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黏连解除了,缝合还是用订过去?”

    “订6个吧。”

    “好,订6个。”凌然像是轮船上的大副似的,重复着主刀医生张安民的决定。

    张安民依旧是经典的认命脸,最近几天,让他对手术室里的生活,产生了完全不同的认知。

    “张医生,拨棒稍微抬起一点比较好吧。”凌然的声音又从侧面传来,像是提醒,也是在纠正张安民。

    张安民稍微停顿了一下,依言将拨棒挑起来一些,让胆囊更加的显露清楚些。

    他不想听凌然在耳边啰嗦,就像是没人想在写作业的时候,让年级主任在旁边随时挑错一样,可令人无奈的是,当年级主任想陪着你写作业的时候,你是没办法拒绝的。

    而当凌然每次挑错都恰到好处的时候,张安民连反抗的基础都没有。

    刚才要是不挑好肝,说不定就会弄伤肝的边缘。

    不过,张安民以前经常会弄伤患者的肝的边缘,很多医生做胆囊手术的时候,都不会去注意这些小细节的。碰到点就碰到点,没碰到就没碰到,并无所谓,从西医的观点来看,并无太大影响。

    当然,总归是不碰到要好一些。

    一些人从早到晚的养生,整日价的健身,不抽烟不喝酒,也就是得到了一块健康点的肝。一个胆囊手术做下来,原本应该不牵扯的肝却被碰秃了边缘,又到哪里说理去。

    张安民平日里做手术,尽可以做的随意些,塞塑料袋的时候,懒得往肠区去,就把肝脏当做操作面也是有的,但在凌然的关注下,他就不敢这么搞了。

    这就好像小学生做题,有的步骤省略就省略了,年级主任看的时候,就没有这种选择了。

    “凌医生,这两天我看着,外面的粉丝都少了,你换身衣服,说不定就混出去了。”张安民两只手抓着trocar,更是为凌然想着主意。

    凌然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监视着屏幕的动向,并道“我不想混出去。”

    张安民愣了下,不自然的笑道“也是,凌医生是男子汉大丈夫,行的正走的直,没必要混出去,还是要光明正大的进出的。”

    “混出去还要混进来的,没必要。”凌然看看张安民,觉得他脑袋上在冒傻气似的。

    在旁边站着当观众的吕文斌,无聊的像是一滩收藏品似的,此时也呵呵呵的笑四声“张医生,你还是有误区啊,凌医生的大本营就是手术室,他出去做什么?”

    张安民憋不住道“他出去可以做自己的手术啊!”

    凌然之所以整日的蹭其他科室的手术,并搂着胆囊切除术来蹭,就是因为他不离开手术室的话,就不方便查房和会诊,因此不适合自己主刀,进而自己处理病人。

    但是,蹭别的科室的手术就不同了。

    吕文斌继续呵呵的笑“我们治疗组的病床一向都不够用的,护士也都累的要死要活的,现在能休息几天,大家都挺开心呢。”

    张安民嘴角抽搐两下,心道,你们开心,我不开心呀。

    吕文斌意犹未尽,继续说着话“其实现在蛮好的,哪个科室的病人,就由哪个科室的医生来负责,我们连病床都不需要提供,术前检查和术后的处理,也不要我们管,凌医生想玩什么手术,就混什么手术室就行了……”

    “就是不用负责,不用前戏,做完了,提起裤子就走。”张安民皮了一下,开心的手法都快起来了。

    吕文斌想了一下,缓缓道“好像是这么个味道啊……”

    “注意肝脏边缘。”凌然突然提醒一句,又指了指屏幕,对张安民道“你在这里是经常犯错的,要是再出错的话,就该回去重修反省了。”

    “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张·主刀·肝胆外科主治·安民连声道歉后,突然觉得不对。这间手术室里最不该走的人就是我了吧!

    ……

    凌然首选了胆囊切除术跟台,剩下的时间,主要也是奔着肝胆外科的手术去看,看上几台,就开始蹭着做助手。

    要是别的住院医,自然是没有这种优待了,看是可以看的,平日里,医院里的手术,也都是允许其他医生来看的,只要你有时间,没人会拦着。但是,想上手干活,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你都是不是我们科室的人,凭什么就可以白干活?

    但是,凌然在手术室里,天然就是有优待。

    一方面,是名气使然。已经独立带组的凌然,虽然没有相应的职称和职务,但他做的就是副主任一级才能做的事。

    另一方面,也是凌然的基本功扎实。他也不抢着主刀,就是给做助手,有什么做什么,光是大师级的间断缝合术摆出来,就相当令医满意了。

    他新近掌握的“热止血”是完美级的,这就可以保证术中出血量极少。无论是用单极、双极,超声刀,都是稳如泰山。

    两项专精级的开刀,不强,那也是擅长此道的资深主治水准的,比许多副主任或主任医师都要厉害。

    再加上大量的腹部解剖经验,可以说,有凌然做助手,就算是他不懂的术式,也能投喂的主刀医生开开心心。

    更不要说,凌然并不会直接上手不懂的术式。

    系统的医学培养体系,原本就是理论实践交错的,看书看视频再上课,听人说看人做自己练,基本就是普通医生学习新术式的途径了。

    对于刚毕业的医学生来说,因为才开始学习做手术,总有重重困难,连手术罩衣怎么穿都得人教。可对于已融入医院的凌然来说,就没有那么多麻烦事了。

    打开电脑学习术式,手术室里看术式,蹭到手术台做助手,不用多长时间,就能让凌然学会一种术式。

    尽管不像是系统投食的术式,起步就有专精,但就广度来说,窝在手术室里的日子,依旧令凌然受益匪浅。

    日复一日。

    夜复一夜。

    吊兰生生不息。

    鹅粪肥遍布全院。

    手术室外的小姐姐小哥哥日渐憔悴。

    终于有一天,肝胆外科的主治张安民,狂奔入手术室,大声疾呼“撤了,都撤了。”

    “什么撤了?”另外几名主治似真似假的配合着问。

    “那些粉丝都走光了,黑粉黄粉的都没了,手术室外面一片坦途,可以随意进出了!”张安民像是在给所有人公布好消息,眼睛却盯着凌然。

    众人的目光也都聚集在凌然身上。

    “这么好的事啊。”

    “以后就清静了。”

    “没有堵门的,就可以照常做手术了。”

    大家围绕在凌然身边,纷纷赞叹着。

    凌然只是听着,一点表态的意思都没有。

    张安民按捺不住,再靠近凌然,言辞恳切的道“凌医生以后也舒服了,不用再守手术室了。”

    被点名的凌然抬头,再笑一笑,道“我没关系的,你们想出去就出去,提前告诉我一声,我随时可以补位。”

    张安民嘴唇抖一抖,乖觉的道“那提前谢谢凌医生了。”

    “不客气。”凌然给予了一个符合社会期待的微笑。

    。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