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云雾?”

    降落而下的罗睺和轮回,一脸的骄傲的看着云雾,一副你小子不上道的样子。

    “你知不知道这般张狂,会引发洪荒的动荡?”

    不等云雾回答,罗睺又说道。

    携带者无极天尊的神威,两人降临后,一众的圣人顿时就不敢说话了。

    可能是罗睺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吧,所以上来就言简意赅的阐述了此来的目的,为的就是不叫他们这些晚辈不明所以的参与。

    “哦,张狂?引发洪荒的动荡?你二人是谁,动荡不动荡的你们说了算,这不是太初道友的责任吗?”

    云雾丝毫不慌张的笑问道。

    对他来说,本来只想着名震洪荒就行,毕竟外来人,没必要闹得不可开交。

    可是有人找上门来打脸,可就不是我的事情了。

    “你?”罗睺被云雾的话呛得不轻。

    一句不是太初说了算吗,让两人很尴尬。

    总不能说太初也不好使吧。

    “罗睺道友,此寮太过张狂,你和他说这些无用的。”轮回道。

    算是看明白了,不知道这小辈哪来的勇气,竟然这么无知,难道他看不清自己的差距吗?

    我可是无极七层,你个区区一层的小家伙这么张狂。

    “我看也是,看来是对他说不通。这样也好,本尊自开天辟地走来七八个量劫了,像你这样无知的真不多。”

    罗睺和轮回这是打算出手教训云雾了。

    然而……

    “哈哈……”

    募得,只见云雾一声大笑。

    “你们说的很对,本尊几百个量劫走来,像你们这么无知的小辈也不多。”云雾笑道。

    “你?”罗睺忽然有点蒙,等等自己听到了什么?几百个量劫?

    你开玩笑呢?整个洪荒最开始的六个量劫不算,属于巩固和凝聚的时代,这才多少时间?就是算上也才十四个量劫吧?再把混沌时代算上,也就不到一百量劫?哪来的几百量劫?

    “无知小辈,你家量劫按照元会算吗?”轮回不乐意了,老子堂堂轮回魔神,加上前世的记忆才七十个量劫,哪来的几百量劫。

    “哼,我看你是找死。”罗睺感觉被戏弄了。

    “哗啦——”

    只见一镇魔塔出现,这是打算镇压云雾。

    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洪荒,这样的无极大战却很少见。

    青帝他们一阵惊讶,天行者一阵担忧,佛门的却很失望,貌似机缘没了。

    但是,他们看到了什么。

    只见罗睺老祖全力以赴的催动镇魔塔,镇压向云雾,而云雾似乎没看到一样。

    任有那镇魔塔镇压而下。

    “这云雾前辈怎么不,不反击?”

    “我看是被轮回前辈给定住了,之后罗睺前辈出手镇压。”

    “嗯,有道理,这是两个天尊的联合。”

    “……”

    众人一阵嘀咕。

    然而他们真想错了。

    只见那镇魔塔镇压向云雾时,云雾明明站在那里,可像是不存在一样。

    镇魔塔竟然从他身上穿梭而过。

    就好比眼前的云雾根本不在这个时空,看到的只是他的虚影。。

    任是镇魔塔神威浩荡,可对他毫无办法。

    “这,这怎么可能?”

    “这是什么神通?”

    轮回和罗睺都蒙了。

    融合法则的无极天尊,是法则的一部分。

    每次出手都代表法则神威,也就是说罗睺魔道法则催动镇魔塔,竟然对此人一丝作用都没有。

    就像击在了空无一物的地方,可明明这云雾不是虚影,是真的本尊啊。

    “呵呵——”

    云雾一笑,微笑的看着两人,脸色开始变化,呈现出一种高高在上,披靡众生的姿态。

    一声怒喝“蝼蚁!”

    旋即一挥手,就像拍苍蝇一样,在轮回和罗睺根本无任何抵抗力之下,飞在空中的两人,连带镇魔塔被云雾一巴掌拍了下来。

    这是何等能力?

    刚才攻击他们的伟力,似乎是凭空出现,却高于法则的一种未知。

    甚至说,法则根本不是这种未知能抵抗的,太高端了。

    “轰隆——”

    整个洪荒,但凡关注此地的都傻眼了,这是什么个情况。

    堂堂两个天尊,竟然被人封住了一切,从空中轻而易举的拍了下来。

    连惨叫都发不出,似乎这一掌不仅是攻击,还是锁住一切。

    比如轮回,他好想呐喊你是道之层次的至尊。

    可是全部的法则都被锁住,一点都发不出。

    “这是至尊?”

