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医生,有没有时间……”左慈典敲开门,就捻熟的向余媛打招呼。

    正杵在灯箱前面看片的余媛,诧异的回头看向左慈典。

    两人对视十秒钟,都“嗤嗤嗤”的笑出了声。

    “老左你的脑袋算是完蛋了,还有没有时间……”余媛笑的像是一只坏掉的橡胶手套似的。

    左慈典也忍不住笑了出来,笑的像是一只用过的纱布似的“我帮凌医生问的。”

    “你早说嘛。”余媛立即不笑了,眼睛向左慈典身后看看,没见到凌然,才松了一口气“你下次直接说事,不要再问有没有时间什么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这不是秃噜习惯了。”左慈典摆摆手“我发一个图片给你。”

    左慈典将凌然发给自己的图片发给了余媛,道“你看看这个。”

    “什么意思?”余媛皱眉。

    “我琢磨着,像是魏嘉佑这样的医生,咱们是不是得知己知彼啊。”左慈典试探的看向余媛,又道“你看看他做的这些手术,发表的这些文章,和咱们凌医生的项目,是不是重合性挺高的?”

    “人家的主要方向是心脏外科手术。”余媛只看了一眼,又赶紧道“我不是说心脏外科就高人一等,我的意思是,大家的主要方向不同,不能因为魏嘉佑写了几篇内窥镜的文章,就说重合吧。”

    “我肯定不是这个意思。”

    余媛抬头看向左慈典。

    不说心脏外科,内窥镜的手术,关系其实很密切吧。”左慈典用他学渣级的水平分析,且道“凌医生现在开始做膝关节镜,保不齐是不是有想做腹腔镜或者胸腔镜的想法,咱们不说别的,你说翻过年,要是有个内窥镜的峰会,凌医生难道在魏嘉佑后面上台?”

    有些时候,学渣的心思,是能够莫名其妙的对接到学神的。

    要以余媛的想法,膝关节镜和胸腔镜的距离也太远了,那解剖结构完全不一样,不能因为带个镜字,就强行掰扯到一起。

    当然,会了膝关节镜,再去用胸腔镜,手法上肯定要熟悉一些的,节省几个月的时间也是有的……

    但要余媛来判断的话,她觉得换成自己,十年内都不会去碰胸腔镜,那完全不是一个领域嘛,要是骨科的都去玩肋骨下方了,胸外科的人难道都回家吃自己吗?

    同样是以自己作为主角的话,余媛也不觉得站在别人身后上台有什么问题——当然,那得看是什么级别的峰会,要是国际级的峰会,或者放低一点,就国内的真·峰会,能上台就高兴死了,还管是在谁的身后上台呢?

    然而,余媛听着左慈典的话,再从凌然的角度考虑,突然觉得,左慈典同志的考虑,还真不是无的放矢。

    “那我做个情报分类。”余媛一下子摆正了自己的位置,道“魏嘉佑过来云医了,那就有可能挤占咱们的资源,我看看他究竟是搞了些啥幺蛾子……”

    “就算魏嘉佑不来云医,他也要挤占资源的。”左慈典认真的道“魏嘉佑这样的年轻人,我可见过不少,你可不知道,这样有背景有水平的人,用起资源来是有多浪费……我就给你说一项,人家要是想单独上台呢?要是想要独占呢?”

    余媛愣了一下“不可能吧,那多浪费呀。”

    “浪费?美国人打仗的时候讲浪费吗?”左慈典撇撇嘴“人家身后是有院士的,用点独占资源算什么。”

    余媛对此就想象不来了。

    她早两年想做个手术都没机会,甚至想一天25个小时的呆在医院里做住院总都不得,哪里想象得到院士能带来什么水平的资源。

    “祝院士也是院士。”余媛脑海中瞬间闪过“祝-杨跟腱修补术”,对于这种东西,她的记忆就很深刻了。

    左慈典只是笑笑,道“你打短工的,还想让东家分房子给你,合适吗?”

    余媛被说的愣住了,仔细一想,不得不承认,左慈典说的有道理。

    凌然的根子可是在云华医院呢,如果云华医院不能提供最大资源的话,难道指望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来提供吗?

    除非凌然转过去,而且,也就是一定几率罢了。

    再想的多一点,凌然如果去了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那他的手术范围就只能局限于关节镜了,比起魏嘉佑的心脏外科,或者胸腔镜什么的,都要弱了不止一档。

    余媛猛的摇头,心下暗笑,自己是被左慈典给带进沟里了,干嘛一定要和魏嘉佑比呢?人家约翰霍普金斯毕业的海龟博士,起点都不知道高了多少。

    “我去写分析报告。”余媛道。

    “不止,你最好再催着凌医生多写论文。”左慈典低声道“做医生的,做多少手术,别人看不到的,还是得有论文,这个你擅长,再有别的琐事,你找我,我来帮你做。”

    余媛有点心动,只笑道“帮领导搜集论文资料啥的是应该的,不过,人家的论文水平,怕是比我要高多了。”

    能从约翰霍普金斯毕业的,毕业论文都得相当牛才行,余媛就算没看过,也能猜一猜级别。

    左慈典只是哼哼两声,道“你这个话,半对半错。写论文,魏嘉佑肯定厉害。”

    “然后呢?”

