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腔镜对于手术旁观者来说,有一桩极大的优势,是旁观者和施术者,能够看到相同的手术视野。

    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换做常规的传统手术,即使采用最先进的全景高分辨率的摄像头,也不可能看到施术者看到的全部场景。

    摄像头的范围终究是有限的,而手术过程中,出现问题的并不总是术野范围内,有时候,主刀的医生可能依照输液范围以外的情况,做出了手术判定,甚至不一定是看到的,有可能是摸到的……

    相比之下,腹腔镜或关节镜等内窥镜手术,就没有那么多的术野外状况了。

    腹腔镜配套的屏幕里,显示出来的是什么场景,主刀医生看到的就是什么场景,旁观者比主刀医生不会多看到一丝一毫,也不会少看到一丝一毫。

    若只是随便看看,这种区别或许是没什么关系的。

    但是,若是真的想要学习一种手术的术式的话,腹腔镜等内窥镜的这种特性,就非常好用了。

    所见即所得,少掉了无数的疑虑和猜测。

    不过,此时的云华医院急诊中心三号手术室里,却充满了疑虑重重的医生们。

    “还真的是无血术野?”

    “也不能说是完全无血……”

    “哪里还有血?”

    “刚才吸走的……”

    “吸走的就不算了,这就是无血术野了!”

    不等凌然说话,医生们已经分成了左中右三派,激烈的讨论了起来。

    “无血术野”这个词,对于外科医生是最高境界,是一种接近于儒家的成圣的概念。

    就目前来说,完全无血的手术视野,除了少数几种手术以外,是不可能真的达成的。

    但是,外科医生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不断的接近这个目标的过程,就如同儒家对成圣的追求一样,是不断前进,永不停息,精益求精的。

    至于“无血术野”的好处,那就说之不尽了。

    用无血手术的提出者,霍尔斯特德的话来说只有充分的暴露、仔细地止血才可以给外科医生必要的冷静,使他们可以在手术台上清晰地思考,有序的操作。

    然而,霍尔斯特德是19世纪晚期的手术大家,他提出了这个目标,可要说执行的话,却是个漫长的过程。

    目前来说,也就是体外循环的技术,能够较为完美的实现无血术野。

    微创手术能够部分的实现无血术野,但并不是百分百的。事实上,不止不是百分百,真正能达到无血境界的,或许连百分之一都不到。

    应该说,在体外循环技术之外,想要达到无血术野的成就,微创只是前提条件之一。

    对解剖学的认识,还有一点点的运气,都必不可少。

    哪怕现在有了电刀这种医学神气,也不能见到小血管就去电,那样做的结果,只是损伤了病人的肌体罢了。

    最牛的做法,就是避开各种各样的血管。

    而这,其实也是最不可思议的部分,人体与人体是不同的,不同的人的血管的位置、长度、粗细、密集程度等等皆不同,要说避开所有的血管,仅凭肉眼是不足以判断的。

    好在腹腔镜要打的孔很小,就是有点血液流出,吸走也就是了。

    当然,止血操作必须要又快又准,而这正是凌然所擅长的。

    “系膜打开了。”

    “切割。”

    “准备取阑尾。”

    凌然的声音,一声紧似一声。

    黄教授不由的看了凌然一眼,这要是换成他手底下的学生,光是报告的速度如此之快,都要先被骂一顿。

    大部分外科医生做手术,其实都可以做的很快。

    但想做的又好又快,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忙中出错这个词,不是说着玩玩的。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开车,时速20公里,40公里,80公里,120公里的车辆,要兼顾操控和安全,肯定是越来越困难的。

    而开车要顾及的种种因素,恐怕还是没有医生在手术中需要考虑的因素多。

    所以,假如让黄教授听到他的学生刻意的追求速度,那他准备好的骂人箩筐,肯定要一股脑的丢出去。

    然而,凌然并没有显示出“刻意”的模样。

    黄教授看着凌然的动作,只觉得心驰神往,心里不自觉的想我怎么没有这样的学生?

