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荒,你可认识河蟹道人?你们应该是同阶飞升者吧?”狐媚恢复正色后问道。

    终于在明白了所在何地,眼前的狐媚圣人也不再戏弄石荒后,狐媚圣人询问起了河蟹道人的情况。

    石荒似乎明白了眼前这圣人戏弄自己的原因,还是因为河蟹道友。

    “启禀圣人,晚辈的确是与河蟹道友同阶飞升,也算认识,不过河蟹道友天资出众,晚辈和他差距很大,因此了解的不多。”

    “哦,是吗?你之天资也不错,不过一璞玉尚未雕琢而已,此外你赶上了好时候,有你们飞升者首领尸骸道友带领的大战即将开启,你们这些刚来的很幸运。”

    这话和昴日星君说的截然不同,听得石荒很迷茫。

    怎么貌似是尸骸这家伙在做好事,还是对自己这种飞升者来说的好事,这么说来自己沾光了?

    “圣人您廖赞了,此外,晚辈不知大战的情况。”石荒道。

    “也罢,本圣对你说一下大战的缘由,你对本圣说一下河蟹的秘密,这样我们等同交换,本圣不赚你得便宜。”

    狐媚道“是这样的,你们虽然是小世界而来,小世界也是洪荒的子世界,可你们终归是外来的生灵,外来生灵和原著的洪荒生灵,其气运和机缘的对比是比不上的…

    …洪荒经历了漫长的演变,将从一个衰落的时代迈向新的时代,是一个天道转向大道的时代……洪荒中,死亡不可怕,危机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进步缓慢,以及世界的变化与你无关,这代表你可有可无,找不到道心应该存在的价值…

    …所以,每个时代都有时代的骄子,他们会登上舞台,驰骋属于他们心中的洪荒,一万个人眼里有一万个洪荒,只有自己登台才是你的时代……,而现在你们飞升者的机缘来了……

    …在尸骸的带领下,你们飞升者将要和守旧势力大战。……是不是好奇大战很危险,会有死亡?呵呵,还是本圣刚才说的,死亡比起没有存在感不值一提……”

    ——

    虽然狐媚有遮掩,且零零碎碎的,但是很全面和具体。

    这一刻,在狐媚说完后,石荒才算明白了具体的洪荒世界。

    原来此刻的洪荒是这样的环境。

    飞升者一直被看不起,被鄙视,之前还是炮灰的存在,可有可无的存在。

    第一代的飞升者,或者说尸骸带领的飞升者,他们属于开垦的一代,自己貌似真赚了便宜。

    如今大道将来,大道转换后,自己这种飞升者将会和原著生灵,有等同的机会。

    “具体就是这样的情况,说说你对河蟹的了解。”狐媚说完后,问道。

    石荒感觉自己赚了,没想到在小世界悲苦了半生,来到洪荒后真的很幸运。

    一个高人开局就给你描述了洪荒的演变和规则,这比自己探索亿万年都要珍贵。

    甚至很多秘密是自己保命的前提。

    比如什么人强,什么势力强,什么地方危机,什么是机缘等等。

    虽然狐媚圣人侧重的是飞升者,以及天道到大道的转化,可哪怕是如此,在一个完整的洪荒中,哪怕渺小的碎片,也是大时代的运转下的本质。

    了解了一小部分,就能扩展全面。

    所以说这次赚大了,狐媚圣人对自己说的这些,是自己目前最珍贵的秘密。

    “圣人是这样的,河蟹道人自飞升而来……就在不久前,晚辈正好因来仙界,听到了昴日星君的描述,说道祖和道尊……什么一线生机的显化等等,晚辈也不明白,就知道这些。”

    “一线生机的显化?”狐媚一愣,“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出现在小世界中?平衡和谐法则,怪不得被道祖收为关门弟子,原来如此吗?”