    “看病救命,肯定是凌医生厉害。就昨天的心肺复苏的病人,不就证明了?”

    “写到论文里就不一样了……”

    “那就是你的本事了,但我知道,要是没内容,就瞎编的话,写医学论文的就不是医生了,全都得是行政科的人了,对吧。”左慈典稳稳的道“既然写论文的都是医生,那我觉得,最后还是得看救人的本事。对不对?”

    “话都让你说了。”余媛嘴上不承认,回过头来,就开始沉浸于文牍之中。

    比起手术台上的种种,坐在电脑前的余媛,水准起码提升了七万多级,倍现游刃有余。

    ……

    魏嘉佑等到一天的行程结束,就自己溜达着溜达着,又来到了云医的重症监护室。

    值班的依旧是早晨的小主治,此时则乖觉了不少,见面未语先笑,像是在高级酒店的礼宾部里工作似的。

    “魏医生。”小主治也不懂得从哪个方向舔,就甜甜的笑一笑。

    “凌然做的病历都有哪些?”魏嘉佑问。

    小主治愣了一下,道“你们早上看的就是。”

    “我要所有的病历。”

    “那……那我不好给你呀。”

    魏嘉佑皱皱眉,倒不强求,道“现在哪些床位的病人,是凌然负责的……”

    “到icu的病人肯定就是我们icu的了……”小主治说了一半,瞅着魏嘉佑的表情,明智的住嘴,道“7床和12床都是凌医生送过来的。另外的14和3床也是……”

    “病历发给我。”魏嘉佑道。

    小主治低声问“纸质的吗?”

    “废话,当然是电子版的。”魏嘉佑看傻子似的看小主治。

    小主治满腹委屈,前面我明明听狄院士说了,让你看纸质病历,你不听话,你还骂我……

    小主治发誓,狄院士要是开一个匿名的公众号举报功能,他一定毫不犹豫的举报了魏嘉佑。

    “您稍等,我找了发给您。”小主治又露出一片争执的笑容。

    魏嘉佑就在外面略略的扫了一遍,记下了编号,再进到icu内。

    “你也是做了超长心肺复苏的?”魏嘉佑来到7床,就见对方斜躺在床上睡觉,连根管子都没插,立刻将之给叫醒了。

    睡的迷迷糊糊的老胡睁开眼,闷闷点头“心肺复苏,我是做了。”

    “做了……快一个小时的心肺复苏?”魏嘉佑看看手里的pad。

    “好像是。”老胡说话很费劲,轻轻的咳了两声。

    魏嘉佑点点头,再看看近乎正常的监视器,突然问“七加八等于多少?”

    老胡望着魏嘉佑,到魏嘉佑不耐烦要放弃的时候,老胡轻声道“医生,你是想考我算数呢,还是就想看看我脑子好使不?”

    魏嘉佑愣了一下,表情有些怪异的道“听你说话,脑子还挺好使的。”

    “我就不爱算数字,你问我个七加三可以,你问我七加八,我就不乐意算了。”

    “你可以先给七补全到10,然后再把差的数字用8减掉,两个合起来,就是最后的数字了。”魏嘉佑回答。

    老胡又盯着魏嘉佑看了半天,突然笑了,又咳了起来“你和凌医生还怪像的。”

    “我和他有什么像的。”魏嘉佑不承认。

    “你是比他差一点,但也挺像的。凌医生像是車,象棋里的車,啥都直来直去的。”老胡说着,喘了两口气“你是那个炮,看着直来直去的,实际上隔着一层,有点二……二炮,嘿嘿嘿嘿……”

    icu的小主治站的远远的,听的脑子都要炸掉了,你一个住icu的病人这样挑衅医生真的好吗?

    怕病人惹怒了魏嘉佑,自己吃挂落,小主治连忙快走过来“7床的,咱不能这么说话啊……”

    “让他说。”魏嘉佑拦住小主治。

    “啊?”

    “说话对大脑来说,可是高级功能。”魏嘉佑看着老胡,声音越来越飘忽“能说话,从心肺复苏的角度来说,是真的成功了。”

    “那可不是,本来就成功了。”

    “连续成功两例超长心肺复苏?”

    “是。有点神吧。”小主治与有荣焉。

    。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