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位,咱们聊一下?”梅天贵郑重其事的做出“请”的手术。

    吕文斌等人互相看看,都不敢像凌然那样说走就走,于是都跟着梅天贵,拐到了走廊一头的休息室内。

    金医生也被梅天贵给叫了过来,就坐在旁边,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几个人。

    “真是年轻的让人嫉妒。”金医生是很正统的医学人,对后辈总带着点文化人的居高临下,并且,总是免不了有点论资排辈的冲动。

    吕文斌和马砚麟都只能傻笑两声。

    他们在云医都是住院医和规培医的身份,属于谁见谁都能欺负的类型,早就被欺负惯了。

    余媛其实也是差不多,她现在是住院总,以前是资深住院医,但对早就是主任医师的金医生来说,一样是搓扁揉圆的料。

    左慈典更不用说,他从小受欺负长大的。

    金医生则是他们的反例,早年名牌大学毕业,年纪轻轻名动一方,既受医院重视,得患者和家属信赖,而且攀上了梅天贵的关系,资源丰厚还无人敢惹……

    所谓名医,说的就是金医生这样的,就社会生活而言,是典型的惹得起的不会碰,惹不起的赶紧躲。

    金医生望着四人,又是一笑“咱们都放轻松些,这个谈话,就是为了轻松嘛。”

    梅天贵从兜里又掏出包香烟,却没有点燃,反问其他人“都抽烟吗?”

    在场的只有左慈典抽烟,他也摇头了。

    “恩,不抽烟好。”梅天贵再看看众人,脸上涌起了严厉的微笑“我先认一下人,女士是余媛吧?”

    “是。”余媛乖乖的回答,就像是一只乖巧的小动物似的。

    “这位一看就健身的,吕文斌吕医生是吧?你是凌然的一助?”

    “是。”吕文斌略显局促。

    梅天贵又认了左慈典和马砚麟,再问“麻醉医生呢?苏医生没来吗?”

    “麻醉医生一般是提前进手术室准备了。”金医生起身,道“我去看看。”

    “好。”梅天贵看着金医生离开,再用手逗着烟盒,道“其实,我之前一直觉得,应该给凌医生配一个更好的团队。”

    四人的表情都为之一凛。

    “但是,金医生告诉我说,一个成熟的团队,不一定是要最强的团队,最适合的团队,才是最重要的。”梅天贵声音缓慢而低沉“过去些天的手术,痊愈的病人证明,几位确实已经组成了成熟的团队了。”

    虽然明知道对方在恭维,吕文斌等人还是稍稍有些兴奋。

    “凌医生是个有点特别的人啊。”梅天贵说到凌然的时候,脸上的梅氏凶厉竟然少了些。

    四人轻轻点头,都不由笑了出来。

    左慈典开腔道“不止是特别了。”

    “是,不止是特别了。”梅天贵赞同的点头“我自认为也是见多识广了,也真的很少见到,自己什么都不要,全让团队成员分享的。”

    四人愣了愣,表情都凝重起来。

    “我不知道你们平日里是怎么相处的,但从这一点上来说,凌医生还真的是一个好领导呢。”梅天贵看着几个人的表情,随时调整着语言方向,对他来说,纯用语言说服几个小年轻(加左慈典),简直是易如反掌。

    吕文斌等人的情绪却是不由自主的被梅天贵所调动了。

    他们想到了自己遇到凌然以前的医路生涯,想到了凌然并不悉心但总是戳中重点的教导,想到了凌然并不贴心但总是考虑完备的做事风格,想到了凌晨三点钟的云华医院,凌晨三点钟的骨关节运动研究中心,凌晨三点钟的武新市一院以及许许多多的飞刀医院……

    梅天贵觉得铺垫的充足了,遂单刀直入,道“你们有什么个人要求,个人想法,现在都可以提出来,能够满足的,我都可以想办法满足。”

    他特别强调了“个人要求”,也是对此前的总结补全了。

    梅天贵看着四名面现踌躇的小医生,心里稍稍有了些笑意,脸上丝毫不露的道“我就是想尽为人子的一份孝心,你们不用有什么负担,实际上,我就是想给你们解决一点负担。”

    四人互相看看,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余医生,女士优先,不如你先说。”梅天贵点了名,好奇且期待的看着余媛。

    内心里,梅天贵其实很喜欢做这种满足他人愿望的事。

    尤其是在耗费不多的情况下,满足一个人的毕生愿望什么的,其实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

