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的衷心感谢”

    “病人的衷心感谢”

    凌然每查两三间房,就能收到一两份衷心感谢。

    最近一段时间,凌然开始较多的进行肝切除手术,收到的“衷心感谢”的比例,竟是大大的增加了。

    凌然猜测,或许是因为多出了许多的老病号,才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相比起来,需要进行断指再植或跟腱修补术的患者,基本都是意外受伤。

    意外受伤的人,有很多或许都来不及消化“我受伤了”这个现实,就进行了手术。

    手术后,身体恢复了大部分的功能的患者,对于“我受伤了”这个现实,或许认识的就更不充分了。会发自内心的“衷心感谢”,或许也就没有老病号那么多了。

    毕竟,许多肝病老病号,都是延绵反复多年的患者,虽然赶不上邵老板的觉悟,但对自身的病情,也有相当的认识。

    凌然能够顺利的完成手术,给予病人们一个好的结果,自然容易得到“衷心感谢”。

    不过,猜测终归是猜测,凌然目前并不缺乏精力药剂。

    事实上,就是最近的一个月时间里,凌然的精力药剂就积累了80余瓶,达到了625瓶的数量,这还是他消耗大增,用掉了近10瓶的结果。

    除此以外,他还开出了7箱腹部解剖经验,将腹部解剖经验从100次,提高到了170次,4箱下肢解剖经验,将下肢解剖经验从50次,提高到了90次。

    同时,脚部解剖经验,也因为两只箱子,而从700次提高到了900次。

    对凌然来说,这些解剖经验的获得,是最直接的推动力,尤其是他最近做的肝脏切除术较多,腹部解剖经验,显而易见的提高了他的手术能力。

    所谓见多识广。

    放在肝脏切除术中,就是见过的门静脉越多,肝动脉越多,胆管越多,变化多端的尾状叶越多,左内叶越多,右前叶越多,做手术的时候,也就越发的游刃有余了。

    在急诊中心的病区赚了一圈,凌然手指头绕了绕,众人转回各自的科室,只有左慈典,跟着前往icu。

    重症监护室里,小主治石百青看到凌然,就苦笑着迎了上来“凌医生,又来我们icu查房啊。”

    “自请会诊,我们这个是自己送上门的劳动力。”左慈典立即笑呵呵的跟了一句,哄的石百青笑了出来。

    在云华医院,icu是独立的科室,这种设置,使得icu具有更大的权利。他们可以要求进行联合会诊,科间会诊或者急诊会诊,但别的科室送过来的病人,就是他们的病人了。

    所以,凌然是不能到icu来查房的,即使是他刚刚做过了手术的切肝病人,那也是icu的病人。

    不过,相比icu的护理模式,凌然又有自己的想法和处理方案,这种时候,其实就不看制度看个人了。

    凌然查了自己科室的房,要来icu转转,icu的医生虽然不好阻止,但也可以不听他的,不招呼他,或者出言讽刺。

    不过,重症监护室终究是一个弱势科室,石百青这样的小主治,开玩笑的说一句“来查房”,就算是极限了。

    他是知道霍从军的名声的,急诊科主任到icu里来骂街,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再往前追溯,前几任的icu主任做主治的时候,弄不好都被霍从军当孙子骂习惯了,后来的职位变迁,有没有霍爷爷的插手,也都是两说。

    另一方面,抛去“科室荣耀”这种好似存在好似不存在的东西,石百青倒是不反对凌然来看一看——查房这种词,他是不承认的,只能icu的医生们说,不能让其他科室的人给习惯了——比起许多医生的啰哩啰嗦,凌然言简意赅,还经常能够直指要点。

    他做过手术的病人的预后也非常好。

    这一点,作为icu的医生,石百青的感受格外清晰。

    偶尔闲下来,看看肝脏外科的医生们做的切肝手术的患者,再看凌然做过的切肝手术的患者,石百青都会不由自主的想到一些哲学问题

    人的生命,究竟是何等的脆弱,又是被哪些因素所主导呢?

