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辆小车,低调的驶入武新市二院的楼下。

    车内的乘客鱼贯而出,有的车里坐两三个人,有的车里坐三四人,老人被年轻人搀扶着,或者步行,或者拄拐,或者坐轮椅,脸上带着忧郁或开心的表情,蜂拥入内。

    二院医政科的主任亲自迎接,将众人安排进了病房。

    病房全部设在二楼,能够看到楼下的松柏,松柏常绿,针叶密而韧,看着就让人欢喜。

    独自而来的病人陈桐出神的望着楼下的松柏,连腰侧的疼痛仿佛都忘记了。

    麻的!

    “好疼。”陈桐捂了捂腰,将枕头使劲往身子下面垫了垫。

    “结石?”旁边床的患者转头友好的笑了笑。

    陈桐“恩”了一声,再看看对方身边的儿女,坚强的将头转了回来。

    “您也退休了吧。”旁边床的患者顽强的拉着话儿。

    陈桐点点头,道:“退休好几年了,我以前是学校老师。”

    “教育系统的。”

    “中学老师,没什么职务。”陈桐说到这里,觉得对方应该就不会再扯着自己聊天了。

    隔壁床的患者却是笑了出来:“好巧,我现在也做老师了,老年大学的老师,教书法。”

    陈桐瞥了对方一眼,道:“你以前级别挺高?”

    “这怎么又说到级别了。”

    “没有一点级别的,进不了老年大学,级别不够高,写不了书法。”陈桐很自然的做了个总结。

    隔壁床的患者笑了出来:“让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是。认识一下,鄙人王成,一事无成的成。我退休好几年了。以前什么级别,以后享受什么待遇,都没什么用了,现在都是肝内胆管结石的病人,希望能一劳永逸。”

    “做了手术以后,恢复可是个大问题。”陈桐瞅了王成一眼道。

    “梅老做了手术以后,恢复的可不错。”王成说着又摇摇头,道:“结石太疼了,我是熬不过去了,能做就做了。”

    “恩。”陈桐却是一样的心思。

    “你也是找的金医生的关系吧?你们怎么认识的?”

    “我的医生介绍过来的。”

    “哦……”王成终于确信,陈桐确实不是什么隐藏的能量人士了,他说话的速度稍微加快了一些:“那你运气挺好的,凌医生做肝内胆管结石是有一套的,金医生给我说的时候,我是特意了解过的,人家做的那是确实好!”

    陈桐点头:“我也查过了。”

    说完,陈桐的目光再次转向楼下。

    “是吧。”王成脸上露笑,然后顺着陈桐看向下面的松柏,笑问:“喜欢松树。”

    “这株是油松。”陈桐像是在纠正王成似的。

    王成愣了愣,转瞬笑了出来:“你是研究这个?”

    “谈不上研究。”陈桐静静地望着楼下的油松,道:“我年轻的时候搞过科考,就是四处跑来跑去的找松树。”

    “找松树?”

    “恩。”

    “找松树做什么?”

    “咱们国家,可是世界上裸子植物最丰富的国家。”陈桐充满了怀念,道:“刚建国的时候,中国发现银杉可是震惊世界的发现。那才是1955年,西方科学界看中国,就像咱们看索马里一样,能够发现世界上公认的,早已灭绝的植物,而且是银杉……”

    陈桐的谈性渐起,转头看了王成一眼,却是又失去了兴趣。

    “55年的话,是你师父?”王成的腰也疼的厉害,就想说话的样子。

    陈桐望着窗外,淡然一笑:“我哪里有那个资格,我就是一个小科考员而已。”

    “然后呢?”

    “然后?哦,然后我做了20年,没什么成果,就得了个肝内胆管结石,于是转去中学教课了。”陈桐说的无比的简单,有种安然的气息。

    王成看着他,忍不住道:“你说没有成果,意思是做了20年的科考员,什么都没发现?”

    “有些没什么价值的小发现吧。”

    “那你还做了20年?”

    “恩,总想着接下来就有发现了。”陈桐不想说自己了,转头过来,看向王成,道:“你呢?退休前做什么?”

