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然风驰电掣的开至云华三院,还不到凌晨三点钟。

    深夜的传染病院,四周安静的像是凌晨三点钟的远郊似的。

    孤寂的公路上,只有小小的捷达车,捏着鼻子似的嗷嗷叫。

    住院楼的灯光倒是亮着,几坨人穿着厚衣服,跳着脚在等待着。

    左慈典、吕文斌和王佳均已到场——余媛身为住院总医师,自然是要回云华继续熬夜。

    三院的医护人员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看傻子似的看着云医的凌治疗组。

    就听人用不小的声音说话“怪不得院外会诊的手术也肯做,脑子都坏掉了吧。凌晨三点钟做手术?”

    左慈典听到了,笑一笑,就当没听到了。

    王佳却是毫不犹豫的反驳“你们不是也要凌晨三点来等吗?”

    三院的医护人员愣了一下,再笑笑“我们也不用天天凌晨起床……”

    “只有求人的时候吗?”王佳牙尖嘴利的撕了回去。

    三院的几名工作人员还真的没敢再说话。

    要是说到凌医疗队走人了,那事情可就大条了。

    在医院里,整人的办法实在太多,没人愿意,明天再被凌晨三点钟叫起来。

    凌然将车停到了医院门前的停车位上,下车也只是向门口等待的众人点点头,就直奔楼上去了。

    三院的领导们虽然很想表现出自己的积极态度。

    但在今天凌晨三点钟,所有人都失败了。

    “病人准备好了吗?”凌然到了手术层,才照例询问了一声。

    三院的医护人员眨眨眼,才道“准备好了。”

    虽然只是一句询问的话,但也证明了凌然和其他前来院外会诊的专家不同。事实上,由于院外会诊的特殊性,院外专家过来了以后,都将这项工作当做了一个社交活动。

    简单来说,就是没钱赚的飞刀,起码应该附赠人情的感觉。

    三院的领导们也是尽可能的满足各路专家的人情感,对景的时候,该还人情就还人情。

    可凌晨三点的手术,不经意间就打破了这个传统。

    “知情同意书都签署了吗?”凌然又追问了一句。

    “都签好了。”说话的医生接着补充一句“今天有12名患者可以接受手术,其中两名是后补,也向他们说明后补的情况了。家属和病人都表示理解。”

    凌然到三院来,只做关节镜下的半月板成形术,单个的速度很快,在凌然的要求下,自然是要有数量才行。

    当然,这依旧是与其他院外会诊的医生们不同的地方。

    “左慈典去和病人谈话。吕文斌跟着我进手术室,先做第一波。”凌然说完了就进换衣间去换衣服了。

    王佳利落的站到了换衣间门口,双手一展,就将想换衣服的其他医生给拦住了。

    “我们想跟着学习一下。”三院的感染外科建成几年了,虽然能开展的术式不多,但也算是一个大科室了,总有想冒头的年轻人,愿意来旁观。、

    王佳轻轻摇头,道“凌医生喜欢一个人换衣服,一个人用淋浴间。”

    被拦在门口的住院医无奈的看着王佳,都懒得争辩了。

    左慈典面带严肃,自去与病人和家属问话去了。

    他以前在镇医院的时候,基本没有什么术前谈话的经验。但在云医的一个多月的时间,却是将左慈典的谈话能力给激活了起来。

    在凌治疗组,左慈典是年纪最大,社会阅历最丰富的。尤其在基层医院呆的久了,让左慈典体会到了大量的基层现实情况,这让他在云医谈话的过程中,无往而不利。

    到了三院来,左慈典更是只会将术前谈话做的仔细再仔细,并且一一检查每名患者的术前同意书。

    这也是医生最容易摔跤的地方。

    凌晨3点30分,比预计的提前了20分钟的情况下,凌然开始了今天的第一台手术。

    一台手术做完,换另一台手术,再换另一台手术。

    三台手术结束,就是一波。

    吕文斌下台,换核查完了的左慈典上台,再是三台手术。

    由于是感染手术,穿脱防护服和重新沐浴耗费的时间不少,这样六台手术结束,已经是早上9点钟了。

    凌然这才跟着几个人,前往食堂就餐,勉强吃了早午餐,再休息一会,继续第三波的手术。

    差不多中午时间,10台手术全部做完,剩下的两例后补,再延后到明天进行即可。

    而负责此时的副院长,此时才陆陆续续的完成早上的工作,想起来关注院外专家凌然同志。

    “凌医生已经回去休息了。”医政科的干部木然的笑一笑。凌晨两点多起床,对他的打击比一宿没睡还重。

    副院长讶然看向四周“这就都走了?”

