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止住了。”秘书看到监视器上的数值,抢着时间跑了出来报告。

    院长夫人的泪水也止住了,重复问“止住了?那就没事了?”

    秘书哪里敢回答这样的问题,期期艾艾的道“现在都是凌医生在做手术,应该是有点稳定住了。”

    就算是这么说,秘书都心虚的不行。

    手术台上的事哪里说得准,说不定一个颤动,就把病人的命给要了。越好的医院里,死的人越多,肯定不是因为医生的水平越来越差了。

    院长夫人其实也知道这个道理,就是寻一个心理安慰罢了。

    但他还没说话,刚抵达不久的弟媳妇,就哇的吐了出来。

    是真的吐了出来,吐的满地都是,还散发出淡淡的胃酸味。

    “来两个人。”秘书赶紧站起来,招呼护工过来打扫,顺便拿了包纸巾给对方。

    院长夫人本来想要搂一下弟媳妇的,此时也下不去手了,叹口气,道“小圆你不要着急了,既然失血控制住了,那就是向好走了,我们医院的医生是很厉害的,现在正在给学真做手术的医生,前几天刚刚救了一个肝切除的病人,而且是从京城来的专家手里救出来的。就是大出血,专家都没办法了,他给止住了……”

    被唤做小圆的弟媳妇听住了,用纸擦擦嘴,再带着期待,道“那这个凌然凌医生,比京城的专家厉害了。”

    “咱们云医比京城厉害的专家多了。锦西主任当年在京城开手外科的峰会的时候,满场有几个人敢乱叫的。”院长对他们的讨论不甚满意,撇撇嘴,又道“前几天从京城来的是冯志详教授,国内普外科领域的大牛,他现在年纪大了,带了自己的得意弟子来咱们云医做飞刀,结果大出血控制不住。是凌然出手给解决的。”

    院长说到此处,自己竟也有点莫名的骄傲。

    的确,到了云医这样的地区顶级医院的水平,已经不是随便什么京城来的专家,就能平趟的了。在某些科室的设置上,云医也是有独到之处的。

    毕竟,医院归根结底靠的还是医生,尤其是到了三甲往上的水平,一个科室的老大水平怎么样,基本就决定了一个科室的上限了。

    梅奥诊所之牛,克利夫兰中心之牛,或者协和之牛,都是建立在医生水平上的。

    单论医疗条件,中东等土豪之地,有的是花费巨资建成的医学中心。国内比协和条件好的医院更多了。

    但是,治病救人,医生的作用是最大的。

    其他所有一切的一切,都是辅助的。

    云医的手外科,前些年很是出名了一阵。90年代以前,甚至有单位,用专车乃至飞机送工人前来治疗。但是,随着工业化的进程,手外科在外科中的地位逐年下降,云医手外科已经不再是那个在国企中响亮的名字了。私企老板们,更愿意将工人送去私人医院,就算技术差一点,老板也是无所谓的。

    现如今,云华医院的各大科室,也就是在临近几省有些名气罢了,病人的主要来源,依旧是昌西省内,就这样,还得与省立和陆军总院来竞争……

    院长同志,有段时间,没有用骄傲的语气,来介绍某位医生了。

    此时,听着内侄的失血止住了,院长的心情也是好了许多,再回想起凌然的种种,不由道“凌医生的跟腱修补术也是国内顶尖的,刘威晨的跟腱就是他给做的开放手术,现在你看,黄金联赛都去了。”

    地面被擦干净了,弟媳妇也漱了口,再抹着眼泪,道“我就想学真好好的,你说开着车,怎么说撞就撞了。”

    这个话就没办法回答了。

    好在又一名探马报来“开始修复骨折了,凌医生出来了。”

    话音刚落,就见脱掉了手术服的凌然,穿着蓝色的洗手服,敞着带血的领口,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

    蓝是海军蓝的蓝,领口是鸡心领的领口,显眼的像是要发光似的。

    “凌医生怎么出来了?”院长夫人眉头紧蹙,这个时候,当然是希望医生能够尽心尽力。

    “凌医生。”院长的声音沉稳,又带着一丝的亲切,特意招招手,问“里面什么情况?”

    “失血基本控制住了,现在要修复骨盆和尿道。”凌然停顿了一下,道“睾1丸不用切除了,我就出来了。”

    在场几个人都没听懂凌然的逻辑,但分开来听的话,内容都是听得懂的。

    院长连说两声“好”,再道“就是说,情况基本稳定了?”

