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病人家属吗?”凌然没有回答三连问的意思,转而声音沉稳的发话,带着早上三四点钟深沉的二氧化碳的重量。

    “我是病人的姐姐。”身着阿玛施套装的中年妇女打量着凌然,越看越是欣赏。

    凌然的目光看向其他人,道“我刚刚开始查房,还没见到病人,你们有什么想法?”

    “谢谢凌医生。”李晓宁身为病人的妻子,抢着道“我们没想法,只要能治好病人,我们家属都是全力配合的。”

    同样是医生,她太知道惹怒医生的799种方法了,再多一种都就是死了。

    不像是家里的亲戚,现在还处于朦胧参与的状态,李晓宁是经历了车祸,又亲历了抢救的,她现在很清楚的知道,丈夫的病情能够如此的稳定,有赖于凌然的抢救治疗。

    因此,即使亲戚朋友们认识多名老专家、老教授,李晓宁也不愿意转院。

    一方面是丈夫还不能离开icu,另一方面,既然黄教授都不一定比凌然强,那冒着风险转院,就是毫无意义的。

    事实上,大部分医院的主力医师,并不是年逾50岁的主任医师们。

    在精力体力不断衰退,知识不断更新的情况下,主任医师们能够维持住往日的实力,已经都非常费力了。相对来说,很多资深主治和副主任医师们,更能有效的治疗患者。

    李晓宁决定留在云医,自然对凌然笑脸相迎,她用郑重的表情看看周围的亲戚朋友,自己先是端了杯水,递给凌然,笑道“凌医生来的这么早,还没有吃东西吧,我们准备了一点小零食,您要不要用些。”

    她的态度如此谦卑,周围的亲自朋友们,自然就理解了李晓宁的意思,一个个捧出各种早餐,有鸡蛋馒头小菜,有粥有咸菜,有豆腐脑油条,有豆浆包子和杂粮煎饼……

    凌然还没有说什么,余媛的小身板已经开始摇摇摆摆了。

    她的早餐被咸鱼煮咸汤圆给坑了,现在还真的是有些饿了。

    很饿……

    “来来来,一起吃。”李晓宁将食物摆开,摆明了是让医生们先挑。

    陶主任咳咳两声,道“凌医生,李教授都准备好了,你就不要客气了。”

    “好吧。”凌然坐了下来,挑了一包牛奶,又取了一只包装严密的面包,默默的吃了起来。

    “凌医生还是太客气了。”身着阿玛施套装的中年妇女再次站了出来,用赞赏的目光,又是一套三连“凌医生是哪个学校毕业的?父母做什么的?有编制吗?”

    李晓宁受不了了,瞪大眼睛看过去“姐,咱们今天不说这些行吗?”

    “我这不是遇到了吗?”穿着阿玛施套装的中年妇女叹口气“现在的孩子自己不操心,我们做长辈的能不操心吗?”

    “我的意思是……”

    “嘉元已经清醒了,这就是目前最好的消息了。我帮女儿跟凌医生相个亲,对嘉元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我……”李晓宁被说的一时间转过不弯来。

    “凌医生……”阿玛施套装之中年妇女的意志力明显更坚决。

    “我要去查房了。”凌然向来不在乎对方的意志是否坚决。

    相反,他即将要做的是正儿八经的事儿,阿玛施中年妇女也只能笑笑让开路,趁着凌然离开的时间,絮絮的道“凌医生,我女儿的条件其实很好的,不是我吹,她从小就是成绩最好的孩子,后来又考了英国的硕士。英国硕士和国内的教学时间不一样的,但教学质量也很好的……”

    直到凌然进入一间病房,耳边才清静下来。

    余媛重重的吐了口气,道“真是的,我也是硕士毕业好吧。硕士毕业和找对象有一毛钱关系吗?不好意思,您好,我们来查房了……”

    病人朦朦胧胧的被叫醒了过来,看看表,再看看凌然和余媛,疑惑的问“我这是被格列佛游记了?”

    余媛抽出背后的平板电脑,啪啪的按了半分钟,无奈抬头道“还真是个语文老师……”

    ……

    凌然查房到清晨7点钟,开始上手术。

    没等他进手术室,围观的吃瓜医生就已经将手术室给填满员了。

    李晓宁夫妻所在的圈子,基本就是夫妻圈子。骤遇车祸,就不断的有人来看望,icu进不去,大家就聚集在谈话室里聊天,顺便安慰李晓宁同志,无聊的时候,还可以找找老同学老同事老朋友,以及他们的老同学老同事和老朋友。