    转念,黄教授又忍不住摇头我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学生!

    “李教授的老公,就是凌医生给做的手术?怪不得没死掉。”一名医生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令众人愕然。

    “也没那么玄乎。”同来的另一名医生皱眉说了一句,转头问黄教授“凌医生给他做了急诊肝切除?你看着做的?”

    “我去的时候做完了。”黄教授实话实说。

    “多久。”

    “肝脏部分?我问了他们,就几分钟的时间。”黄教授望了对方一眼,意味深长的道“不打马虎眼,绝对不到10分钟。”

    “这……”说话的医生用牙缝吸气“好吧,我信。”

    能进行高水平急诊肝切除的医生不在少数,要说稀罕,怎么都稀罕不过能搞出无血术野的外科医生。

    几名来自不同医院的医生沉下心来,看着凌然的手术,心里各自转动着不同的念头。

    ……

    凌然以平和的心态,做着手头的阑尾炎手术。

    不用做教学手术了,凌然也就不追求速度了,只考虑着平平安安的将手术完成。

    阑尾炎是小的不能再小的腹腔手术了,正因为如此,才一点纰漏都不能有。

    马砚麟则是心态极不平和的看完了手术。

    阑尾炎手术,对于做了两年规培医的马砚麟来说,早就看腻了,他心心念念的是上手去做,哪里想得到,到嘴的鸭子竟然都能飞!

    “完成了。”凌然习惯性的说了一句,再对马砚麟道“剩下的交给你来做。”

    “是。”马砚麟的表情一下子变的生动起来,鸭子虽然飞走了,可留下一根翅膀也算是不错了。

    凌然摘下口罩手套,踩开了气密门。

    黄教授等人互相看看,亦是呼啦的全都跟了上去。

    “凌医生,手术做完了?”吕文斌刚好穿着洗手服出来,见瞅到了一大群人。

    “做完了。”凌然点点头,边往外走,边顺便介绍了一声“昨天病人的家属,车祸的。”

    “哦。”吕文斌于是跟着凌然,继续向外走,没有太多的热情的岔开话题,道“我刚去见了未来家属了。”

    “咦?”

    “哦……”

    余媛更大声的问“未来家属?是去相亲吧。”

    吕文斌叹口气,道“对方要求家里必须有两个车位,两辆车。我拿不出来,没戏了。”

    “现在有房有车都不够用了?”余媛惊诧的跳了起来,她连一辆正经的自行车都没有。

    吕文斌“恩”的一声,道“我回头去看看车位。哎,咱们云华的车位贵着呢。”

    说话间,身穿阿玛施套装的中年女人,从一群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中,站了出来,以极具经验的目光,审视了吕文斌,道“再贵也得买,两个车位,对现在的小家庭来说,也算是一个生活必须品了。”

    “那也不用两个吧……”吕文斌抱怨。

    阿玛施套装的中年女人瞅着吕文斌呵呵一笑“你上班要开车,你老婆上班就不要开车吗?你下班要想轻松停车,早点回家,你老婆就不要轻松停车,早点回家吗?”

    “我……”吕文斌无奈道“现在没几家人买两个车位吧。”

    中年妇女对此嗤之以鼻“你连两个车位都没有,你去相亲,不是浪费人家时间吗?要是我女儿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当场就要找介绍人的麻烦。”

    吕文斌愣了愣,转身掏出手机,点开群“偶蹄类”,发文字道“明日开放预购,会员卡冲2000送400!”

    他的消息发了出去,微信瞬间就爆炸了。

    吕文斌痛并快乐的回复起来。

    余媛听着两人的对话,不禁感慨道“这样看来,凌医生也要早点买车位才好。”

    “凌医生不用,我们家有6个车位。”中年大妈面带和煦的笑容。

    。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