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远征和左慈典站在一起,四十多岁的贺远征正值壮年,看起来就是一副年富力强的样子。四十多岁的左慈典老骥伏枥,看着就像是旁边人的爹似的。

    患者家属进了谈话室,看到这样的贺远征和左慈典,亦是一愣,小心翼翼的道“贺主任……领导。”

    贺远征笑了,道“坐,先坐。这位是左医生,来跟你们说一说情况的。”

    说着,他就将位置让给了左慈典。

    不管从哪个角度想,贺远征心里还都是有点气的。

    凌然要主刀,他是没办法的,能混到一助,对贺远征来说,也不算件坏事。事实上,要是按照以往的流程,他多数还是会外请一名专家过来飞刀,顺便给自己把关。

    这也是许多地方医院的飞刀的存在价值之一。

    医生主动请飞刀,很多时候,是因为本人有学习的意愿。

    像是贺远征,他只参与过几次巨大肝肿瘤的手术,经验少,信心也弱,让他直接上台做手术,他怕病人下不了台,自己也下不了台。

    相应的,若是请一名擅长这方面技术的大拿来飞刀就不一样了。贺远征上台做,大拿在旁边看着,做错了,自然有大拿指出来,实在不行,也有大拿兜底。

    换言之,这样的飞刀,就等于是医生花的学费,请来的一对一补习老师。

    当然,老师也不一定让贺远征主刀,但毕竟是个机会,而且是可以商量的。

    现在凌然直接拿了主刀位,让贺远征做助手……

    身为云医肝胆外科的主任,贺远征稍稍还是有点放不下的。

    主要也是凌然的年纪太小了,资历太浅了。

    更被贺远征看不上的还有左慈典。

    要是凌然来亲自谈话,贺远征可能还会帮衬一二,但是,来的是住院医左慈典的话,贺远征就不觉得自己有这样义务了。

    哪怕对面挤成一团的患者家属有十人之多,其中几个看着就不好惹的样子,贺远征还是毫不犹豫的将左慈典给抛了出去。

    有签字权的病人家属一副软趴趴的样子,同来的远亲近邻又如狼似虎,这就是小医闹的雏形了。

    贺远征站在一旁,还真的有看左慈典的笑话的意思。

    左慈典看着面前的一群病人,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许多回忆来。

    这样的病人,其实是他最熟悉的。

    那些到镇医院看大病的患者和家属,往往都是乡镇里经济条件最不好的——稍微有点钱和动员能力的,早都跑去县医院或者市医院了。

    留下的,往往都是最偏僻的山村里,最忐忑不安的一群人,就像是被挤在中间的老汉那样。

    除此以外,在场几个大声喧哗的大黄牙,也是左慈典熟悉的类型。

    他们或许是村霸,或许是村痞,或许是村里的能人,但无一例外,都是让医院头疼的潜在不安因素。

    左慈典以前也挺烦这种人的,现在看着,却不免感到亲切。

    左慈典内心饱含着微笑,并露出了在镇卫生所常用的表情。

    只见左慈典向前一步,脸色一沉,声如洪钟“都闭嘴。病人直系亲属留下,其他人都出去。知道啥是直系亲属不?”

    挤在椅子跟前,翘着脚,耳朵上挂着烟,手里搓着不锈钢球的几个人,一时间都被左慈典给震慑了。

    不管是村霸、村痞还是能人,在云医这样的地方还是有点露怯的,左慈典的声音又大——所谓有理不在声高,声音证明气足,几个人都犹豫起来。

    左慈典抬抬头,再道“对象,父母和子女是直系亲属。对象,父母和子女,其他人赶紧出去。”

    有两人抬脚想走,看看其他人不动,又站住了。

    “我是娘家人,生病的是我妹,我得听着。”人群中,一名穿着夹克衫,皮鞋,看着像是乡村教师的中年男子,义正言辞的站了出来。

    左慈典毫不犹豫的道“不行,只有直系亲属可以留下。兄弟姐妹不算直系亲属。”

    男子的眉毛一皱,用讲道理的语气,大声道“怎么不算,这是我妹……”