    狐媚喃喃自语,听得石荒云里雾里。

    “小辈,本圣很满意,你走吧,仙界危机无限,同样机缘无限,本圣很看好你,希望还有下次见面的机会,去吧。”

    狐媚对石荒的回答很满意,挥了挥手让他离开了。

    “是,谢过圣人指点,晚辈一定会顽强的活下去。”石荒坚定道。

    “哈哈,好,有志气。希望如此。切记,忘记之前的所有荣耀,从头开始。莫要因为之前的成就迷失,也莫要因为自己目前修为弱小而放弃,洪荒的危机几乎全是留给道心不稳之人,同样洪荒的机缘几乎全是留给抓住机会不放弃之人。”

    最后狐媚又道“你,好自为之吧。”

    “是!”石荒恭敬的对狐媚一拜。

    很久没人对自己这么亲切了,自己真的很幸运,这种感觉久违了,让他想到了一颗柳树。

    走出了飞升台,石荒心生豪迈。

    而看着石荒离开,狐媚倒是没太在意,虽说石荒道心很不错,且坚韧不拔,性格也不错。

    但是洪荒这样的人多了去了,比石荒更强的都无数。

    一个刚还没走上感悟法则的小辈而已,倒是不值得注意。

    之所以对他指点,无非这次飞升者很邪性,有了一个轰动洪荒的河蟹道人而已。

    此外,能和河蟹一起飞升,注定这帮同阶不简单,起码也是和第一批尸骸、大荒、神祖等一个层次的。

    这样的小辈值得指点,留下点人情。

    而石荒走后,狐媚一番思索。

    “一线生机的显现,果然是天道之前的一线生机吗?大道将要降临,这之前的一线生机也出现了?”

    “怪不得被道祖这么看重,之前道祖合道补齐洪荒不圆满,为的就是平衡的一线生机,这河蟹还真是和道祖一脉相承,道祖就是平衡之道。”

    “只是想不明白,此人为何还能让道尊降临,道尊还会在意这一线生机?”

    狐媚惊讶的是太初降临,被太初这样重视的真没有。

    这还是第一个。

    ……

    而另一边!

    太初有点遗憾的看着鸿钧把河蟹带走了,鸿钧都祈求自己了,太初也给鸿钧面子,让他收下吧。

    到时候自己用到的时候,是不是自己的弟子没差别,到时候就是鸿钧都乐意看到河蟹给自己做事。

    “竟然是一线生机的演化,道友,这洪荒果然神奇啊?”

    除了太初,还有一人在太初身边,他也很震撼,此人是从凡界归来,和太初要指令打算去冥界的神羽至尊。

    冥界太重要,一般人不可去,就是圣人都需要争取太初的同意,之后争取后土的同意,对太初以及后土阐述去的理由,保证不破坏冥界才可。

    “的确神奇,万万没想到诞生在小世界,且之前本尊都没发觉,果然是遁一,遁去的一线生机。”太初道。

    所谓遁一,就是说的河蟹。

    他是之前命运长河破碎的一线生机,还是从之前无形到有形的显化。

    生来是平衡法则,甚至也可以叫他一线杀机。

    用道法描述,天道五十,遁去其一,河蟹就是遁去的一。

    之前天道不圆满,鸿钧合道补齐了一,所以天道五十。

    而大道五十有五,多出的,是三千大道的源头五大至高。

    现在遁去的一出现,代表天道自我的圆满,也代表圆满的天道要进入大道。

    甚至数字比喻,天道是一,大道是零。

    天道的一,是代表的一线生机和一线杀机,修为高到一定层次,这个一可以寻觅,生灵因此有了趋吉避凶,推演的能力。

    而大道,是有形的一,化为无形的零。

    零不是说没有杀机,没有生机,而是生机和杀机也融合进了圆满的大道。

    一是定数,只代表一。

    而零不是说没有了,而是代表无限可能。

    就如大道的千变万化,多姿多彩一样,他是一个圆满的圆,不是有一丝缺口的天道。

    天道时代,这个缺陷的一丝,最代表性的是量劫的清理和重塑。

    而大道若是来临,将会没有固定的量劫,将会一切都是起点和尽头,所以无限可能不再固定,不再是定数。

    这就是所谓的多姿多彩,千变万化。

    太初想要把河蟹收下的原因,是为了放出的穿越者准备的。

    太初虽然不会无时无刻的关注那些穿越者,但是时空圆盘会整理穿越者进入的世界带来的变化。

    有些变化是好的,对太初的感悟不小,而有些是不好的,对太初来说收获不大,甚至是嫌弃。

    穿越者各种各样的都有,有虔诚求道的,也有小有成就就开始不思进取的。

    太初放出这些鲶鱼,是为了搅动浑水感悟命运多变,可不是为了让他们得过且过的祸害。

    虽说有系统任务的威胁,但局限不很大,局限大了还要鲶鱼干嘛?

