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新市向来以风景秀丽而著称。

    昌西省内的5a级景区,有一半落在武新市里。

    武新市一院在建设之初,就很注重景观建筑和景观植物。仅仅是院前广场,就种植有上百种的植物,每年都能生产出额外的过敏病人。

    梅老坐车到武新市一院,说什么也不愿意坐轮椅,就自己拄着拐杖,慢吞吞,慢吞吞,慢吞吞的往病房去。

    等在门前的院长等人,现在才见到真人,一个个都站的笔直。

    “一点小病,兴师动众。”梅老天生一张凶脸,或许是凶的人多了,就变的凶恶起来。

    院长等人赶紧捧起笑脸,一个个乖巧灿烂的像是祖国的腊梅。

    “凌医生。”梅老也没有要做亲民仪式的意思,转头瞅到凌然,就不理其他人了。

    “梅老。”凌然的目光从梅老的脸上一掠而过,落在厚肉肩,厚膘胸,肥肚腩处,问“减了多少斤?”

    “12斤!”梅老骄傲的抬了抬下巴,脸上总算露出一丝笑容来,道“我奔8的人了,腿脚还不好,减肥可是真不容易。”

    凌然颇有些怀疑的审视梅老,用的是体格检查的“视诊”的手段,继而摇摇头“不可能减了12斤。”

    “怎么会没有!”梅老不高兴了“我还骗你不成?”

    一院的院长等人听的连忙低下头,大佬撒娇有点看不得。

    梅老的大女儿也有些不好意思,挽着父亲的胳膊,道“爸,咱们别站外面了,太冷了,容易感冒。”

    “恩。”梅老也稍稍有些心虚,甩起膘肥体壮的尾部,转身就走。

    他的步伐像是特意练过似的,虎虎生威,要不是肚子太大,还真是有点矫健……

    一群人连忙跟上。

    黄教授松了一口气,拽着凌然,走的后面了一些,道“你稍微婉转一点嘛,梅老向来是说一不二的毛病,别给人家看病,最后还看出事儿来了。”

    “体重没减下去,吃亏的是他。”凌然道。

    “是嘛,他也是知道的嘛,再说了,就算没有减掉12斤,也减掉10斤了。减10斤也不容易呀,你看看我,说减肥减三四年了,还不是这个狗样子。”

    凌然用看狗的眼神看看黄教授,露出一个符合社会期待的微笑。

    黄教授哭笑不得,摇摇头,道“不管怎么说,你自己注意一点。给梅老看病是一个好机会的,换做别的老干部,可能就要去京城,或者去沪上治病了。”

    “为什么不去?”凌然问。

    就武新市一院的条件,京城随便拉一个中档的三甲出来,都比它强,尤其是医生资源,京城实在是太丰富了。

    黄教授笑笑,道“有些小道消息,我现在也说不上哪个真哪个假,总而言之,人家来看病了,你就要想尽办法给看好,对不对?”

    “对。”凌然对此还是赞成的。

    “武新市的农业和旅游业,当年都是梅老弄出来的,咱们昌西省的几条大渠大坝,还有滩涂养殖,都是梅老当年做的。现在老一辈的农民,都还记得梅老的好的。”黄教授笑笑,又道“梅老自己就是美食家,当年还办了美食杂志,你让他减肥,他就减下来了,还是不容易的。”

    “恩,以他的身体条件,是要吃的少,才能减的容易。”凌然对黄教授的话做了总结。

    黄教授盯着凌然看了几秒钟,放弃了纠正他的尝试。

    梅老到了医院,又是一片的兵荒马乱,首当其冲的,就是各种各样的检查。

    不管马仔们有多少,医院里做检查,归根结底,只能让本人来做。

    医院尽可能的妥当安排检查,还是一路做到了晚上。

    实在是检查的项目太多了。

    要不是黄教授在旁,武新市一院怕是要将自己所有的检查项目都用上,才甘心。

    而在梅老做检查期间,他的大儿子梅天贵,又不放心的召集了医生们,进行了一轮毫无意义的会诊。

    左慈典万分不安的坐在凌然身边,小声嘱托“凌医生,您可不敢任性啊。”

    凌然“恩”的点点头。

    “不管人家说啥,咱们只谈客观条件能不能达成,您一定一定要注意啊。”

    “恩。”

    “凌医生,就算人家说话不好听,咱们也不能爆啊,您说对吧。”

    “对。”凌然回答的稳稳的。

    然而,凌然越是这么回答,左慈典就越不放心。

    瞅了个空子,左慈典小声问“凌医生,您怎么想的,您说说看呗?”

