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新市第一人民医院。

    院长带着两名手下,小心的伺候着凌然一行。

    他并不认识凌然,也不认识黄教授,但是,武新市一院的院长见过领头的安瑞德。

    他甚至有点猜得到安瑞德的目的,可安瑞德没说,他也就乐得装糊涂了。

    给贵人们治病,并不总是好事。

    扁鹊和华佗的故事很远,但却在不断的重演。

    用张学良的话来说:“没有那个金刚钻,就别揽那个瓷器活。”(手动狗头u?ェ?u)。

    安瑞德则小心的看护着凌然。

    梅天贵的直接命令,他无论如何都是要好好做的,尤其是考虑到此事的背景故事,安瑞德就更加注意了。要是有可能的话,安瑞德现在恨不得把凌然抱起来,免得他走路跌倒了摔伤手。

    在武新市医院的院长同志,粗略的介绍了手术室和手术设备,以及人员构成等等,安瑞德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凌医生,您看手术室可以用吗?还有什么需要补充和改动的地方?”

    “挺好的,蛮不错的。”凌然的语气颇为赞赏了。

    武新市是昌西省仅次于云华市的大城市了,虽然在城市建设、财政收入等方面,都比云华差了些,但它境内有叫得出名的风景区,自然环境优美,常设有多个单位的疗养院,所以,作为本地最大最好的医院,市医院是按照高等级的三甲医院来建设的。

    尽管在云华的集聚效应下,武新市一院的水平始终提不起来,各方面都差云医和省立一个档次,可就硬件条件来说,人家的标准是比照着云医来的,而且,因为建设时间较晚,武新市一院的手术室等硬件条件,可以说是超过了云医的。

    凌然如今每个月都要出去做一两波的飞刀,多的时候要做三波的飞刀,见到的都是下级医院的手术室,武新市一院的新手术室在他看来,可以说是非常好了。

    安瑞德却不满足,摇头道:“挺好和不错的标准可不行,咱们这个,得往好里面弄,不说是最好的吧,起码得是顶尖的吧。”

    凌然怀疑的瞅他一眼,道:“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武新市是不可能建成最好的手术室的。另外,顶尖的标准是什么?”

    安瑞德被呛的噎住了,总算已经了解了凌然的风格,才咳咳两声,道:“凌医生,我的意思是,手术室得有国内一流的标准,不能比别的地方的手术室明显的差,最好还有一些亮点。咱们不求最好,但求不差,最起码最起码,各项指标,都得比国内手术室的平均值高。”

    “如果是和国内手术室的平均值比较的话……”凌然环视一周,道:“这间手术室已经达到要求了,不仅超过了平均值,就我所知,应该是超过了中位数的。”

    “不是这个平均值……”安瑞德想了想,道:““您要不给打个分吧。”

    黄教授连忙阻止:“医院不能这么打分的,那不一样的……”

    这要是给个分数,岂不是要把武新市一院给得罪死了?黄教授暗自抹了一把汗,感觉又躲过了一颗雷似的。

    “那就按照云医的标准,你们觉得,怎么样?”安瑞德至少要证明,自己是想尽办法了。

    依旧是黄教授抢先道:“安主任,医院水平不能按照建设标准来看呀。要说建筑条件吧,国内协和还用小红楼呢,破的要死,人家还不是看好了那么多的病人……”

    “但好的手术室,总比差的手术室好,对吧?”安瑞德提出一个无可辩驳的论点。

    黄教授只能点头赞成。

    安瑞德看向凌然。

    凌然自然也是赞成的。

    “那咱们一起来想想办法,怎么能把这间手术室的水平,提高到国内一流的水平,甚至达到最高标准。”安瑞德的表情无比的认真。

    凌然奇怪的看了安瑞德一眼,道:“要最高标准的,不是应该去京城吗?”