    观看这一幕的扬眉一阵冷汗。

    “道之层次的至尊,怎么可能?”

    扬眉募得从地上站了起来,透过镜像看着远在西方,却近在眼前的一幕。

    “幸好没有出手,竟然是至尊?”

    玉京山的鸿钧一样一阵后怕,这人竟然是和太初道友盘古大神齐平的至尊,怎么可能?

    不对,太初道友说的无关紧要的?

    这怎么可能无关紧要,这分明是坑人啊。

    整个现场为之一静!

    “咕咚!”无天情不自禁吞了口唾液。

    心中狂喊老祖,老祖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除了风吹草动,这一刻,整个西方佛教大本营前安静了。

    甚至都在震撼中,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只是看到云雾前辈一声‘蝼蚁后’,一挥手,拍苍蝇一样拍飞了两个无极天尊?

    这是何等实力?

    最慌得的是罗睺和轮回,无法叙说自己经历了什么。

    是来装……不对,是来教训人的,可是怎么会这样。

    这是太初说的无关紧要?

    而轮回更震撼,罗睺尚不知这是至尊的能耐,自己可是曾经的至尊,这种感觉太熟悉了。

    这分明是个至尊啊,是个隐藏了修为扮猪吃老虎的至尊。

    这可怎么办?

    自己还被禁锢这呢?这人不会是要斩杀了自己吧?

    幸好他发现,禁锢自己的道之力消失了,融合法则的能力又归来了。

    罗睺也是如此。

    惊慌的两人募得从深坑中站了起来,没受多大的伤,轻伤而已。

    但是接下来……

    只见云雾一个闪烁,来到了两人的上方,不屑的看着两人。

    大有一副继续打压他们的样子。

    果然,两人刚想到,发现已经晚了。

    一道无法抵抗的力道缠绕住了他们,两人被控制的飞了起来。

    “像你们这样的蝼蚁,也敢来找本尊的麻烦,谁给你们的勇气?”

    又道“莫说本尊只是游戏红尘的给小辈点机缘,就是斩杀你们你们又能如何,哼!”

    这话说完!

    先不说被封住的罗睺和轮回是怎么想的。

    单说见识了这一幕的生灵,忽然感觉洪荒又一次变天了。

    曾经的无极天尊已经落伍了。

    道尊和父神先不说,也不能比,这两位大佬不算其中。

    单是这位碾压无极天尊的前辈出现,还是碾压的老派无极罗睺魔祖和轮回老祖,这说明这位前辈,不是无极圆满,就是……

    就是,就是,好可怕不敢说啊!

    “……区区无极蝼蚁而已,是什么让你们忘记了谨慎?任何时候不可自大,是一个求道生灵应有的秉性,你们怎么就敢忘记?”

    “……你这个小魔头,刚才施展的什么东西?魔道也算是一方大道,看看被你弄得阴森森的,殊不知万法平衡,你这般的极限不知平衡,就这样还想脱离法则成道,我看你终究会泯灭在大道之河的放逐中……”

    “……还有你小辈,虽然没出手,可是看你的气息我就感受的出,你想必是走有情道,却找不到路吧?……真是张狂,你知不知道,除了五大至高谁敢走有情成道?”

    “……何况,道之层次所谓有情无情,只是一个道之层次下的魔障和抉择,等到了道之层次何来不一样?”

    “也对,你灵智不全,前世应该也是个人物,忘了道之层次的记忆,所以这一世记忆不全的迷惘,呵呵,困在有情无情的迷惑中……”

    怎么说呢?

    喷子就是喷子。

    罗睺和轮回以为完蛋了,就是不完蛋也要吃亏。

    没想到画风剧烈变化,这个云雾开始喷自己了?

    这是什么情况?

    轮回和罗睺一时间很迷茫,不能说话,被人封住的狂喷一顿,先不说这嘲讽的‘指点’,面子上真不好受啊。

    而且,他们伴随着云雾的狂喷,心思开始剧烈的变化。

    一种洪荒大跨越,而自己成了白菜的感觉。

    这忽然出现的高手,预示着,自己从最顶尖沦落到第二层次了,这种感觉真叫人难受。

    幸好!