    “霍主任还在里面指挥,现在最危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这时候说话的却是左慈典了。他生怕凌然实话实说了得罪人。

    如果有医生说情况稳定了,后续情况再发生波折,后面的医生就可能要吃挂落了。

    而且,这样的话一旦说出来,后面的医生只要听说了,总是要不高兴的。

    院长基本理解他们的顾忌,但还是不太高兴的皱皱眉。

    “现在是骨科在做手术?”院长问。

    “他们准备与泌尿科连做。”凌然回答。

    “泌尿科。谁做?”院长知道泌尿科的主任快退了,已经不太做这样的手术了,故有此一问。

    “我做。”一名梳着大背头的医生,快步而来。

    院长一眼看到对方,讶然道“郭医生?”

    泌尿科的副主任医师郭立清,面带温和的微笑,对众人笑笑,道“我刚才正好在做手术,尿道重建术,做的非常成功。我路上已经看了片子,稍等我入内准备的时候,会再仔细阅读一遍的。”

    郭立清的语气里,带着强烈的服务精神,这是他常年出入男科医院,锻炼出来的本事。

    要说泌尿科,也有高端的手术,比如肾脏移植,在一些医院就做的非常出名。

    不过,普通人印象里的泌尿科,感觉更像是一家专业男科医院,而郭立清在外飞刀的一个项目,就是挽救割坏了的包1皮及其共生体。

    院长认识郭立清,和他握握手,道“郭医生辛苦了,连续做手术,也要注意身体。”

    “没问题的,您放心,只要输尿管不是四分五裂的,我保证给你接的妥妥的。做不到,您送我去体检中心。”郭立清随口就是一个保证,非常不像是医生。

    院长倒是记得郭立清的风格,不由的笑了出来。

    转瞬,院长发觉此时露笑不好,连忙解释道“我们郭立清医生,绰号是七生府主·圣立清,就因为郭医生和别的医生不太一样,敢许诺,还总有办法能完成。七生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不太一样。”郭立清不想解释,道“都是大家叫的玩的。我就先进去了,家属不要太担心。”

    说着,郭立清连忙往抢救室去了。

    凌然也不喜欢与家属谈话,带着左慈典,自去了休息室的方向。

    身后,院长为了避免小舅子一家对自己有想法,果断卖掉了郭立清,继续道“云医上下都知道,我们郭医生言出必行,而且会把许诺写在笔记本上,时时惦记着完成。所以啊,就像是郭医生说的,咱们不要太担心。”

    “这样子?”小舅子和老婆互相看看,情绪都稳定了一些。

    有熟悉院长的中年马仔,此时终于找到了机会,赶忙站出来,道“我们郭立清同志许下誓言,就是拼命都会完成的。有一次,郭医生去山区里支援,就许诺,一定要做够100个包3皮环切术,做不够,就多做一年的支援。他那时候还年轻,结果过去一看,当地人都不太愿意做这个,病源根本不够。病源不够,郭医生就想了个办法。”

    等待中的家属,都好奇的看向中年马仔医,只是没人说话。

    中年马仔医生又是咳咳两声,再道“郭医生后来想了个办法。当地都是大澡堂洗澡啊,他就天天去洗澡,看到合适的,就跑到人家身边去说话,说一会,就说,你这个包皮可以切了啊……”

    噗。

    有家属没忍住,当场就给笑了出来。

    “笑笑好,笑笑好……里面不是说了,最危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都不要太担心了。”院长亦是悄悄的松了口气,老婆一家人都在,气氛可是有点太紧张了。

    说话间,又有人从抢救室回来,报告道“骨科说能骨盆能接起来,建议用进口耗材……”

    “用。”院长就是一句话,也不谈钱不钱的问题。

    骨科也只是问一声,所以都没有骨科自己的医生出来。这种时候,骨科肯定是什么耗材好,用什么耗材了。

    来人又匆匆前去汇报。

    转头,院长秘书又跑了回来。

    “行了,歇一会,等等再问问情况。”院长看着家属情绪稳定,就开始担心影响里面的医生了。

    秘书面色微变,道“我是来喊凌医生的。”

    “恩?”

    “好像有出血。”秘书没有说的太细,但周围家属的耳朵都竖起来了。

    院长亦是眉头皱起“你去喊,跑快点。”

    。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