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辈,你这是要去哪?”一乘骑玄武的老道问道。

    而他对面的是一手持长棍,披靡四方的青年道人,只听青年道人道“曾因大势误悟空,一战方能念头通!”

    这青年道人又道“前辈,只能一战扫清阴霾。”

    “哦?那你可知最近不太平,我观这洪荒将要大战爆发,你可知你的一战,会引发不可预测?”

    “前辈,躲避不是晚辈的性格,晚辈要的就是这一刻的寂静。”这青年道人道。

    “嗯也好,此刻登台也不错。”老道人笑道,似乎很满意眼前的青年道人。

    至于这两人是谁?

    青年道人是天行者,也就是证道后的悟空,他打算去讨还之前被愚弄的因果。

    而乘骑玄武的道人,自然是最近在四处云游的云雾至尊。

    他不久前,看到了一道人矗立山巅,静止一动不动,像是一个雕像一样的天行者。

    好奇加上观看此子气运遮月,当是一个气运恒通之辈。

    无所事事的云雾靠近后发现,天行者陷入了一种魔障。

    这是他从布道山归来,见识了盘古后,前世光暗最后的一点执念。

    他是光暗的新生,光暗对盘古可不像轮回、因果等人,似乎死前的执念依然对盘古很‘在意’。

    这一点本源的执念,天行者在离开布道山后,没有返回自由者阵营大本营。

    而是如魔障一样,始终念头不能通达,盘古对他的影响有点大。

    那天,陷入迷惘的天行者手持造化如意棍矗立山巅,正好被路过的云雾发现了。

    云雾看到后,很轻松看出了天行者的一点执念化做的魔障。

    本是个冷酷的他,竟然动手化解了天行者的执念。

    或者说云雾直接通过道之力,击散了光暗最后的执着。

    毕竟,就是最巅峰时刻的光暗魔神也就道之层次三层而已,岂是道之层次六层的云雾对手。

    可以说机缘巧合,也可以说天行者的气运很逆天,每每总能逢凶化吉,得到高人的帮助。

    谁能想到,四处游历,来洪荒不久的云雾,竟然能遇到他,还帮了他一把。

    怨念散去的天行者,唯一的最后执念,也是他自己的执念,就是履行自己的诺言。

    这个诺言是上一世孙悟空的身份,自爆的时刻的诺言,发誓要一一讨回被愚弄的命运。

    这个诺言本来也能压制住的,毕竟他的修为还不算强。

    可前世光暗的执念被云雾消散后,这个上一世的誓言终归成了此刻唯一的‘想法’。

    云雾可以击散光暗的怨念,却不好把孙悟空的誓言压制了,那样会害了此刻的天行者。

    此外,由于最后光暗怨念的消失,天行者对光暗法则的顿悟更深层次的进了一步。

    前不久开天证道,他强悍的本源直接造就了混元大罗金仙中期四层,境界是混元大罗金仙六层巅峰。

    而这一刻,和光暗本源更深层次的融合后,他的修为和境界直线的增长。

    谁能想到,他跨过了四层和五层,修为直接达到了六层巅峰的修为。

    要不是六层到七层的关卡很坚固,说不定他都能成就混元大罗金仙七层了。

    而他的境界,目前直接达到了混元大罗金仙九层。

    就是如此的恐怖,彻底整合了光暗的本源。

    第一世的光暗魔神,是道之层次三层,

    第二世,被盘古斩杀又复活,直到太初斩杀他的时刻,他是无极金仙三层。

    两世最低都是无极层次,这让彻底融合的天行者跨越无比的大。

    给他点时间,无极金仙之下,天行者要称尊了。

    有了这样的进步,天行者似乎也不怕什么仇人了。

    毕竟他的仇人中,无极层次的只有昊天,只有昊天上帝间接的‘愚弄’过他。

    可他对昊天感觉很好。

    其他间接愚弄过孙悟空的是佛门,妖族、龙族,以及天庭等。

    这些对手他现在不怕。

    不过,天行者很疑惑,自己陷入魔障的时候,不是全部隔绝了外界,外界危险和生灵的靠近,他还是能感应得到的。

    比如云雾刚来的时候,他就感应到了。

    也做出了提防甚至是攻击,可是如同泥牛入海,此人的修为太神秘。

    好在此前辈不是害自己,而是帮助自己。

    若是纯心想害自己,可能自己已经被这位前辈,在法力进入自己元神深处击溃光暗最后执念的一刹,自己就被镇杀了。

    这是何等恐怖,轻而易举的进入自己元神最深处,镇杀了最后光暗的执念,这太强了。

    而且,自己的光暗执念被击溃,之后修为进步很大。

    但是,哪怕这样的进步,依然丝毫看不出面前前辈的能力。

    甚至,就是这位前辈的坐骑,那个看起来不简单的玄龟,都比自己强。

    这是天行者的感觉。

    这样的存在,竟然从没有听说过,真是匪夷所思。

    ……

    “小辈,老道左右无事,一时间也不知道去哪好,既然如此,随你去见识一下洪荒的天骄如何?”云雾对天行者道。

    “什么?”天行者顿时蒙了。

    “自然可以,前辈您说了算。”天行者太愿意了,这位前辈跟着自己,自己不仅能经常请教,还能有个免费的保镖啊。

    “哈哈,你今后称呼老道云雾前辈就可。”云雾笑道,似乎对天行者很满意。

    “云雾前辈?”天行者确定了,自己真没听过。

    而这时,见天行者沉思的样子,一直很沉默的玄武道“孙悟空,你只需要记住,云雾前辈是道尊的道友就可。”