    “你指什么?”凌然反问左慈典。

    左慈典心下叫糟,忙道“就梅家人的态度,您怎么想的,咱们私下里说说。您可别大声说啊,就用我能听到的声音。”

    凌然想了想,摇头道“我没什么想法。”

    “咦?没有吗?”

    “病人家属不是经常有这样的吗?尤其是有重病的病人家属。”凌然不以为然的说了一句。

    左慈典给听愣住了“怎么叫经常有这样的,这可是梅家人。”

    凌然点头“他们是有权力的病人家属嘛。你们私下里不是有一个难缠的病人的排行榜吗?梅家人如果不考虑权力的作用的话,应该不会比榜上的其他家属更难缠吧。”

    “这……这倒也是。”左慈典看看凌然“没想到从您的视角看问题,竟然这么轻松。”

    “恩。”凌然自然而然的点点头,再起身道“所以,剩下的部分交给你了。记得让病人家属签知情同意书。”

    说完,凌然就起身离开。

    吱……

    椅子向后推的声音,分外刺耳。

    梅天贵愕然抬头,就见退席的竟是主刀医生。

    “凌医生……”梅天贵的眉头皱了起来。

    “你父亲的手术,预计明天早上7点钟进行,手术方案已确定,我还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就先走了。”凌然就像是对待其他病人家属那样,轻轻点头,转身离开。

    梅天贵不由站了起来,却只能目送凌然的背影渐远。

    此前一段时间,凌然所做的肝切除手术的数据,早都汇总到了梅家案前。如果说,一两周前,梅家还有考虑过其他的主刀医生的话。到了现在,他们已经没有其他候选人了。

    ……

    凌晨4点。

    凌然带着团队成员,悄悄的行走在武新市一院的走廊间。

    吕文斌、余媛、左慈典和马砚麟,皆是神采奕奕的样子。

    他们都是习惯了凌晨3点钟就查房的人,今天多了一个小时的睡觉时间,自我感觉都很良好。

    突然,一抹灰影,自开水间的角落中闪过。

    走在最后方的马砚麟不由顿下了脚步,迟疑的喊“是谁?”

    走廊,安静的像是凌晨4点的医院似的。

    “谁在那里?”马砚麟抬头看向其他人,心下安定一些,道“你们有看到人吧。”

    “是有人。”凌然肯定的点点头,顺脚一转,就打开了开水间的灯。

    角落里,一块有点虚的肚子,从桌角后方露出来。

    凌然招了招手。

    吕文斌、余媛、左慈典和马砚麟,呈弧线,站在了凌然身后。

    凌然随手掏出一只手套,戴好了,再轻轻的戳了戳桌角后方露出的肚子。

    “是我!”肚子的主人,语气里带着威严和一丝凶厉。

    “梅老?”凌然问。

    桌角后,虚肚的主人闷凶闷凶的道“是我!我出来散散步。”

    “该去手术室了。”凌然皱皱眉。

    “你们先去,我随后就到。”

    凌然被逗笑了,转头对吕文斌道“把梅老抱出来。”

    桌角后的肚子快速的起伏了两下,再传出声音“等等……我自己出来。”

    几秒钟后,梅老扶着桌角,从后面转了出来,喉头还蠕动了两下。

    吕文斌(⊙﹏⊙)

    余媛(⊙﹏⊙)

    左慈典(⊙﹏⊙)

    马砚麟(⊙﹏⊙)

    “你吃东西了?”凌然的语气郑重。

    “没有。”梅老扶着桌角,挺直了脊梁,像是一只优雅的厚肉厚肉肥肚老猎豹。

    “术前不能进食的。”凌然道。

    “我知道,我没有!”梅老威严的道。

    “巧克力沾在嘴角了。”凌然道。

    梅老凶凶地盯着凌然,缓缓开口“那是威化的夹心。”

    。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