    “有个姓吕的医生还在。”

    “负责预后的?还是有什么问题?”

    “卖猪蹄的。”医政科的干部耸耸肩,笑的像是个刚见过世面的傻子。

    “卖猪蹄?”副院长的想象力明显不足,问“是像是那些搞代购的小年轻一样?”

    “我觉得不一样。他卖的是现卤的猪蹄。”手下停顿一下,又道“还挺好吃的。”

    副院长一脑门子的官司,想了片刻,才道“送到检验科去查一下,没什么问题的话,就当没看见了。”

    ……

    下沟诊所。

    凌然回家就到卧室去睡觉了。

    感染手术的频率慢,心理压力大,除非凌然想浪费精力药剂,否则就只能乖乖补眠。

    凌结粥对儿子又心疼又骄傲,不住口的在诊疗室里炫耀

    “我儿子的技术特别好,我们医药世家出身的孩子,就是这点特别好,你们想想,别人家孩子还玩狗呢,我们家小孩就已经认识大黄了,这个家学渊源,对人的帮助是很大的。”

    “我儿子的医院关系也处理的好,你们看看,才去云医多久,就开始出外差了。”

    “我儿子现在是医院的正式医生了,院长特批的,等下半年,我估计还要涨工资。”

    同是街坊邻居,不用凌结粥夸,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

    一位正在挂丹参滴注液的大妈,越听越不耐烦,道“你说的都在朋友圈里发过了,我们都看过了。”

    凌结粥狐疑的看看对方,道“那你怎么没点赞?”

    “我……我一天忙着做事,哪里有功夫给你点赞。”

    “你有时间看朋友圈,没时间给我点赞?你这个说不过去了吧。”凌结粥装作不满意的样子站起来“刘大妈,你每次来买药,我都有打折送礼的,你连个赞都不点,说不过去了吧。”

    “点,我点行了吧。”刘大妈被凌结粥的话给逼住了,掏出手机来,一边给补赞,一边不服气的道“老凌,不是我说,你也不能光炫娃,你也得关注一下孩子的生活,对不对?得给孩子一个幸福的发展空间吧。”

    凌结粥笑了“我们家凌然工作好,有房有车,长的又帅,能力又强,还要给什么幸福的发展空间?他发展的够幸福了。”

    刘大妈听凌结粥这么一说,于是迅速的将朋友圈下翻10页,找到了儿子早上发的照片,展示给凌结粥,笑道“你儿子两点钟就起来上班,我儿子三点钟才去拿菜。你说谁幸福?”

    凌结粥不由的陷入了凌乱。

    晚上,等凌然醒来,破天荒的在桌上看到了一碗扣肘子。

    这是所谓的年菜,也就是因为制作麻烦,要等到每年春节里才能吃到,算是凌结粥掌握不多的强力厨技之一。

    凌然赶紧靠着扣肘子坐下来,等待着米饭上桌。

    “怎么样?扣肘子喜欢吗?”

    凌结粥做了一下午的扣肘子,也很有成就感的样子。

    凌然点头“怎么突然给做了扣肘子……唔,你俩又要去旅游了吗?”

    本来是看着凌然辛苦,有些心虚的凌结粥和陶萍,互视一眼,话到嘴边,忽然给咽了进去。

    “是啊,我们又可以去旅游了。”

    “小然可以照顾好自己了。”

    “最近的生意挺不错的。”

    “去大溪地吧,听说那里产珍珠!”

    “老婆说去哪里,就去哪里。”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