    “我是做机关的,算下来,做了40年。40年工龄。”王成重复了两遍,突然笑了出来:“我最大的成就,估计也是肝内胆管结石吧,我们算上下属单位,几千人的规模,就我一个。”

    陈桐听他这么说,不由也笑了出来。

    两人相视一笑,病房内的气氛,登时变好了不少。

    翌日。

    凌晨四点,陈桐在床上碾转反侧,突然听到病床的门,嘎达一声,被推开了。

    陈桐一个激灵,就伸手往腰里摸,当年在山上的记忆,瞬间涌入脑海中。

    转瞬,陈桐又看到灰暗中白墙的反光,不由失神片刻:我在医院里,我身上没带锄头……

    那么,这是有贼来医院里偷东西了?

    陈桐伸手将自己最值钱的手机拿回来,再看看黑暗的窗外,不由感慨:现在的贼可是真敬业啊,莫非医院里能偷到的比较多?所以来的都是精英贼?

    “你好,陈桐吗?睡着了吗?”几个白茫茫的人影,堵住了陈桐的视线。

    陈桐心下一惊,贼都知道我的名字了?

    “陈桐?醒一醒,查房了。”余媛轻轻的推了一下病人的肩膀。

    陈桐的猛的睁开眼睛,意识还有些不清楚:“查房?”

    “查房!”余媛声音加重以提醒病人。凌晨4点钟,也就对医生和科比没什么影响了,病人一般都睡的半梦半醒。

    陈桐轻轻的拧开了床头的灯。

    余媛皱眉挡了一下光线,埋怨道:“病人怎么都喜欢开灯啊,需要开灯的话,我们会开灯的嘛。”

    “不要开灯吗?”陈桐奇怪的看向陈桐。

    余媛摆摆手:“你的姓名说一下。”

    “陈桐。”

    “恩,我们来给你做手术准备。”余媛左右看看,问:“家属呢?”

    “我没家属,孑然一身。”陈桐坐了起来。

    余媛意外的看看他,语气放的轻柔了一些,道:“那我给你讲讲手术中的情况……”

    陈桐静静地听着,即使不舒服,也没有吭声。

    余媛干脆陪着他,直到进入手术室。

    “凌医生的技术很好,成功率也很高,你不用太担心。”余媛低头说了一句,语气里颇有自信。

    陈桐“恩”的一声,目送余媛离开,自己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手术室里,渐渐热闹起来。

    护士、麻醉医生、助手医生纷至沓来,陈桐都紧闭着双眼不吭声,直到麻醉医生开始触碰他。

    “咳咳。”陈桐勉强的睁开眼。

    “听口音不是本地人啊。”苏嘉福低头看着陈桐,笑着开了个玩笑。

    陈桐愣了几秒钟,才露出些微的笑容。

    “别太紧张……”

    “你们凌医生技术好。我知道了。”陈桐打断了苏嘉福的话。

    苏嘉福呆了两秒,笑了出来:“看来你是知道了,那行,缓缓吸气,我来给你检查一下,跟我数,一,二……”

    苏嘉福抬头看看监视器,再对刚刚进门的凌然笑一笑:“麻翻了。”

    穿了崭新手术服入内的凌然扎着手,先看看病人的脸,核对的问:“67岁?”

    “是,金医生送来的都是老年患者。”苏嘉福身为麻醉医生,对老年患者是极其畏惧的。

    凌然倒无所谓,让人又拿了b超片子,准备在术前再加深一下记忆。

    这时候,久未出现的系统,跳出了一行小字:

    任务:超高水准手术。

    任务内容:通过超高水准的外科手术,解除患者的病痛。

    任务奖励:完成十例高水准外科手术,奖励中级宝箱一只。

    任务进度:(0/10)

    凌然看着系统提示,陷入了沉思:

    如何才算是进行了超高水准的外科手术呢?

    思前想后中,凌然放下了手臂,脱掉了手术服。

    “凌医生?”手术台前的几个人都不明白了。

    “我去洗个澡。”凌然义无反顾的离开了手术室。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