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是典型的肝胆管狭窄,肝内胆管结石发现了以后,间断性的服用中药,后来出去打工,干脆就吃止疼片解决问题。”黄教授等麻醉起了效果,向凌然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病人的背景。

    这是他的习惯性做法。

    虽然是精于创伤控制的专家,但那是黄教授评职称混医院的本钱,根子里,他还是做着中医的工作。

    眼前的病人,其实就是他年轻时诊治过的病人,只是病情延绵反复,最终还是到了不得不切除肝叶的程度。

    黄教授叹口气,道“从术前检查来看,病人已经是左半叶萎缩了,至于有没有连绵到肝段,还不好确定。”

    凌然听着黄教授的语气,却是没有像平常那样,立即开始手术,反而向旁边的器械护士王佳摆摆手,转而道“黄教授,病人停止了治疗,不是你的错。”

    “我知道……就是有些感慨。”黄教授呵呵的笑两声,道“说起来,我和这个病人还真的是有些渊源。”

    凌然配合的“哦”了一声。

    他平时是不喜欢安慰人的,但在手术台上,他希望自己的手术组成员都能保持心情的稳定。

    对于不熟悉的医生,如黄教授这样的,凌然就更加注意了。

    随着凌然参与的手术增多,尤其是多次进行飞刀之后,他对这方面的情况就更加注意了。

    因为就凌然看来,手术台上的意外情况,十之七八是医生造成的。病人就好好的躺在那里,术前检查做的充分的话,虽然也有意外,可意外情况是不会那么频繁的。

    相反,站在手术台上的医生,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出状况手滑了,人累了,肚子饿了,昨天酒喝多了,前天离婚了,儿子出柜了,家里的猫砂用完了,喜欢的医药代表和别人睡了等等等等,虽然都是普通人会遇到的小事,但是,人终究是会受到影响的。

    凌然不知道黄教授的情况是什么样的,但还是愿意用术前几分钟的谈话,帮他减减压。

    黄教授也不是很想立即开始手术,见主刀愿意聊天,就目视前方,带着回忆的语气,道“要说起来,第一次给这个病人看病,我还是主治,他当时说了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刻。”

    “恩?”凌然配合的语气非常敷衍。

    黄教授看在凌然长的帅的份上,继续道“这个病人当时不信任我,我劝他做手术治疗,他就不愿意听,一定要找主任。”

    “哦?”

    “主任自然是把他又转回给我了。我那时候就劝他进行手术治疗,他还是不听,还是坚持要找主任,后来治治病,闹闹事,又闹闹事,治治病的……再后来,总嫌弃我是个主治,又去打工,有十年都不见了,但是一来,我就认出来了。”黄教授的语气里满是怀念,还带一点得意。

    凌然这时候听的稍有些兴致了“这次怎么又找到你了?”

    “因为我是主任了嘛。”黄教授很自然的道。

    凌然理解的道“倒是个始终如一的病人。王佳,手术刀给黄主任,请他切第一刀。”

    黄教授愣了一下,笑了出来“好,有始有终,多谢了。”

    说着,黄教授接了手术刀,就在确定划线的位置,切了下去。

    一刀切完,黄教授的心情也平静了下来,丢开手术刀,默默的将手术台上的指导权给交了出来。

    凌然同样是一言不发的接受,打开腹腔之后,再一步步的确认肝内胆管的位置,不炫技,不横生枝节。

    黄教授同样是安静的做着助手的工作。

    在外科方面,黄教授专攻创伤控制,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个人兴趣的转移,他投入在诊断学上的时间越来越多。

    只不过,国内很少有专业的诊断学医生,中医药大学也没有实力为黄教授配备相应的外科医生和内科医生——他的级别也够不到。

    因此,黄教授更多的是自己寻找合适的医生和医院。

    在这一点上,黄教授更像是国外的高级家庭医生,一方面能够处理紧急外伤,另一方面又能做出合理的诊断,并转诊病人到专业医师手里,不同之处在于,他在此过程中,都是以个人行为和个人关系网在做联络。

    李晓宁夫妇以及全家的医生,都曾是黄教授的个人关系网,如今,凌然也被黄教授初步纳入了关系网中。

    如果凌然的手术水平确实足够,并且稳定的话,黄教授还是很稀罕这样的外科医生的。

    从黄教授的角度来说,合作的外科医生也是要常常更新的。

    像是他此前经常合作的两名肝脏外科的医生,如今一名56岁,一名54岁,手术量逐年下降,平均每个月能做10例就算好的,参与活动则越来越多,眼瞅着是越来越不好用了。

    至于候补单子上的两三名中青年医生,水平也就是与凌然……不,完全是及不上凌然的。

    黄教授看着凌然一个转手,将肝就托在了手上,自己的小肝子,不由的也是颤了两颤。

    凌然本人的动作,却是轻柔无比,但在挥刀期间,又是异常的坚决……

    黄教授一边配合着操作,一边暗自紧张,那种感觉,有点像是在一米宽的墙面上走路,如果是在平地上,这个宽度就完全不是问题,可是,走在一两米高的墙上的时候,腿就不自觉的会发软。

    总算凌然的速度够快,三两下完成了操作,将黄教授从紧张中释放了出来。

    “注意抽吸。”凌然提醒了一声。这样的手术,还远做不到无血术野。

    黄教授“哦”的一声,又笑道“凌医生的手术室,还真的是安静。”

    “你们可以聊天。”凌然伸着脖子看着腹腔,自顾自的道“不要一惊一乍就可以了。”

    “好吧,我再开个话题。”黄教授莫名有些紧张,知道不能指望小年轻马砚麟,想了想,道“这样吧,我就说说这个病人,要论起来,这位也是个传奇人物,当年最早一批万元户!”

    “万元户是家里有一万块钱的?”王佳好奇的问了一句。

    “不止。”黄教授道“真正的万元户,是一年赚1万块钱的。那时候我们工资才百十块,人家一年赚我们10年的钱,厉害吧。”

    “那买房可就赚翻了。”马砚麟用力拉住钩子,不由道“现在的狗大户可真多。”

    “他可不是什么狗大户。”黄教授笑笑,道“我之前问了,他现在一年也就赚一万多块。”

    “真的?”马砚麟惊讶的攥紧了钩子。

    “用他的话说,年年都是万元户。”黄教授说着摇头“要说也挺难得的。这条件要是能好一点,后面就算症状不会减轻,也不至于到这个程度。”

    “他出去打工,难道也只能赚1万块?”

    “拿不到工资,被人骗,丢钱被偷,你现在要是不当他是个病人,那你勾着的就是个倒霉鬼。”

    马砚麟浑身一颤“您这么说就有点可怕了……”

    “没事,手术成功过就算是好人了,手术不成功……啥鬼也都无所谓了。”黄教授说着,看了眼凌然。

    “他家里人呢?条件也不好吗?”凌然打破沉默,问了一句。

    “好不到哪里去。家属找到我,也是希望术后用药,能省一点,尽量用足了医保。”黄教授叹口气,道“现在啊,有的人活着不容易。”

    “确实经济困难的话,可以在icu里少呆几天。”凌然说着,就继续闷头做起了手术。

    黄教授听的笑了笑,如果手术做的足够好的话,icu里的时间自然会相应的减少,减少这方面的成本,能够极大的减轻患者的负担。

    然而,这又哪里是医生所能轻易控制的。

    。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