    武新市一院的人听到了,险些笑出声,赶紧低下头来。

    安瑞德皱起眉头:“武新市的自然条件好,老人家生活习惯,不想离开,这不是正常?咱们就不要想那么多了,你要说的话,国外的条件还更好呢,难道所有人都去国外治疗吗?咱们现在就考虑武新市的条件,有没有提高的空间,怎样才能提高。”

    这个理由自然是不够充分的,但人家也算是给出理由了。

    武新市一院的院长乖觉的道:“再要提高的话,可以更新一些好的设备……”

    “凌医生,你觉得呢?”安瑞德问。

    “能有更新的设备当然好。”凌然停顿了一下,道:“但是,再更新设备的话,调试也需要花费一段时间。”

    “调试?”

    “新设备刚开始用,有可能出各种各样的毛病,参数等方面的设置也不够成熟,有可能还比不上之前的效果,所以,需要花费一段时间来调试。”黄教授解释了一句。

    “那就是采用了新设备以后,让它们先运行一段时间?”安瑞德问。

    黄教授缓缓道:“基本是这样,一般来说,新设备用个一两年的时间,是最好的。”

    “没有一两年的时间,最多给你们一两周时间。”这个安瑞德稍微凶了一点,就有点梅家的意思了。

    凌然撇撇嘴:“那还不如用旧设备。”

    安瑞德愣了一下,却是无从反驳。

    半晌,安瑞德笑笑:“凌医生是医生,那还是按照您说的。您觉得该怎么办?”

    “可以更新几个设备,如果来不及调试的话,可以用云医的同款设备,请云医的人来调试……”凌然根本没考虑资金或效率的问题,几句话就说的武新市一院的几个人面面相觑。

    医院设备其实是很有讲究的。

    包括药品在内,都是由厂商交给经销商,再由经销商在医院里竞标,最后完成进院过程。不同医院的经销商不同,其药品和设备的格局就不同,短时间内,医院是很难脱离经销商与医药代表们组成的泥泽的。

    就算是实力强劲的医药公司,除非是独门药物,否则的话,要进入医院都得颇费一番周折。

    而凌然的说法,就等于是用云医的设备覆盖武新市一院的设备了。

    如果换一个地方,武新市一院的几个人肯定要强烈反对的。

    安瑞德估计也能猜到一些其中的猫腻,但对他来说,这是个正好足够发挥自己力量的机会。

    “那就用云医的设备!”安瑞德斩钉截铁的做了决定。

    “如果这样的话,我还想用云医的人。熟悉的团队,成功率更高。”凌然道。

    “好,那就用云医的人。”

    武新市一院的院长又好气又好笑:“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去云医做手术呢。”

    “前驱400公里?”安瑞德瞅着院长,道:“你没开玩笑吧?”

    院长心想,远赴千里外求医的人都多着呢,400公里算什么。

    可惜,安瑞德一看就不是想讲道理的人。院长乖乖的道歉道:“是我想茬了。”

    “恩。”安瑞德想了想,又道:“就算是原来的团队,凌医生也请在武新市一院多做几轮手术。”

    “没问题。”凌然一口答应下来。

    在武新市一院做的手术,用的肯定是武新市一院的病床,对于床位已濒临紧张的云医急诊中心来说,这算是一重利好了。

    安瑞德稍稍有些高兴,凌然答应的痛快,就让他的工作好做了。

    “另外有一个问题。”凌然在安瑞德笑到中途的时候,又说了一句。

    安瑞德的笑容瞬间收了起来:“问题?”

    “病人太胖了,让他减肥。”凌然道。

    “减……减肥?”

    “恩,最少减肥20斤,做不到的话,手术风险就会很大。”凌然说完,又道:“能减40斤最好,手术安全性会大大提高的。”

    安瑞德忍不住笑了出来:“凌医生,你知道……他减肥得多困难,这要是能减下来,那不是早减了吗?”

    凌然点头:“实在减不下来也没办法,不过,胖子死亡率高,预后差,这个请你传达到,手术前,我也会特别说明的。”

    安瑞德想反驳,又冷静下来。

    领导的命和领导的习惯,究竟哪个更重要,这还真是一个需要思量的问题呢。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