    这时一声声音传来,两人先是感觉自身的束缚没了。

    接着一道声音出现

    “好了云雾,你哪来的这么多废话,不该说的别乱说。”

    “轰——”

    像是天威一样,一声众人十分熟悉的声音传来。

    这是太初看不下去了,真没想到云雾不仅是表现的像喷子,本人还真有这样的属性。

    这种画面剧烈变化太初都没想到。

    本以为云雾会继续教训罗睺和轮回。

    太初想来,只要不是斩杀两人,太初不在意,让两人吃点亏没什么。

    可他云雾在哪里阐述的一些秘密,让太初不高兴了。

    有点惑乱军心的感觉,无极层次尚还是洪荒目前的极限,这时候阐述一些无极到道之层次的秘密并不好。

    非是敝帚自珍,而是不符合洪荒此刻的情况。

    “哈哈,这个?太初道友莫怪,老道习惯了,习惯了。寂寞的久了,看到小辈就忍不住好为人师,哈哈……”

    云雾正喷的爽呢,被太初打断了。

    这是后遗症,空巢老人的后遗症,见了小辈总是喜欢叨叨。

    “呼——”

    而这一幕,整个在意的生灵都松了口气。

    一切都在道尊的掌控中,这就好。

    扬眉和鸿钧,甚至轮回两人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一切都在掌控中”。

    原来太初说的是这么个意思?

    只是你个老‘银币’,坑死我们了。

    这时,太初又一道声音传来“你明白就好。”

    说完,天地威压散去,这代表太初走了。

    而轮回和罗睺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我们呢?我们还在敌人的手里呢?太初道友,不对,太初道尊您忘了吗?

    云雾却很喜欢,暗道太初真给力,这是成全自己装逼啊。

    既然这样就好说了。

    “小辈,还有意见吗?”云雾打量着轮回和罗睺。

    轮回和罗睺好绝望。

    第一次感觉这种感受,真特么的难受,何时,何时洪荒这个样子了。

    我们高高在上的,为何转瞬跌落尘埃啊。

    洪荒啊,你都干了什么?

    然是现实很残酷,且血淋淋的摆在面前。

    轮回控制着自己的失落和不解,像是没了神一样的道“至尊说的对,我们鲁莽了。”

    罗睺却是失魂落魄的没有说话。

    “哈哈,哈哈……”

    云雾一声大笑“看不开吗?失落吗?本高高在上却发现是井底之蛙,不好受吧?但是还需要面对的,说实在的本尊本想教训你两个小辈,可是忽然不想了,走吧,走吧,莫要自大了。”

    云雾对失魂落魄的两人道。

    他忽然想明白了,就是自己狠狠的教训两人又如何?

    因为远远比不上两人这样残酷的被打击来的直接。

    换位思考,自己处于两人这样的状况,本来是最顶级的高手,可忽然发现现实是个大骗子,坑害的自己一无所有。

    这一刻不说别的,道心剧烈的挣扎吧?神智转不过来吧?

    似乎没有什么惩罚,比这样更残酷。

    甚至自己继续羞辱他们,本就处于失落绝望的两人,说不定会疯了。

    让他们这样道心挣扎去吧。

    两人若走过去了,自己会高看一眼,走不过去也就这样了。

    又像是挥苍蝇一样,云雾一挥手,失魂落魄的罗睺和还算有点理智的轮回,被云雾挥走了。

    打击太大了。

    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不说别人,扬眉第三鸿钧等,有种感同身受的感觉。

    一个洪荒一直以来的高手,被人这样打击,说不出的凄凉。

    无数年凝聚的道心和威望,虽不是一朝散尽,可总归散了七成。

    罗睺能走出来吗?那么骄傲的人。

    被太初打击是从开始就接受的,再多几次也不碍事。

    可是被忽然出现的至尊打击,他能走出来吗?

    总之,这次影响深远。

    充分表示了求道的路,从来没有什么一直领先,也从没有什么一直高高在上。

    跌落凡尘可能只是朝夕之间。

    而云雾?

    这次大发了,老东西这次发了。

    本来只能算收揽点声望,这次后,直逼太初和盘古了。

    兴奋的他,没忘了回馈生灵。

    因此,一摆手震醒了处于震撼中的天行者、青帝、雷泽、吕洞宾、西王母、如来、接引、无天、菩提等。

    “小辈们继续继续,开始吧。”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