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间的功夫,凌然就被周围人给围的水泄不通。

    有几名男医生和女医生,为了谁来动手而争执起来。

    护士们就和谐多了,有一个算一个,紧紧地挨着,刘护士轻声分配着“我做的第三器械护士,从我左边开始,是第二器械护士,第一器械护士。从我右边,是第一台下护士,第二台下护士,依次排列……”

    “需要……这么多吗?”

    “我们有器械吗?”

    “我们也没有手术台啊。”

    年轻的小护士们不明白,小声的质疑起来。

    刘护士无奈摇头,道“你们有没有做过器官移植的?每个人做完自己手里的事,转身就走了。我们就按照每个人做一个步骤来循环。一个步骤做完,就循环给下一个人。”

    “哦。”

    “这样可以。”

    “听着行的。”

    护士们纷纷同意,接着,就见她们拿出大罐的白酒,清洗手部和腕部,有的还兴奋的喝一大口,看的外圈挤不进来的男游客们又着急又心虚。

    c位小导游跑去给凌然找轮椅去了,再回来的时候,有两名停车场的保安,两名办公室的帮闲追在她跟前,像是欢快的哈巴狗似的,非要帮忙。

    “轮椅来了,让一让。”c位小导游在外圈喊着,努力的挣扎出一条路。

    追在后面的保安不甘示弱,同样大喊“我懂急救,让我进去。”

    几乎是瞬间,他的面前就出现了几只工作证,工作证照片里的人,分明穿着白大褂。

    “云医急诊科?”保安读了出来,用奇怪的眼神望着他们“这是你们的团建项目?”

    几只工作证被迅速的收了回去。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凌然的伤脚,已经被几名的医生抓着检查过了。

    当然,是带着手套抓的。凌然准备有多双手套,提前装在随身的气管切开箱里。

    圈内抢到位置的医生互相报告着

    “脚部清洁好了。”

    “包扎起来吧。”

    “用夹板固定一下。”

    “咦?还有随身带夹板的?”周医生惊叹的看向身后资深住院医郑培。

    郑培浓眉大眼的,憨厚笑两声,道“像是虎头峡这种地方,隔个十天半个月的,就得送一个短腿断脚的到咱们医院来。咱们好不容易来一趟,我就当社区问温暖了。本来考虑着,弄不好要遇到一个登山跌下来的什么的,用树枝肯定不如用咱们这个夹板,效果好,用起来了也方便。”

    “好家伙,你下次到我家里来,带的礼物可得提前备案了,别想拿什么就拿什么了。出来团建,你就不能想点好的。”周医生边说边摇头。

    郑培呵呵笑两声“这不是用上了。”

    “我得谢谢你没拿个除颤器出门是吗?”周医生笑了。

    郑培自然的道“不客气,除颤器在救护车上就有,夹板可不一定。哎,我是担心哪位美女跌下了山,把腿给摔折了,装的不好就可惜了。”

    周医生缓缓点头,对凌然道“这么说来,郑医生带的夹板还是有用的。”

    周医生一边说,一边把夹板给凌然装上。

    凌然叹口气“我只是扭了脚而已。”

    “你也不确定呀。”郑培道“要拍了片才能确诊吧。”

    “我就是猜到了一块石头,然后扭了脚。”凌然加重语气,道“没必要上夹板的。”

    “带都带了,不用多可惜啊。”周医生不听凌然的,强行操作。

    凌然也只能默认。

    “我之前遇到过一个案例,也是小病,患者自述骑自行车摔跤了,脑袋破了个口子,想缝了就走的,让我给强行按住了,后来一个ct拍下来,确诊动脉瘤。”郑培翘起下巴,道“我要是不拦着他,等那个动脉瘤爆发了,基本就是一个死字。”

    “后来呢?”c位美女导游站在旁边,来了兴趣。

    郑培一看吸引到了美女关注,顿时来了精神,道“我当时帮他找了我们神经外科的一个医生,技术很不错的,当时就安排住院医了,还好病人有医保,发现的也算及时,就是位置稍微有点不太好。”

    “最后是你找的医生给治好了吗?”c位美女导游准备好了赞叹之语。

    郑培呵呵笑两声“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什么故事?”

    “不如我们找个阴凉的地方,喝点东西再聊天?”郑培当着众人的面,反而更加的积极主动。平日里在手术室里,郑培也是这样的人来疯的模样。

    c位导游笑的各种枝乱颤“你先说故事。”

    “好吧。”郑培也笑,再道“后来患者住院,做了脑外科的手术,没挺过来……”

    正笑的各种颤的c位导游僵住了“没挺过来是什么意思?”

    “大出血没控制住,没下得了手术台。”郑培耸耸肩。

    “那……凌医生也会这样吗?”c位导游看着凌然,胸前的c罩杯都露出了伤心的表情。

    凌然听的脚都有点凉“我就是扭了脚。”

    郑培向c位导游使了个眼色,道“暂时来看是这样。”

    c位导游也连忙点头“是是是,肯定只是扭了脚的。”

    “来,咱们齐心协力,把凌医生放到轮椅上。”周医生听不下去了,再这么搞下去,今天的团建就没时间了。

    几名小护士争抢着去抬凌然。

    一名护士抓住了凌然的左腿,一名护士抓住了凌然的右腿,还有人抓住了凌然的胳膊,各自向有利的方向搬去。

    这样的场景……凌然太熟了。

    “都停手了!”凌然腿部用力,自己站了起来,道“没事都散了吧,周医生,你推我去农家乐吧。”

    “不是应该立即下山吗?”c位导游看呆了,怯声道“你都伤的这么重了……”

    “我只是扭了脚而已。”凌然再次强调,再转向周医生,道“您要是再不推我我走的话,咱们就该下山了。”

    “走了走了。”周医生连忙推起凌然。

    凌然的脚翘着,前方自然避让。

    停车场修的平平整整的,推起轮椅异常的方便,周医生三两步就将凌然推上了路边的电瓶车,再收起轮椅,看都不敢看身后尾行的人群,道“去你家的店子,可以打麻将吧?”

    “可以。没问题。”司机缓缓启动,再向后看凌然一眼,道“帅哥脚都伤成这样了,还要上山打麻将?这么拼啊。”

    凌然能说什么呢,只能摸着手边的气管切开包,默默无语。

    今日的虎头峡,无风无雨,却是一副好天气。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