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腿缝好了吗?”

    李晓宁眼看着凌然要走,又喊了一声。

    性命攸关的问题解决了,自然要更进一步的考虑了,会不会残疾,会不会有后遗症,会不会疼痛,会不会留疤……

    凌然踩开了气密门:“缝好了。”

    李晓宁伸着脖子去看,就见腿部撕裂的伤口,果然被间断缝合的缝线给拉紧了。

    而在手术台上,那只很容易被人忘记名字的住院医,就眼巴巴的望着李晓宁。

    凌bss看不上的毛腿,正常是可以交给一助来缝合的,然而,周医生对毛腿或者光腿,都没有兴趣,二助就幸运的揽到了这份活计。

    事实上,包括关腹的任务,凌然都是留给二助的,周医生也只需要站在旁边辅导一番即可。

    李晓宁失血过多的脸色渐渐的红润起来,眼瞅着二助又年轻又丑的样子,怎么想怎么不放心的道:“关腹我来!等我洗手。”

    李晓宁说着就往手术室出去了。

    黄教授一把拉住她,道:“你上次关腹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四……四年前?”李晓宁有些记不清了。

    黄教授耸耸肩:“我来关腹好了。”

    接着,黄教授看向陶主任:“来都来了,就让我关腹吧,行吧?”

    陶主任“唔”的一声,对周医生和不太记得名字的小住院医道:“黄教授是咱们中医药大学的创伤专家,病人是他同事的丈夫。”

    周医生和小医生都“哦”的一声,算是默认了黄教授的参与。

    后者迅速的出门洗手,再进门戴齐手套,开始做关腹。

    周医生看着他的手法,忽然饶有兴趣的问:“黄教授,您上次关腹是什么时候?”

    黄教授愣了愣,站在主刀位置上,回忆了半天,道:“记不太清楚了。”

    “也有四年了吧?”

    “可能吧……但我经常还是做创伤缝合的,关腹小意思了。”黄教授说着低头翻着病人的肚皮,两眼专注的像是大四学生复习的高考题……

    “黄教授,关腹要么我来?”周医生说归说,已是将位置给站了回去。

    黄教授顺水推舟的让了位。

    周医生自信满满的开始一层层的关腹。

    黄教授看着看着,也就慢慢回想起了几个关键点,表情也变的自信起来,并问道:“你是主治吧?云医的主治还要关腹的吗?”

    “怎么可能,我们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去关腹啊。”周医生浑身渗透着咸味:“我上次关腹,还是感恩节呢。”

    “今年感恩节?”

    “去年吧。”周医生笑呵呵的。

    黄教授一肚子的吐槽,愣是吐不出来。他上次关腹是四年前了,还就是比人家久远。

    被从主刀位上赶下来的小住院医,怯生生的举起手来:“我上周刚做过一例关腹,上上周,上上一周,都关过腹。”

    李晓宁浑身乏力,望着一房间不靠谱的医生,想哭,又想笑,又想哭。

    ……

    将病人送出手术室,送入苏醒室,李晓宁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就不想起来了。

    苏醒室是麻醉医生的地盘,完全不接待病人家属。

    黄教授同样跟了出来,再对李晓宁笑笑:“不管怎么说,人是救活了,接下来再吃吃中药,修养一下,又是一条好汉。”

    李晓宁勉强笑笑。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凡事往好处想嘛。”陶主任也劝说一句,且道:“我就先去急诊室了,你们有事再来找我……”

    “陶主任。”李晓宁叫住了他,道:“那个,我想再跟着看几台手术,行不行?”

    “看……凌然的?”

    “是。”

    陶主任迟疑了一下,点点头,道:“行吧,你们也都是业内人士了,不过,最好是给凌医生说一下,这样也方便一些。”

    “能不能请陶主任您给引荐一下。”李晓宁说着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知道这个要求可能有点过分……”

    “行吧。”陶主任再次答应了下来,就他的经验来说,凌然对观摩手术一类的要求并不排斥。

    黄教授对凌然的手术也颇感兴趣,出于“来都来了”的精神,就兴致勃勃的随着陶主任和李晓宁去找凌然。

    处置室内,已经接到了新病人的凌然等人,围坐一团。

    “好粗啊。”

    “断掉了?能接吗?”

    “怎么弄断的?”

    几名医生的脸上,显出不忍卒读的神色,年纪轻轻的小护士们,则更显的兴奋和好奇。

    病人则是满脸的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就不断的嘟囔:“我老婆学舞蹈的……我老婆学舞蹈的……”

    “你老婆学舞蹈的,跟你这个断裂有什么关系。”余媛处理好了那名肠套叠的小病人,再次回归了凌治疗组。

    相比吕文斌等人的感同身受和兔死狐悲,余媛的表情,完全是出于对临床医学的热爱。

    病人闭着眼,睁开看了余媛一下,就重新合上了,口中喃喃自语道:“我老婆说给我跳钢管舞,让我躺下面……”

    后面的情节,顿时让人一通脑补。

    “尽量给你保留一颗睾2丸吧。”凌然就地做了详细的检查,再看着片子做出了决定。

    病人的精神力,终于集中了起来:“保留一颗是什么意思?”

    “右边的肯定是坏死了,没有保留的价值了,左边的要看到才能确定。”凌然实话实说,说的黄教授、周医生等人都夹紧了双腿。

    病人抵死不从,终究没能战胜现实。

    于是,众人又浩浩荡荡的前往手术室,参观了凌然的睾3丸切除术。

    李晓宁看着凌然熟练的动作,再回想起他之前说的话,不由喃喃道:“这么看的话,凌医生的技术,应该是非常好的。”

    “怎么说?”

    “凌医生之前就说,他擅长切除肝脾和睾4丸……”李晓宁停顿了一下,指指落入托盘中的小肉蛋:“他好像还真的挺擅长的……”

    “恩,做的确实是干净利落……”黄教授这么说着,心中一动:“你别说,凌然的手法是真的不错,指哪打哪……”

    李晓宁不解的看向黄教授。

    黄教授已是向凌然问了起来:“凌医生,你做过睾5丸癌的手术吗?”

    凌然眼前忽的一亮,帅气无比的看向黄教授:“没有,您有睾丸癌的患者?”

    “睾7丸……还会得癌症?”凌治疗组的实习生郑军惊诧莫名。

    “几率比较低,但的确是有的。”黄教授微笑着回答了一句,内容却令人心冷。

    凌然颇有些期待的看向黄教授。

    他现在掌握有四种切除术,分别是阑尾切除术(完美),肝切除术(大师),全脾切除术(大师)和睾9丸切除术(大师)。

    理论上,凌然完全可以对这四种器官的原发性癌症进行外科切除。

    但是,切癌所要求的,可不是一般的资历。

    急诊科也完全没有切癌的资格。

    尤其是肝癌,情况极其复杂,就是肝胆外科的医生,都要历练多年才能主刀,并没有凌然发挥的空间。

    相比之下,脾脏、阑尾和睾0丸的癌症,要相对简单一些,但依旧……等闲遇不到,遇到了没资格切。

    黄教授呵呵的笑了两声:“我们医院有一位睾丸癌的患者,他的顾虑比较多,最近都在吃中药……”

    “这样啊……”凌然点点头,人家不愿意做手术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其实我觉得,可以让你和他谈谈。”黄教授道:“你们都是年轻人,也许比较好谈话。你可以和他聊一聊,劝一劝他。”

    周医生咬紧牙关,忍住不笑。

    周围人齐齐咬紧牙关,忍住不笑。

    刚刚进行了睾2丸切除术的手术室内,所有人严肃的像是一树的松鼠。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