    余媛稍微有点扭捏的道“我其实没什么要求的。”

    “随便说嘛,人总有点梦想,有点愿望的,对不对?”梅天贵脸上的横肉都变的柔和起来,带着回忆,笑道“就像我,小时候最想做的事,就是坐战斗机,后来有个叔叔带我坐了教练机,那感觉……”

    梅天贵啧啧有声。

    “我想去几个国家级保护区,最好能做一些收集。恩,我会碰动植物或者昆虫什之类的,就是单纯的收集一些废弃物。”余媛知道机会难得,鼓足勇气,提了出来。

    梅天贵笑了出来“余女士喜欢自然啊,行,这个好办,不过,收集废弃物是什么意思?”

    “主要是生物废弃物。”余媛道。

    “像是枯枝、琥珀这样子的?”

    “有点差别。”余媛道。

    “你得稍微说具体一点,以免对方询问。”梅天贵招招手,叫来了一名早等在外面的小弟。

    小弟掏出了笔记本,满眼郑重的做记录的样子。

    余媛略作迟疑,道“我想收集动物粪便。”

    “恩?”梅天贵正在玩弄烟盒的手停顿了下来。

    “不一定是新鲜的。”余媛连忙道“陈旧的动物粪便也可以的,不危险。”

    “唔……”梅天贵转脸,对小弟道“你问问有关部门。”

    小弟一脸懵逼,手抓着笔,满脸的智商不足有管屎的政府部门吗?

    “意思是可以的是吧?”余媛兴奋了起来,连声感谢,又道“我上次去林业局申请,直接就被驳回了,还被人当神经病……”

    小弟一脸的礼貌微笑,心里暗自评价没想到林业局还蛮靠谱的。

    梅天贵的表情同样发生了变化,不再凶厉,但也不再回忆,像是僵住了,被震慑住了似的。

    几秒钟后,梅天贵仿佛忘记了余媛的存在,他的目光自上方飘过,面向吕文斌,道“吕医生,您呢?”

    吕医生瞅瞅余媛,内心的期望值突然增强。

    余媛这么离谱的要求都可以答应的话,我的要求就简单了!或许可以更近一步!

    吕文斌望着梅天贵,再看看旁边的小弟,期待的道“我想结婚!”

    梅天贵深深的望了吕文斌一眼。

    吕文斌脸上满是笑容。

    梅天贵其实有很多问题可以问,但最终,梅天贵将所有的心情包裹了起来,对这位即将为自己老爹手术做一助的吕文斌医生道“我给你安排相亲吧。”

    吕文斌连连点头“我喜欢屁股大的,最好喜欢健身,胸大一点也没关系。”

    拿着笔记本的小弟茫然的做着记录,内心的期望着也在缓慢的滋生莫非我也可以请组织安排个老婆?

    “左医生?”梅天贵看向年龄最大的左慈典,觉得自己需要缓缓了。

    左慈典期待已久的道“我想给儿子换个学校。”

    梅天贵松了一口气,连忙对旁边的小弟道“记下来。”

    对他来说,给人调个工作换个学校什么的,就算是基本操作了。

    小弟也略显轻松,这要是换的学校不是太牛掰的话,他都能给做掉了。

    “左医生,你想给孩子换到哪个学校?现在是哪个学校?”小弟想要参考一下问题的难度。

    左慈典沉吟了一下,道“不知道。”

    “恩?那有什么要求?”

    “我其实没什么要求。我想要个比较负责的学校,能给孩子把学习抓起来就行……”左慈典恭恭敬敬的弯弯腰。

    “再呢?”梅天贵微微点头,以示鼓励。听了这么多不靠谱的医生们的要求,再听到左慈典如此质朴的要求,简直令人心情愉快。

    左慈典察言观色,立刻发现,梅天贵的嘴还松着呢。那一瞬间,左慈典想到了篮球、足球、游泳、击剑、网球、高尔夫。他还想到了钢琴、小提琴,素描、油画,西班牙语……

    然而,谨小慎微的性格,让左慈典说不出这些来。

    “可以了,能安心读书就可以了。我前妻也不懂带孩子,得学校老师多费些心。”左慈典憨厚的回答。

    梅天贵竟是默默的松了口气对么,这才是正常的医生么。

    梅天贵点头应诺了,再看向马砚麟。

    规培医马砚麟,笑的无比的灿烂。

    梅天贵脸上的横肉微软笑容这么灿烂的医生,想必会提出正常的问题吧!

    。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