    有些真过分,收拢近万女性后宫,杀尽所有但凡有点威胁的,祸害整个世界,导致世界衰败。

    甚至还有琢磨怎么干掉系统。

    什么都有,弄得太初很无语。

    总不能抹杀了再寻找新人吧?

    抹杀了就代表,之前的行为作废了,这太浪费。

    这些穿越者不值钱,可是他们搅动的世界命运变化值钱啊。

    杀了他们找新人,代表之前的命运轨迹重新再来,这太浪费。

    而且太初哪有时间亲自整理,还时刻盯着不放。

    太初要的是整理的总结,不是亲力亲为的去一个个的修正。

    因此,河蟹的出现很关键,这遁一太重要了。

    小世界都是不圆满的世界,和天道洪荒都差的远。

    河蟹道人就是这些穿越者最大的猎手,把河蟹的平衡法则添加进自己的时空圆盘中,让他平衡的能力去给自己盯着,这最好不过了。

    一旦被一个混蛋穿越者,把世界弄的不平衡,导致这个小世界开始衰落走偏,就是河蟹出来扶正的时刻。

    何况,这还是命运的感悟。

    有些穿越者的混蛋行为,对太初影响最大的是无量的感悟。

    甚至太初的计划,吞并之后的混沌、创世、灭世等,都需要一个人帮他平衡。

    河蟹是天道的遁一,他可以不受拘束的去任何小世界。虽然前提是能去的了。

    小世界也因河蟹平衡的进入,带来巨大的变化。

    总之,河蟹这个遁一对太初有好处,太初也想看看,河蟹进入小世界的未知变化会让自己有多少收获,就是实验的目的。

    若是什么事情太初都一切掌控,什么都安排好了,对他其实没有好处,这样感悟不了偶然性,没了偶然性就难有感悟。

    这是太初除了布置几个主线任务外,任由穿越者折腾的原因。

    给的局限太多还不如不安排,你都清楚今后的变化怎么有偶然的感悟?

    太初这个幕后的大黑手,不是要穿越者当奴隶,而是真的让他们当鲶鱼。

    这是太初和正规系统的不同。

    太初要的是一直在路上的变化,而不是要结果。

    ……

    见太初沉思的样子,神羽问道“道友,那鸿钧区区无极而已,你何须对他这么客气,你想要这小辈,他还敢和你争夺不成?”

    神羽还没恢复彻底的心智,带有一点,除我之外都可以死的情绪。

    “这就是本尊和你的不同,不是什么想要的都要抢过来。之前的本尊和你差不多,后来本尊变得仁慈了。”太初揶揄的道。

    这话把神羽说的一阵尴尬。

    神羽感叹太初的不要脸,心想对你不重要你能这么说,对你重要你会这么做?再说了,装什么逼,谁还不了解谁?你无敌,你当然坦然了,你要是不这么强,你再仁慈给我看?

    “咳咳,道友果然仁慈的很。”神羽道。

    他感觉自己和太初天生不对付,多呆一会都难受。

    因此直接道“道友,贫道想去冥界一行,希望道友答应。”

    “你去干嘛?”

    “太初道友,不了解完整的洪荒,贫道怕今后会有失误,因此去冥界想了解完整的洪荒。顺带一路感悟一路恢复神智,贫道保证只看不说话,更不会出手,但凡有差错,道友完全可以禁锢贫道。”

    “你是被云雾刺激了?”太初笑道。

    “哼,云雾的手段也就那样而已,贫道没有被刺激,何况自己的事情自己明白,现在的我还不适合正名。”神羽气愤道。

    说实话,真被云雾刺激了。可如他说的,他还没有彻底恢复神智,做不好不说,还会因神智导致错漏。

    羡慕什么的绝不会承认的,自己只要游历完成三界,对自己的神智恢复有巨大的好处。

    到时候找个名头给自己收揽声望就是了。

    “随你吧,我其实乐意看到你和云雾一样的选择,去吧。”

    太初招手一令牌出现,给了神羽。

    神羽感谢后,二话不说就离开了。

    神羽不打算和太初长久接触,尤其是自己神智不全的时刻。

    否则又被算计了呢?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