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头峡。

    虎头峡因靠近虎头村而得名,虎头村也叫灭虎村,本名狗熊弯,因附近出过狗熊而得名,后来嫌不好听,就改叫了四道湾。所以,在百度地图里,此村名为四道湾。可若是外地人来了,问四道湾在哪里,多半会得一个白眼。

    四道湾人,可都是以灭虎村自豪,以虎头村人自居。

    同样的,四弯河,也是仅存于地图的名称。

    就算是云华人搞团建,也不会说去四弯河团建,只会说,去虎头峡团建。

    后者听起来就好玩多了。

    最近几年,因为来玩的人多了,当地又新修了公路,重整了山间的徒步小道,又将农家乐给划到了规定的区域里,反而吸引了更多的游客。

    周末的虎头峡就更拥挤了。

    各种私家车、黑车、单位大巴和通勤车,将停车场给塞的满满当当。

    云华医院租来的大巴车,不得不停到了远位上。

    “正好,凌医生跟我们去骑行吧。”几名小护士穿着热裤,上身的外套脱去,缠在腰间,露出一声凹凸有致的速干衣,看着就能让人感觉到初夏的灼热。

    凌然还未答话,她们就从大巴车下,拖出了自行车,道:“凌医生,我们正好有多一辆的自行车,一起吧。虎头峡的骑行很有名的,可以看到山涧湍急的河水,非常有意思的。”

    “浏览风景当然要徒步了!”这次发出邀请的是几名外科室的医生,她们是此前团建活动未参加,落下来的落后分子。

    事实上,女医生们也不一定都喜欢徒步旅行,可要找一种大家都会的游玩方式的话,徒步的门槛已经够低了。

    “我不是太喜欢进到森林里去。”凌然谨慎摇头,他最讨厌的就是无序的生活和无序的环境了。而森林徒步两者兼具。

    “烧烤吧。”负责团建组织的是本地旅行社。她们这次派来了足足4名导游,全是年纪轻轻的小姑娘,一个个热情洋溢,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引得无数小护士投来白眼。

    凌然稍微迟疑了一下,心道,烧烤倒是不错。

    “烧烤好啊,在哪里烧烤?”坐在后面的赵乐意跳了出来,他戴了一顶牛仔帽,看起来像是海盗似的。

    站在位的年轻漂亮小导游瞅了赵乐意一眼就没兴趣了,她们都是常年做医院业务的,知道40岁左右的主治,是又没权力又没钱,身体不行还臭屁,至于丑不丑,看一眼就判断出来了,不用强行推给年龄。

    “我们准备做个小范围的烧烤,可能已经没有位置了。”伪位的小导游顺畅的拒绝了赵乐意。

    赵乐意呵呵一声,撇撇嘴,回头对周医生道:“早知道就喊邵老板来了,再请他带一个烧烤炉子什么的,咱们也搞烧烤。”

    “别瞎想了。”周医生睡眼朦胧的走下大巴车:“谁烤肉?”

    “我烤总行了吧。”赵乐意熟练的回答。他在云医呆了十几年了,跟着周医生一起,都是一路妥协的。当然,最开始的阶段,他以为那是周医生的谦让,还为此真心的感激过一段时间。

    周医生却是摇摇头,道:“费那劲干什么,随便找个农家乐,还能没烧烤吃?”

    “自己烤的有意思。”赵乐意道:“要不然,跑这么远出来做什么?不如就在邵家馆子吃饭好了。”

    “烧烤致癌。”身后一名面貌普通,以至于让人记不住名字的小医生,小声的表达了意见。

    在场的医生们呵呵一笑,没有一个回声的。

    众人鱼贯而下,又分裂出了一支农家乐队,一支登山队,一支拜佛队……

    剩下的队伍,同样有人出面,向凌然发出邀请。

    凌然略做思量,就以多年的经验,快刀斩乱麻道:“我去农家乐。”

    四周齐齐的发出失望的叹声。

    凌然不为所动,在他的经验中,总是有人要失望的,满足所有人要求的回答,几乎是不存在的。

    护士和医生们还好,虽然很舍不得凌然,但是,只要回到医院,就能看到凌医生的想法,让她们的心理要平静的多。

    几名年轻貌美的小导游,就很舍不得了,这次放弃了,谁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遇到这样帅气的男人。

    “别拦我,我要用大招了。”位的导游重新补了一点口红,以积蓄气势。

    伪位的导游想要自己上,劝道:“有必要吗?你的大招练了那么久,不是说要钓一个有钱人吗?”

    “有钱就能让人快乐吗?但我知道,我老公要是有这么帅,我做梦都能笑醒的。”位导游挺起胸来,穿着高跟鞋,向前两部,哎呦一声,就跌倒了。

    她恰恰巧是跌在了草坪旁边,这样人是进了草坪的,既不会蹭破皮,也不会弄花了妆。

    几名医生都不由循声看到了她。

    凌然同样看了过去,但只瞅了两眼,就转过了头。

    最多就是扭伤的水平,属于纯粹的急诊或骨科的活计,凌然只能说是熟悉,但没有多少兴趣。

    “我去前面看看。”凌然说着,顺着沿涧的柏油路,慢悠悠的踱步。

    叭唧!

    凌然踩到一粒小石子,就脚滑的摔倒在地。

    凌然被摔的有点懵。

    其他人也都看的有点懵。

    “凌医生也会摔倒的?”有小护士惊讶万分。

    旁边的小护士无奈道:“你得有多天真?是人就会摔倒的好吧,凌医生摔倒了多正常。”

    “你见过凌医生摔倒吗?”

    “没有。”

    “所以……为什么没人扶?哎呀,第一次见到凌医生摔倒,好帅好帅,我要拍张照……”

    说话间,就见有人已经靠近了凌然。

    接着,凌然坐了起来,借力在地上踩了踩,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

    “我可能把脚扭了。”凌然道。

    他的声音不大,但落在众人耳中,简直是震耳欲聋。

    “扭脚了?”

    “咦,真的是扭了脚吗?”

    “我等这天等好久了,谁干的?”

    在场的医生和护士,一边兴奋的讨论着,一边乌央乌央的冲向凌然。

    凌然下意识的缩了缩腿,道:“只是脚扭了。”

    一名原本准备徒步旅行的女医生大笑三声,熟练的道:“这里都没有影像设备,很难说有没有伤到骨头,当然要按照伤到的情况来处理了。”

    “等等,我摸骨十拿九稳的。”

    “正好,我带了手套。”普丑住院医怯生生的说话。

    唰!

    杀人般的目光,聚集在了他的脸上。

    多年以后,他回忆往昔,依旧记得,那是自己最高光的时刻。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