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文斌的目光,随着凌然的手术刀而滑动。

    只见凌然剖开了表皮,又继续向内划动,所到之处,皆是黄色的脂肪。

    如果不是黄教授提前提醒,吕文斌现在已经是有话说了。

    对医生来说,肥呼呼的肚子,不光是阻碍,还油的让人难以下手。

    “有血渗出来了。”吕文斌小声的提醒,满脸的为难,问:“要不要用电刀来补一下。”

    “不用,给我纱布。”凌然伸手要了纱布,在渗血的位置压迫止血。

    黄教授站在侧面,看着凌然用纱布简单的完成了止血,暗暗点头,对吕文斌道:“电刀很容易造成脂肪液化,术后的恢复会很困难。能够用纱布来止血的话,术后就比较轻松了。”

    他这个话看似说给吕文斌的,实际上是说给外面的梅家人听的。

    选择凌然,对黄教授来说,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

    若是厚黑一些的话,选择一名有身份有名望的医生,能够大幅度的减轻黄教授的责任。

    而要选择凌然,黄教授则不可避免的需要为他背书。

    但是,黄教授还是毅然的选择了肝切除技术好,成功率高,预后好的凌然。

    为此,黄教授也是承受了来自各方的压力的,尤其是梅家人的怀疑,从直系亲属到近亲,从近亲到远亲,从远亲到下属,就没有停止过。

    也就是给梅老做了多年的家庭医生建立起来的信任,以及极大的自信,才让黄教授能够在压力下挺立不倒。

    但在手术过程中,黄教授还是希望给梅家人减减压。

    对于病人家属来说,手术前和手术中,完全是两个概念。

    这或许是人的大脑决定的,在手术进行之前,哪怕是进入手术室了,但只要没有开刀,大家就都觉得还有选择的空间,还有不做手术的可能。

    但是,当病人被麻醉,腹腔下刀以后,手术带来的恐惧,就一下子达到了。

    各种各样的“万一”,各种各样的“可能”,瞬间充斥了家属的大脑。

    梅家大女儿哪怕经历过各种各样的紧急时刻,但是,看着大屏幕里,双目紧闭的老父,大女儿的泪水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还好没有叫妈过来。”大女儿一边抹眼泪,一边说话。

    梅天贵闷闷的“恩”了一声,再看看手机,才道:“咱们已经找了最好的医生,做了最好的选择了,吉人自有天相。”

    “你现在也信这个了?”大女儿瞥了梅天贵一眼。

    梅天贵眉头一拧,梅氏凶厉扣肉凝结若冰,看的旁边几人赶忙低头。

    金医生咳咳两声,道:“梅老的手术,开腹是第一个风险点,现在看来是没什么问题了,凌医生的这个止血技术,是相当可以的。”

    就算不是特别推崇凌然这个年轻人,但是,看着凌然的操作,金医生还真是找不出毛病,尤其是止血技术,在金医生之前观察过的手术中,凌然都有体现,也是金医生暗地里较为服气的地方。

    梅天贵的目光从屏幕上一扫而过,道:“这么说,手术到目前为止都顺利?”

    “顺利。”金医生干净利落的道:“接下来就要打开腹腔,尽可能充分的暴露术野,术野是说手术视野。梅老体型比较胖,术野的暴露不是太容易……”

    “灯的位置调一下,现在阻断肝门静脉……”电视里,传来凌然的声音。

    金医生愣了愣,点头道:“看起来腹腔已经打开了,唔,这样的话,前期就很顺利了,手术进度可以说是非常快了,就像是主刀医生说的这样,接下来的要点就是阻断血流,主刀医生选择的是肝门静脉的话,难度还是比较大的,现在有几种方案,可以说是各有利弊,对医生来说,就只能是扬长避短……”

    “血流阻断了,计时。”凌然的声音,再次从后方传出来。

    金医生不由转身,看向了背后的大屏幕。

    全景镜头下,凌然已经开始对暴露的肝脏动手了。

    金医生张张嘴,不由自主的看看手表。

    凌然花费的时间,与他此前看过的各台手术相差无几。

    金医生低头扶了扶眼睛,以掩饰自己的骇然。

    给不同人做不同手术,难度可是不同的,时间相差无几,说起来好像简单,可从医生的角度来看,这说明凌然对该手术的掌握,已经到了极熟练的程度。

    金医生再回想他此前的操作,赫然醒悟,凌然现在已经脱离了给某某病人做手术的程度,而是进入到了将病人的病情处理成自己习惯的模式……

    或者说,凌然已经有能力将此类手术,完全纳入到自己的节奏中了。

    今天的手术难度较高,他没降低速度,减慢手术节奏,而是与他此前做的低难度手术的速度相同,节奏相同,说明这就是他喜欢的节奏,说明他将此类手术,已牢牢掌握住了。

    当然,金医生所认为的“掌握”,就不是100分考98分的掌握了。

    病人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所期待的最佳水平,绝对不会是98分的。

    梅老所要求医生,也绝对不是98分的那个。

    “金医生?没问题吧?”梅家大女儿不安的转头看向金医生。

    “没有,做的挺好的。”金医生连忙抬头,道:“恩,梅老主要是肝脏患病的时间比较长了,肝内胆管结石这么多年了,处理起来要非常小心,像是用胆道镜取石,一个重要指标就是残石率,要尽量取干净一些,但是完全取尽是不太可能的,这个可能比较花费时间……”

    “行了,结石应该取的差不多了……”凌然的声音再次传出。

    手术室里的医生们,知道外面能听到有录像,都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的,这让凌然说话命令的时候,异常清晰。

    当然,这样的手术室,也是凌然最喜欢的手术室了。

    金医生就没有那么那么的容易表达喜欢了,他愕然看向屏幕,满脸的诧异:“这就取完了?”

    “有问题吗?”梅天贵的眉头皱起来了。

    “没有……”金医生沉重的摇头。

    他突然回忆起自己年轻时学围棋,杀遍学校无敌手,杀遍棋院无敌手,在本市的业余比赛中也取得了好成绩,然后遇到了一名刚刚入段的职业棋手……

    对方的棋势平平无奇,却杀得一众业余棋手横尸遍野。

    “行了,控制一下出血,马砚麟,拉住了,再几分钟。肝比较脆了,黄教授,回头还得让梅老继续减肥。”凌然低着头做手术,为了说明,也是说的很仔细了。

    黄教授笑着应了一声,轻松的气息透过屏幕撒出来。

    梅天贵有点意识到了,忙问:“现在怎么样了?”

    “手术基本成功了。”金医生迟疑着道。

    “成功了?做完了?这就完了?”梅天贵一组三连问,实在是心里太惊讶了。

    金医生微微点头:“是完成了。”

    “没问题吗?”

    “现在看……没有。”金医生吁了一口气。

    “不是说……一个挺大的手术?”

    “恩,就像是nba球员到业余联赛打球吧。”金医生想说职业围棋手,又怕说不清楚,换了一个比喻,自己默默的叹了口气。

    他其实不是第一次见牛掰的外科医生了,见的越多,越坚定了他做家庭医生的信念。

    “多弄点盐水冲洗,再吸干净。吕文斌,你操作。”凌然甩甩手,弄下几颗脂肪粒和人油,道:“给我换双手套。”

    黄教授连忙道:“凌医生,关腹还得请你亲自操作。”

    “可以。”凌然本来也是准备自己做的。同样是缝合关腹,给大胖子关腹的难度可是不低,对吕文斌等人来说,挑战性有点高了。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