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看凌医生拿的笔记本,好好看的。”

    “不是外面小超市里买的吗?”

    “但是一看就很时尚,尤其是外皮的棕色,多简洁呐,哪里像是外面小超市的笔记本那么老气。”

    “哇,凌医生把笔记本放到膝盖上了,好想被放在膝盖上……”

    几个小护士窝在护士站里面,盯着凌然,感觉眼睛都不够看了。

    “都干什么呢?”护士长从后面巡游出来,瞅着不做事的小护士们就来气了,科室现在得多忙啊,一堆一堆的病人塞进来。

    “护士长~”年龄最大的小护士仗着有点资历,低声道“凌医生在前面做记录什么的,我们看有什么能帮忙的。”

    护士长了然,走到护士站后面,顺着几人指示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凌然正做在走廊的椅子上,一只腿翘起来,棕色外皮的笔记本搭在腿上,另一只手正在快速的书写着。

    棕色的笔记本,方方正正,以至于有些傻头傻脑,可是,有凌然的搭配以后,那棕色的外皮,竟然让人感觉有异乎寻常的设计感。

    “吸然就吸然,正常的工作不能耽搁的,知道吗?”护士长的眼睛都没有转,只是嘴里命令着。

    躲过一劫的小护士们有点犹豫,恋恋不舍的离开了位置,一边飞快的处理手头的工作,眼睛还往凌然的方向看过去。

    “对了,他那个笔记本是在哪里买的?怪好看的。”护士长掏出手机来,道“我拍几张照片,回头给我女儿看看去。”

    其他小护士觉得此理由不错,纷纷拿出手机来,快速的拍起照来。

    其中年龄最大的小护士,还有空调侃道“护士长,你可不敢把凌然的照片给女儿看,到时候,她要天天跑来医院的话,看你怎么办。”

    “最怕的是,他以为医生都是这个样子的,然后考了护校。”

    “嘶……”

    几名小护士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护士长也觉得不靠谱了,收起手机来,咳咳两声,道“你们吸然吸够了,就都去工作了,另外,有空找找同款的笔记本。咱们平时也可以用嘛。”

    “对呀对呀。”

    “就是么,现在用的笔记本都让人没有工作动力了。”

    “用然款的笔记本,立刻觉得医院里都好有趣。”

    护士站内一片欢脱的气氛,工作起来,都觉得倍儿有劲似的。

    凌然在走廊里坐了两个小时,才算是将笔记本里的信息,整理了出来。

    接着,凌然再回到武新市二院分配给他的办公室,打开电脑,比较着患者的信息,继续做比较分析的工作。

    25名患者情况各有不同,手术手法亦各有不同。

    但就预后来说,则可以分成两类。

    一类可以看做是状态稳定的患者,残石率低于一个百分点,出血量也不高,没有感染,很快离开了icu……大师级的肝切除术,几乎可以得到接近理想状态的手术结果。

    但第二类……第二类的患者的预后更好,残石率和出血量不一定更低,但本人的舒适度通常较高,疼痛更少,精神状态更好——尽管外科医生不太讲究这个,但做外科医生久了以后都知道,这样的状态正是他们所追求的。

    凌然猜测,第二类,或许是完美级肝切除术,才能稳定达到的水平。

    而凌然能够达到,是有一些因缘巧合的成分的。或者说,如果凌然掌握着完美级的肝切除术,再给这几个人做肝切除术,或许又能达到更好的状况。

    想到此处,凌然不由心里一动。

    有些时候,手术做的好,不仅仅是外科医生做对了什么,或者没有做错什么,也包括了患者的部分——患者做对了什么,或者是没有做错什么!

    凌然不由起身,再拍拍手,喊道“再查房一轮,然后做手术。”

    正在办公桌前打瞌睡的马砚麟瞬间惊醒,嘴里嘟囔着“不行了……我不要……”之类的话,睁开眼睛,用了几秒钟时间,才吁了一口气。

    “跟我去查房。”凌然重复了一遍。

    “我去叫余媛和吕文斌?”马砚麟问,两人应当是去处理即时出现的问题了。当病区的病人增加的足够多的时候,每人问一个问题,就能拖死两名住院医,尤其是负责任的住院医,有多少时间都不够用。

    凌然摇摇头“你们俩人跟着就行了。”

    “那个……”左慈典迟疑着站了起来,道“凌医生,你刚才在考虑问题,我没敢打扰,不过……我能不能请个假?”

    “现在?”凌然看看表,已经是下午时间了。

    “是。”左慈典无奈的叹口气,道“我前妻到云华了,一定要我回去。”

    “好吧。”凌然也不在时间上卡人,想想道“你稍后去找金医生,让他拿钱给你。”

    凌然从来没有缺钱或者非常需要用钱的需求,但是,对于做事要用钱的概念,凌然还是非常明确的。就好像他现在做手术做到特别的时候,就喜欢换一身新衣服,这笔开销就是用钱了。若是没有钱的话,岂不是连沐浴更衣都做不到?

    凌然不知道左慈典见前妻是否需要沐浴更衣,不过,看左慈典郑重的表情,凌然觉得,他可能也是需要换一身衣服的。

    “去找余媛过来,一起去查房。”凌然说了一声,被自己提醒,又坐回到电脑前,打开邮件,写了一票要查的资料内容,再点发送,寄送给余媛。

    对临床医生来说,做手术、总结手术、发表论文是三位一体的。

    凌然通过这种方式来提高临床水平,也不忌讳别人掌握自己所掌握的知识。

    现代科学的发展,最让人舒服的地方,就在于无需敝帚自珍。

    包子有馅不在褶上,一种术式的成功或失败,一种技术的发展和成熟,从来都不是依靠一次灵光一现所能实现的。

    人类有百万年的历史,在这条漫漫的历史长河中,祖猿们已经无限次的尝试过那些灵光一现的事情了。剩下的,都需要人类学习、整合和发展。

    ……

    左慈典得了凌然的口谕,第一时间找到了金医生。

    这位梅天贵同志的私人医生,如今是昌西省内的新贵。金医生本人的履历丰富而漂亮,能够得到许多人的信任,同时,他的社会关系极其广泛——如果说365行有什么共同点的话,那就是365行,行行人都会生病。

    金医生不同于黄教授的做法,他主动出击,了解那些患有肝内胆管结石的病人们的需求,再将他们介绍给凌然。

    凌然的手术顺利,病人顺利出院,既感谢凌然,又感谢金医生。

    而且,由于凌然不好接触,金医生俨然受到众人更大程度上的信任。

    通过这种做法,金医生隐然间成为多名患者的家庭医生。

    左慈典敲门入内的时候,就见金医生正在打电话。

    “稍等。”金医生捂了一下话筒,又低声说了几句话,就放下了电话,脸上显出热情的假笑“左医生,有什么新指示?”

    “不是凌医生的事,是我自己的事。”左慈典低声说了请假回家要用钱的话。

    金医生一个磕绊都没有的笑了出来“飞刀费早该给你们的,只是咱们一直有源源不断的病人进来,始终没办法算清楚。稍等,我让人先弄个大概,然后给你们都打到卡里。”

    “呃……我想要现金。”左慈典知道回去就要用钱,不愿意耽搁。最主要的是,他知道打钱这种事儿中间,经常会有波折……

    金医生看看左慈典,笑了出来“现金可不行,您要是带这么多现金回去,我得请人护送你了。”

    这样的回答,却是让左慈典给愣住了。

    。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