    玄武低调沉默,也不爱说话,和朱雀很不一样。

    这还是天行者第一次听到玄武的话,之前他一直沉默。

    而天行者听闻,顿时震惊了,道尊的道友?

    和道尊道友称呼的,除了盘古大神外,似乎也就几个一路走来的老友,道尊并没有因为他们修为弱而别称其他。

    这几个人是鸿钧道尊、罗睺魔祖,扬眉前辈,轮回等几位前辈。

    而这位称呼道尊道友,这是最起码和鸿钧道祖一个级别的存在啊。

    震撼的天行者,都忘了玄龟很自然的称呼他孙悟空,而不是天行者。

    “呵呵,太初道友的确和老道‘很熟悉’,老道不如他。”云雾笑道。

    什么不如他,这些天行者不在乎了,谁敢说比道尊强,能和道尊相互称呼道友,就是大能力。

    “小辈,我们先去哪?”云雾问道。

    镇定了一番后,天行者没有了顾忌,和道尊认识就不会害自己的,怪不得之前帮自己。

    且自己和这位前辈在一起,这位前辈是道尊的道友。

    不是敌人,这就妥了。

    “前辈,此地距离东海龙族近,先去东海如何?”天行者道。

    “哦,东海,很好,很好。”云雾笑道。

    东海的龙王敖广,天行者自然不会在意。

    可是东海龙王敖广的幕后操控着祖龙,天行者打算先去讨回公道,戏弄自己的公道。

    哪怕此刻,两人不是什么生死大仇,可誓言既然承诺了,还是要履行的……

    ……

    东海!

    东海最近很复杂,太初和盘古的联合布局,让东海的龙族、妖族等势力,之前都舍弃势力范围的龟缩了回去。

    直到前不久,龙族、妖族、蛮兽等,才脸红的派出此前镇守的高手。

    这天,东海来了三个生灵。

    一老道盘坐在一巨大的玄龟上,一青年道人剑眉鹰目,披靡一方。

    一看就不简单。

    忽然,平地一声轻雷!

    “祖龙,孙悟空前来履行诺言,出来一战!”

    “轰——”

    顿时!

    这声弥漫东海的声音,彻底把整个东海一隅震撼了。

    孙悟空?孙悟空是谁?咦,想起来了,是天行者,他来了。

    这个时候来,天行者糊涂了吧?

    就如之前云雾说的,盘古和太初联合布局后,飞升者和守旧势力各自开始积攒战力,就等开战了。

    这个时候,是个敏感的时期,都在等着两方的大战,没人喜欢这样的时期制造意外。

    不成想,孙悟空竟然来了,还是来者不善的样子。

    实不相瞒?祖龙都蒙了,正在等着飞升者和守旧势力的大战呢,已经做好准备看戏了,没想到,忽然主持人指名道姓的说祖龙,没错就是你,你出来,请出来表演,你的对手是孙悟空。

    祖龙好不迷茫?

    “我,我,我?他,他,他孙悟空来了?”祖龙迷茫道。

    不过久经沙场的他,只是一会儿的懵逼,瞬间就好了。

    募得,恢复了一方大势力龙头族长的气概。

    “呵呵,好一个孙悟空,竟然这时候来,哪来的勇气,哼!”

    祖龙一声冷哼,既然人家指名道姓了,还是自由者阵营的二号人物,自己不能不重视。

    “轰隆——”

    波涛肆意,大浪滔天,祖龙自东海海眼而来,一声巨浪滔天携带毁天灭地之力。

    “昂——”

    一声龙吼震彻天地。

    “孙悟空?天行者?你竟然此刻来了,好胆啊。”祖龙不是个喜欢退缩的人。……除了个别事情除外。

    他没有劝说孙悟空咱们暂时冷静,等守旧势力和飞升者大战后再说。

    他没有这样劝诫,也不喜欢劝诫,不论任何时候,他祖龙都不怕挑战。

    此刻去和孙悟空说等一阵子,还不够丢脸的。

    孙悟空要战,那就给他机会。

    只是,他目光凝视着公然看热闹,坐在一玄龟上就等好戏开锣的云雾,祖龙有点生气。

    这不是刚才的我吗?我就准备好看戏了,没想到被逼登台唱戏。

    但是……,竟然还有看戏的?

