一线生机,之前你们寻找一线生机是亿万里有一。

    来,看看我的逆转规则,能帮助你们百里有一,甚至一成的机会,怎么样学不学?

    此外,飞升者不是等待大道降临吗?

    不是要彻底转换本源,成为洪荒生灵吗?

    简单,来看看我的逆转规则,这种规则厉害了,直接让你们转换成功,甚至连时间和考验都省了,厉不厉害?

    还有,你们是不是长长感叹自己根基不好?

    没问题,本尊的逆转规则,是一种勤能补拙的规则,

    真的勤能补拙的规则,不亚于云雾老杂毛的《启照经》和《镜像术》。

    有了本尊的逆转规则,逆转道,你们都有很大的潜力,不要妄自菲薄。

    想不想学?

    想学就对了,你们不学我的贡献和声望没没法收揽啊。

    此外,你们还要感激我,我不求太初那样的声望,齐平什么罗睺,轮回,扬眉和鸿钧就行了。

    这是神羽想到的正名机会和计划。

    想好后,他开始安稳的等着两方大战的末尾,只要到时候出来装个波,一切就搞定了。

    不过,就在他制定好计划后,忽然发现有好几道小辈的气息出现了。

    这些圣人小辈正想寻觅此前异象的原因。

    见此神羽一挥手,立马隐去了所有的痕迹,不能这时被小辈们发现。

    这时候被发现,小辈们谨慎了怎么办?

    且,这时候出来正名时机不对,要等到两方大战将落幕,自己出来力挽狂澜。

    所以,三清通天为首的一帮圣人,本想来此探查天地异象的原因的。

    可他们无奈的发现,哪有什么异象?

    这方圆亿万里一点变化都没有,之前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这帮前来探查的圣人很疑惑,难道异象的原因不是这里?

    还是说被人隐藏了?

    那么隐藏的目的,是不是就是不想被自己发现?

    既然如此,自己还寻找干嘛?

    高人的异象不想让你发现,你非要找,这不是自找不痛快?

    算了回去吧,想必就是高人也应该明白,守旧势力和飞升者大战是天地大势,出来搞东搞西的会被洪荒至高‘惦记’的。

    可能高人就是不想被洪荒惦记,所以立马走了。

    他们这般思索后,觉得没必要继续关注,撤吧。

    该干嘛还是干嘛。

    这导致……

    轰动天地的异象,成了一桩悬案。

    无人知晓发生了什么,而肯定知道的如父神,道尊等人,他们又不敢去问。

    谁知道是不是道尊和父神弄出来的?

    就连太初返回太初界后,几位留守在此的弟子和望舒都很疑惑。

    可他们都没有开口问,师尊(夫君)不说,你问了会让师尊(夫君)不高兴的。

    毕竟,若是夫君(师尊)的布局呢?

    若是直接问了,会导致出现变故,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好,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的,还能考验道心。

    最后,这轰动的异象除了三个人(太初,盘古,云雾)外,无人知晓。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