    “5床可以转回普通病房了吧。”凌然站在一台病床前,忽然问了一句,并将石百青从忙碌中给唤醒了过来。

    石百青叹了口气,他最烦有人在自己工作过程中说话了。

    icu里的医生得有多忙?别的科室的住院医一天两查房就顶天了,icu里的医生几乎是时时刻刻的在查房。

    ——icu的病人大部分都是不会说话的,所以,能说话的,主要就是其他医护人员了。

    “能不能转回普通病房,是我们主任决定的。”石百青瞅凌然一眼,道“这个咱们说过的。”

    “恩,但是可以转回了。”凌然点点头,也没有进一步的纠结。

    石百青无奈的看了一眼,发现指标果然下降了。

    他偷偷的在本子上做了个记录,又看看左慈典,道“这是我们主任不在,让他听到你们又越俎代庖,你们下次就别想这么轻松的进来了。”

    “我们凌医生的性子急,你知道的。”左慈典嘿嘿的笑,声音捂在口罩里,有点贼的感觉。

    石百青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也无力多想。

    医生这份工作,不免会牵扯到许许多多的人事纠葛乃至于人性的纠葛,对于普通医生来说,这样的人事纠葛和人性纠葛,甚至可以被看做是工作的主流。

    但是,对于那些真正能够决定人的生命的医生来说,何为主流,就是他本人的决定了。

    就像是5号病人要不要转回这种事,若是两个白痴医生瞎吵架,赢的肯定是icu的负责医生,但如果是凌然提出的话……

    石百青非常清楚的记得,肝胆外科此前是有想吵架的冲动的……可最近一段时间,当凌然出现在icu的时候,云医肝胆外科的医生都是尽量不出现的。

    就算被抢了手术,也绝不怨怼的心态,石百青猜测,恐怕不是肝胆外科的医生们,都有什么高尚的情操。

    给石百青印象最深的一点,是他的主任,也就是icu的主任同志,多次拿凌然做过的超长心肺复苏的病例做案例,可他本人却极少出现在凌然面前。

    或许是凌然的气质太不近人情了吧。

    石百青抬头看看凌然,觉得自己的猜想是很靠谱的。

    滴滴滴滴!

    3床的监护仪,忽然想了起来。

    石百青转头瞅了一眼,立马跑了过去。

    “除颤。”石百青说话的同时,一拳头就打在了病人的胸口位置。

    心肺复苏同样是icu里的必修课,几乎每隔几天,就要发生几例。

    石百青贵到平床上,“1001,1002……”的就做起了胸外按压。

    院内心肺复苏的成功几率要比院外高的多,石百青只做了一组30个的心肺复苏,再除颤之后,就将病人给拉了回来。

    这时候,石百青不自觉的向后看了一眼凌然。

    凌然向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石百青的胸腔里,突然溢满了骄傲。

    ……

    icu外。

    一株绿萝,孤零零的坐在窗台上,它的汁液锁在它的枝叶中,它的枝叶落在窗台上,翘着尾儿,又绿又嫩。

    黄教授转着圈儿,时不时的看看icu的门,时不时的看看绿萝。

    到凌然出门来,黄教授才猛的松了一口气。

    “凌医生,总算逮着你了。”黄教授上前,又看看两边,神秘兮兮的道“我接到一个病症,我想请你来做。”

    “好。”凌然没什么磕绊的答应了下来。最近些天,他从黄教授手里接到的肝脏手术,占全部肝脏手术的手术量的一半左右,都已经习惯了。

    黄教授特别郑重其事的道“我这个病人很特殊,您可一定要费心。”

    “好。”凌然的态度向来认真,但他也不会特别去说。

    黄教授没有得到想要的态度,稍微有些失望,问“你就不好奇吗?我以前找你做手术,可不是这样吧。”

    “特殊病人?”凌然问。

    “总算……”黄教授笑笑“相当特殊。”

    “相当特殊?”凌然的表情凝重起来。

    “恩,特殊病人。”黄教授很满意凌然的配合,重重的“恩”了一声,又煞有介事的道“你还有啥想知道的?”

    凌然略作思忖,目视黄教授,问“是地球人吗?”

    。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