    “这老道找死……咦,不对,这前辈是何人,好强的感觉。”祖龙嘀咕道。

    这个时候,聪明人的做法是别自己找事。

    既然这个前辈这么做,说明你不招惹他没事,你要是不自爱的非要去招惹,可能会遭罪。

    最好的办法就是善意的无视,这才是聪明人要做的。没事别撩拨。

    因此祖龙恭敬的对云雾一拜后,根本不去攀谈,要是攀谈出点意外就不好了。

    一拜后表示尊敬,然后找准自己需要面对的敌人。

    就是孙悟空。

    孙悟空找死啊,虽说两者的仇恨不大,孙悟空前来不是什么杀父之仇,而是前世的诺言要履行。

    虽然如此,自己不会斩杀他,但是自己给他点教训是必然的。

    “哼!既然孙悟空找死……咦,不对,孙悟空道友怎么境界看不清了,修为直逼七层了,这?”祖龙又嘀咕道。

    果然来者不善,既然如此,要全力以赴吧。

    场面话就不用了,开战!

    “既然如此,请了!”

    祖龙生怕有意外,二话不说的就出手了。

    “轰——”

    孙悟空一棍擎天,眸光中光暗泯灭气息环绕。

    祖龙的龙珠,就像一颗耀眼的太阳,照耀整个东海。

    两人很静,却刹那动了。

    “波——”

    像是时空泯灭波纹,两者的第一次交手就势大力沉。

    这甚至把烛龙等都惊得不轻,天行者这才多久,竟然这么强了?

    难道有道尊帮助的生灵,果然不能比?看看道尊的几大无极弟子和夫人,再看看只能算‘记名弟子’的天行者,好可怕。

    随着两人的交手,如火如荼,剧烈的大战,终究被高人发现了,一时间洪荒都在关注,都在沉思。

    然而……

    “小子,就是你,你这个小龙,你的五行最上限是混沌,你要融合,你要把这十一个法则整合,你真是笨……”一老道云雾,可能是看的很郁闷,因此忍不住开始数落了。

    “还有你,小辈,你光暗法则要超过他的五行,你看看你施展的什么东西,融合呢?真是笨死了。哎……”

    “哎,你这个小龙笨死了,一边五行,一边好看吗?废物,这样除了好看有什么用,融合啊!”

    “哈哈……笑死老道了,光暗竟然分开来,哪个废物教给你的,腌!”

    云雾郁闷了,生平最后悔的,就是自己此前修的道太简单。

    可哪怕这样,他也走到了至高的层次。

    虽然在放逐之地很后悔,但是佩服他的也很多,云雾道的融合都走这么远,这云雾很强啊。

    所以,他看到有强大的法则的生灵却不会用,就来气。

    祖龙五行十一种小法则,这是多么好的基础啊,竟然施展成这样,这叫云雾很生气。

    天行者更愚蠢,光暗相生相克,融合的光暗上限是混沌至高,天行者倒是好,竟然把光暗分开使用?

    云雾感觉自己受不了了,两个小家伙拿着一身宝贝,却使用的糊里糊涂。

    本来说好看戏的,结果成了一个喷子。

    喷的祖龙和天行者无心大战了。

    两人嘀咕尼玛,我们不知道融合更强吗?但是我们只有混元大罗层次,不是融合法则的混元无极,我融合个鸡毛啊!

    “——愚蠢,连简单的融合都做不到,还想脱离法则成道,就你们这样别做梦了……”

    “哼,不服是吧?别不服,老道你们这个境界的时候,就开始融合了,谁说混元大罗不能做到简单的融合?好为为下一步无极做准备,你们真是蠢……”

    祖龙和天行者真的无心大战了,被喷成筛子了,还不敢还嘴,你说气不气?

    祖龙好想说这是谁啊?这么烦人的老道,要不是看样子打不过你,我真想叫你感受一下龙的愤怒。

    天行者想说怪不得你不如道尊。道尊不是这样教导晚辈的,哪有指着鼻子骂晚辈是蠢货的,你的身份呢?

    “哈哈,可笑……”

    然而毒蛇喷子还在继续……

    “就这样的丑陋施展法则能力,你们还好意思大战,别丢人了真是气死老道了。”

    “丢人,拿着这么好的根基,白白浪费了。”

    “真是……”

    “……”

    “咦,怎么不打了?也好,再打下去更丢人,别打了。”

    “……接着,好好感悟。你们如此拙劣的施展,和笨得要死的融合,真是大开眼界,看看这个!“

    好在,云雾也不是光说不练。

    两道流光射向两人,这是他把两人最强修为和境界,能感悟的最高的延续给总结的经验。

    顺带给了两人,让两人羞愧一阵子。

    别以为老道我光说不练,老道我是真的很强。

    祖龙,天行者,顿时惊喜了。

    心道好强,好强啊!竟然在自己这个层次还能做到这样的融合和简化,真是好强啊!

    那个,前辈你再喷一会呗,要不我们继续打?

    ……最后嘛?

    不了了之了。

    本该激烈的大战,被一个喷子破坏了。

    祖龙对这位前辈好奇了,而天行者虽然有收获,可是却郁闷了。

    这位前辈一直跟着自己,要观看自己的大战,自己岂不是要被从东海一直喷到西方去?

    ……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