    再有更无聊和好奇心重的,就会走进手术室。

    对医生们来说,看别人做手术,是一件必须要做,又具有一定偶然性的事情。

    忙起来的医生,像是凌然或余媛这样的,要么是在参加各种会议的时候,看一看其他医生的示范手术,要么就是正好碰上,就看看别人的手术。

    大部分的医生皆是如此,像是早上再过来看望情况的黄教授,就用一句话倒尽了医生们的心情“来都来了,那就看个手术吧。”

    如此……

    当马砚麟和余媛踩开手术室的气密门的时候,见到的是十几双眼睛,十几身的蓝色洗手服。

    马砚麟迟疑了一下,转头就去核对门口的手术单子。

    这要是做错手术就搞笑了。

    黄教授咳咳两声,道“小伙子不用看了,我们是来看你们凌医生的手术的。”

    “凌然医生的?”马砚麟皱眉。

    “当然。”

    “但是……”马砚麟看看余媛,小声道“我们现在准备做的,是阑尾炎手术……”

    黄教授也是愣了愣“恩,我刚看到的时候,倒没有仔细想……”

    他现在有种买票去看天涯海角,结果见到两块油漆涂字的大石头的赶脚。

    看手术,感觉是应该看的,但阑尾炎手术……

    黄教授回头看看一汪40岁起步的医生们,呵呵的笑两声“阑尾炎手术也挺好的,现在的腹腔镜做起来倒是挺快……”

    “至少没买票。”旁的医生配合了一句,算是将尴尬揭过了。

    转头,凌然走进了手术室,也是看着一屋子的人,有些好奇。

    黄教授这时候才意识到,手术台上的医生竟然已有三人之多。

    黄教授不由调侃道“云医现在这么奢侈了?一个腹腔镜阑尾炎用三个医生?”

    凌然看看黄教授,道“原计划是让马砚麟上手的。”

    “啊?”马砚麟顿时兴奋起来。

    凌然看着他的表情,重复道“原计划。”

    “啊?”马砚麟的音调一模一样,气息却是全然不同了。

    余媛咳咳两声,低声道“这么多人,难道看你犯错吗?”

    “也是……”马砚麟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他虽然做了两年规培医了,上手的机会却不多,几乎都是在凌然这里得到的。

    腹腔镜下的阑尾炎手术,马砚麟要说也是做过的,但是做过一次两次,与多做几次的状态是截然不同的,少了这么一次机会,以后说不定还要失去多少次机会呢。

    在场的医生们也稍微有些尴尬。

    大家都是医生,自然知道小医生得一次机会有多难。有的人可能为了一台手术,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查资料查一个星期,把病人的尿都嗅过三遍了。

    但是,失去机会就太容易了,像是眼前的场景,大家大都不会选择让年轻医生上台了。

    年轻医生的前几次机会,就是用来犯错的,并不是每名年轻医生,都会在众人的目光下越挫越勇。

    尤其是外科医生这种东西,当他游刃有余的时候,他会无比的期待有人旁观自己的成功,至于失败……并不一定能让人坦然面对。

    “消毒了吗?”凌然站到了主刀位。

    “我来做。”余媛站到了助手位上,动作了起来。

    马砚麟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到了边上。腹腔镜用不着二助来帮忙,事实上,一助的工作都很轻松。

    “等他们走了,再给你找个机会。”凌然看看马砚麟,给予一个肯定的微笑。

    在读书期间,凌然经常用这种微笑来安慰那些不易被社会接纳的社会成员,例如班级排名在3位以后的同学。

    马砚麟的心情一下子安定了下来,既然凌然这样说了,那他再要寻个手术就太容易了。

    黄教授等人稍稍有些尴尬。

    有医生不那么高兴的道“我们也就是随便看看,不如现在就走了。”

    黄教授咳咳两声“凌医生不是这个意思,大家稍安勿躁……”

    “恩,很快也就做完了。”凌然说着开始造气腹,再插穿刺器探查。

    他的阑尾炎切除术是完美级的,放在全国范围内,也是顶尖的百名左右的水平,理论上,做个阑尾癌的切割都很容易。

    当然,阑尾癌的发生概率是极小的,大概与因为阑尾癌而去世的女星奥黛丽赫本一样稀罕。

    不过,技术之所以是技术,是具有相当的稳定性和可重复性的。

    完美级的阑尾炎切除术,仅仅是操作的流畅性,就是大部分医生望尘莫及的。

    加上100次的腹部解剖经验,以及完美级的热止血能力,手术室的屏幕里,展示出来的就是教科书式的阑尾炎切除术。

    事实上,若是比较研究的话,没有几本教科书能做到这种水平的阑尾炎切除术。

    “腹腔内无血。”一名医生说了一句。

    “无血视野?”另一位医生凑了过来,表情诧异。

    原本有些恹恹的医生们的精神,瞬间被提了起来。

    。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