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医生,要不要休息一下?”武新市一院的普外科主任鲁永棉勉强睁着眼睛,游魂似的跟着凌然的脚步,肩膀还在墙上蹭着。

    已经喝了三瓶精力药剂的凌然,也稍微有点困了,从刚刚睡醒来换岗的吕文斌手里拿了病历,一边看一边道“我再做一台手术,然后去喝茶休息,您早点去睡觉吧。”

    “凌医生。”鲁永棉用尽全力似的,抓住凌然的胳膊,道“您不能再做手术了,休息一会吧,这都……都40个小时了吧。”

    “38个小时,离40个小时还早呢。”凌然都不用看表,就能报出时间来。他每隔10个小时喝一瓶精力药剂,感觉这样做的效果最好,也能保证手术状态。现在距离再喝一瓶精力药剂还有一台手术的时间,可不就是38小时。

    可鲁永棉就不行了,正常人熬夜工作到20个小时就要昏头了,30个小时基本是行尸走肉的状态。医生能熬30个小时甚至36个小时,靠的是中间偷偷睡觉,哪怕是片段式的睡几个小时,也能解决大问题。

    当然,太忙的话,一点睡觉的机会都没有,也是有的,那就得生扛30个小时乃至36个小时,但这个数字也就是极限了,尤其是鲁永棉这样的普外科主任,上一次偷睡式熬夜到36个小时,都是几年前的事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凌然竟然真的是做手术,做手术,做手术的,做了将近40个小时。

    当然,媒体报道的故事里,少不得有坚持做手术30多个小时的强人,可是,上新闻不正说明稀罕吗?

    鲁永棉也知道有不少医生在被迫的情况下,坚持做了三十多个小时,乃至于40个小时的手术。

    可现在的情况有那么紧急吗?

    而且,凌然的样子,分明就是乐在其中似的。

    “凌医生,你……你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鲁永棉也是有些糊涂了,要是大脑清醒的时候,最起码,在睡醒后的头20个小时内,鲁永棉是不会这样问问题的。

    吃奇怪药物的医生,从来就不是什么奇怪的见闻。

    麻醉科从来都是吃违禁药的重灾区,外科医生要做手术,要写论文,要背书考试,要参与饭局酒局陪领导开会……对于某些能够保持状态的药物,经常有人忍不住尝试。

    鲁永棉望着凌然,很怀疑他的选择。

    刚刚睡醒,精力充沛的吕文斌的大脑可是清楚的,立马站到中间,道“鲁主任,你脑子糊涂掉了吧,怎么的,我们凌医生做手术的时间久,就是有问题?有你这么做领导的吗?”

    “我算是个什么领导啊。”鲁永棉有些清醒过来,呵呵的笑了两声,再扶着墙,慢慢的滑到了地上“哎,我是真的撑不住了。凌医生,咱们也没那么着急,歇一晚,明天再做手术吧。”

    他的任务原本是陪着凌然做手术,帮凌然协调各方面的关系,另一方面,也是候着凌然,别有什么意料之外的事儿发生。

    武新市一院诸人的想法是好的,他们只是没料到凌然这么能做。

    凌然见他都坐到地上了,稍微犹豫了一下,道“那我做完这个病人,然后就休息。你也休息吧,明天安排别人跟着我吧。”

    鲁永棉巴不得有人能换了自己,连连点头,道“我现在就找人,等安排好了,再通知您。”

    “好,我先进手术室了。”凌然客客气气的去洗手,走出几步,又叮嘱道“请现在就安排好了,最好明天上班前能安排好,以免耽搁了手术。”

    没有前缀的“手术”,就是所谓武新市一院内部称为“重要手术”的手术了,鲁永棉不敢耽搁,看着凌然进手术室,就连忙发了信息出去。

    凌然愉快的做了又一台肝切除手术,再将病人送入武新市一院的icu,然后对武新市一院新派出的平凡的副主任道“我睡4个小时,你们做好手术准备。”