    “看病不?不看把人抬走。”左慈典对这样的局面太有心得了,应对的方案,也是属于镇卫生院模式的。

    贺远征的眉头皱了一下,强忍着没吭声。

    云医可不是镇卫生院,按规矩的话,他已经收住的病人,想转院都不好转,更别说是拍了ct,做了全套检查的。

    但是,贺远征看得出来,左慈典这一套不合适,却是相当合用。

    反正不是他在谈话,贺远征也就默默不语了。

    病人家属互相看看,都低着头不说话了。

    来医院就是看病的,谁都不敢说把病人抬回去的话。

    “要继续看病,就直系亲属留下,其他人出去等。”左慈典不给他们商量的时间,命令似的要求。

    病人的老公此时终于是明白了过来,起身向周围人拱手“大家先出去,我跟医生说,咱们回头再聊,回头再聊。”

    “叔,你可别被他们给糊弄了。”

    “现在的医院可黑的。”

    “你们要乱要钱,我们找人曝光你们。”

    几个人威胁了一番,才是不情不愿的离开了。

    左慈典面容冷静的等门关了,才缓缓开始谈话。

    等到签字的时候,左慈典更是要求两人签字,以绝后患。

    ……

    午后。

    贺远征召集了肝胆外科和急诊科的会诊。

    老实说,在发出会诊通知的时候,贺远征望着急诊科几个字,可是沉默了好几秒。

    在三甲医院里面,急诊科是出了名的没意思。

    又脏又苦又累不说,责任还重,钱还少,挨的打还多。

    在做了专业科室的科室主任以后,贺远征从来都是不太理会急诊科的。碰见霍从军,亦是井水不犯河水的点点头。

    “以前都是急诊科发起会诊单的,没想到咱们现在要发会诊单给急诊了。”当着几名心腹大将的面,贺远征满脸的唏嘘。

    “谁发都一样不是。”几名心腹大将笑么么的劝说。

    贺远征摇头“16厘米的大肿瘤,现在想遇到可是不容易呢。一般的患者早都疼的跑到医院里,哪里有机会让它长这么大。”

    “病人少,咱们何必稀罕这个术式……”

    “这可是肝胆外科的顶级术式,给个肝移植都不换的。”贺远征凝神看着墙壁,那里是患者的核磁共振片。

    光是从影像上,就能看到围绕着肝脏的巨大肿瘤的范围和力量。

    肝脏的血供丰富,所以往往能够长出令人惊叹的大肿瘤来,而肿瘤的量级一旦到了10厘米以上,那手术做起来,就截然不同了。

    吱……

    会议室的门被推开,先进来的是左慈典和余媛,然后才是凌然。

    “核磁共振拍好了啊。”凌然进门,甩头就看到了灯箱上挂着的核磁共振片。

    贺远征收敛了脸部表情,笑呵呵的打招呼“凌医生好……”

    “贺主任好。”凌然给予一个符合社会期待的笑容,目光盯着磁共振片没有挪移。

    一分钟。

    两分钟。

    十分钟。

    坐在会议室内的医生们,已经开始觉得无聊了。

    “行,我来说明一下手术路线。”凌然突然转过身来,又注意到左慈典挤眉弄眼的表情,才再点点头,道“大家有意见可以提出来,共同讨论。”

    凌然说着,就开始详细的描述起了入路。

    一分钟。

    两分钟。

    十分钟。

    会议室里的肝胆外科的医生们,两眼失神,摇摇欲坠。

    凌然连个ppt都没准备的情况下,纯以解剖来说明手术,几乎具有安眠药的效用。

    不过,这一次,大家再没人觉得无聊了。

    “有意见吗?”凌然低下头,向周围看了一圈。

    贺远征自然而然的看向他的嫡系大将们。

    提问总是要提问的,否则,岂不是显的太没水平了。

    这一次,贺远征的嫡系大将们,却是深深的低下了脑袋。

    他们是真的没水平提问的。

    贺远征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也没想到,自己的几个手下是如此的弱鸡。

    “没有的话,就按此方案施行了。”凌然决定的很快。

    贺远征绷着脸,最终呵呵的笑了两声“凌医生刚看到磁共振片,就想好了手术步骤,真是厉害。”

    “恩。”凌然显然不觉得这是个问题。

    于是,贺远征也卡壳了。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