    “4个小时……好吧。”副主任呵呵的笑两声,将凌然送入了间值班室以后,对外面的住院医们道“都去休息吧,40个小时没睡的人了,不睡20个小时算他厉害。”

    说完,长相平凡做事平凡智商平凡情商平凡的四平主任,就自己找了间值班室去睡觉了。

    凌晨时间,谁还不想睡个好觉。

    清晨。

    四平主任被沉重的敲门声,从沉重的睡眠中叫醒了过来。

    “凌然去做手术了,你知道吗?”院长的眼神沉重的能压死4颗副主任,200只住院医的样子。

    副主任笑了“不可能,他刚刚做了40个小时的手术……”

    “2号手术室。”院长转身就走,都懒得和他打嘴仗。

    副主任裹着被子,等一群人用鄙视的目光占够了便宜之后,才快速的穿好衣服,飞奔而出。

    2号手术室。

    凌然神采奕奕。

    他的精神是极其的好。

    昨天晚上,为了保证睡眠质量,最重要的是,为了抓住免费病房的窗口期,凌然是先喝了精力药剂再睡觉的。

    讲道理,喝了精力药剂之后,是可以直接恢复状态到最初的。

    凌然纯粹是出于对无证药品最底线的不信任,于是在喝了4瓶精力药剂之后,稍微歇歇脚。

    有点像是英式茶歇的感觉。

    等于说,凌然是在精力充沛的情况下,又睡了4个小时。此时此刻,凌然就像是一名睡了回笼觉的男人,浑身都散发着“好想发泄一下啊”的气息。

    “刀!”

    “电刀!”

    “镊子!”

    凌然说话的速度极快,因为他做手术的速度也是极快。

    没办法,做的实在是太熟了。

    武新市一院的医生们发动私人关系,联系到了许多患有肝内胆管结石的患者,就以做临床研究的理由,邀请对方到本院来做手术,这也是各大医院经常做的事。

    武新市一院的医生们也确实准备做一个肝内胆管结石的研究,并因此组建了专门的团队——凌然自带了团队是一回事,武新市一院想要一个备用团队是另一回事,事实证明,他们的决定很有必要。

    凌然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将自己的团队给累惨了,尤其是王佳和苏梦雪两名小护士,完全无法承受这么长时间的工作而不出错。

    对于掌握着大师级肝切除术的凌然来说,肝内胆管结石的肝切除,原本就相对简单,再不间断的做雷同的手术,那就不仅仅是手熟了,术间判断也快的不行。

    “完成了。送去icu吧,特级护理,注意血压……”凌然完成了手术,顺便做医嘱,算是干了三分之一的icu的活计。

    云医的icu不太愿意听凌然的医嘱,武新市一院的icu脑袋上悬着剑,不敢不听,反而令凌然分外愉快。

    病人手术顺利,预后好,病人和家属也很愉快。

    唯独武新市一院普外科的医生们,一天天的看着凌然的手术,变的沉默起来。

    很多人努力,是因为没有见过强者的实力,等见识到了,他们也就丧失了努力的动力了。

    新一周。

    周一。

    武新市一院的icu床位告罄。

    虽然有病人源源不断的离开icu,但是,考虑到其他科室也会不断的送病人过来,凌然也就不可能再源源不断的做手术了。

    “打电话给梅天贵吧,我这边做好准备了。”凌然怅然若失的打电话给黄教授“给他安排到明天的第二例或者第三例手术,让他们自己选吧。”

    明天会有病人转出icu,凌然就想多争取两例手术。

    黄教授不禁有些犹豫“明天还要给别的病人做手术吗?”

    凌然回忆了一下梅家人的龟毛,道“你让他们自己选好了,就说我想第二或者第三例给梅老做手术,如果他们强烈要求成为早上第一例手术的话,我也无所谓。”

    黄教授忍不住笑了出来“好吧,那就让梅家人自己选吧。”

    从外行人的角度来考虑,外科医生做第一例手术的时候,应当是精力最充沛的时间。但是,同样以外行人的角度来考虑,进行第二例手术的外科医生,或许手更热,操作更准确也说不定……

    。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