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肾上腺素,利多卡因。”凌然说话的声音,也都带上了节奏,并续着计数:“005,006,007……”

    他也不知道能不能心肺复苏成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什么结果。

    凌然能够知道的,也就是病人依旧是存在希望的,心肺复苏级的希望,也就是百分之零点五的水平。

    这样的几率是确实很低了,绝大多数的医生都不会挑战这样的概率。

    甚至是病人家属,都不一定愿意做此挑战。

    唯一可能愿意承受此间诸多风险的,可能也就是患者本人,和主治医生了。

    凌然掌握着完美级的心肺复苏技能,自觉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若是只有入门级或专精级的水平,那么,此时放弃也不能说是放弃了希望,因为入门或专精水平的心肺复苏,到了这个阶段再使用,已经不存在希望了。

    就像是此时站在旁边的魏嘉佑那样——作为年轻一代的明星医生,魏嘉佑在最擅长的领域,已经具有世界级的水平了,但是,并非是所有方面,并不包括心肺复苏的技能。

    就国内的环境来说,还真的很少有医生,能够将心肺复苏,练习到很高阶的水平。

    魏嘉佑能够摸到大师级的边儿,已经是很有天赋也很强了。

    只是没有凌然那么强罢了。

    魏嘉佑也知道自己的能力的极限,做到40分钟,再看患者的心电图和波形,该放弃的时候就放弃了。

    又看了两分钟,魏嘉佑渐渐的失去了耐心,转身准备离开。

    狄院士咳咳两声,道:“急什么?”

    魏嘉佑挑挑眉毛,用询问的眼神看向狄院士。

    狄院士示意魏嘉佑站过来,再用只有两人能听得到的声音,近乎耳语的道:“团队心肺复苏,大胆用药,这是唯一可行的方案了,说不定有奇迹呢。”

    “会有吗?”魏嘉佑并不是一个相信奇迹的人,如果让他选择的话,墨菲定理更像是世界的答案。

    狄院士熟知魏嘉佑的脾性,只道:“会不会真的有奇迹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让你的团队相信,你有制造奇迹的能力。这是你现在欠缺的。”

    魏嘉佑一愣,转头看向凌然和他身边的医生。

    年轻的男医生粗壮到令人感觉粗鲁的程度,年轻的女医生矮小到令人要忽略她的程度,年老的男医生皮肤皱的像是……

    老实说,魏嘉佑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凌然身上。他看得出来,凌然的心肺复苏水平还是极强的,但是,心肺复苏毕竟就是心肺复苏,又不是招魂术,强能强到什么程度呢?

    狄院士给了魏嘉佑一个答案。

    团队协作!

    壮男、矮女和老男依次替换,再加上凌然的指挥与补漏,使得患者心肺复苏的连续性极好,与魏嘉佑做心肺复苏期间相比,这种特别训练过的团队心肺复苏,要比临时的替换有效太多了。

    魏嘉佑不由站定,继续看了起来。

    “超过1个小时了。”不止魏嘉佑如此说,在场的医生们也都悄然议论起来。

    但是,令魏嘉佑惊讶的是,众人的议论中,竟有凌然的支持者。

    “上次就做了一个多小时吧,凌医生做心肺复苏也算是有经验的。”

    “我记得,上次的病人姓胡的,iu的人都给惊呆了,说是心肺复苏以后,预后这么好的都少见。第一次见到超长心肺复苏以后,恢复那么好的。”

    “要不凌然有自信呢?心肺复苏,我觉得有点像是骑自行车,学会了就是学会了,得有那个感觉。”

    “你妹的自行车,你骑一个给我看看。”

    “凌然这种等于是单轮自行车,比较难,比较难。”

    医生们半开玩笑着,病人家属却是给听住了。

    病人的儿子脱下眼镜,抹了一把眼泪,凑到一名医生身边,道:“这么说,我爸是不是有救了?”

    站在外圈看热闹的小弱鸡医生见是病人家属,立即一个三连打出去:“我没说,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清楚。”

    病人儿子当场有点懵:“你们刚才还说……”

    “不是我说的吧。”

    “我听他们说……”

    “谁说的你问谁去。”小弱鸡扯起嗓子说了一句。

    站在前面的医生呼啦一声,都散开了。

    这年月,谁敢给病人家属答应“一定能救活”这种事啊。然而,普通人就医,追求的就是确定性。

    病人家属向前走了几步,直到被拦住了,才追问:“我爸是不是能救活?”

    拦人的护士不敢答。

    病人的儿子又问:“我爸是不是能救活?”

    此时此刻,他的眼里又洒出了泪珠。

    附近的几名年轻医护人员都有些发愣,这样的病人家属和问话,你该怎么说?说轻了,人家不鸟你,说重了,家属情绪崩溃也不行啊。

    “现在是抢救的关键时期,你要主刀出来和你聊天吗?”左慈典听到后面的声音,走了出来,语气严厉的不行。

    年纪轻轻的小青年,哪里是左慈典这种老社会的对手,瞬间被唬住了,语气变的踟蹰起来:“我就是想问……”

    “你想问什么,你爸活下来,你有的是时间问,你现在问来问去的,是要主刀停下来,给你先细细解释一下吗?”左慈典指指时间,道:“心肺复苏停止10秒钟,救活的几率就小1,你要不要试试?”

    小青年乖乖的摇头。

    “这不就行了?让你们家属签字的时候,你们拖着不签,人都要没了,问医生能不能救,早干什么去了?”左慈典太知道怎么对付这种家属了。他的态度强硬,家属的态度就软化了。

    另一方面,本来站在小青年后面,给他呐喊助威的亲戚们,也怕医生将不肯签字说的太严重,于是不敢再多逼迫,纷纷劝说小青年。

    “我……我现在怎么办?”病人儿子惴惴不安。

    “先看看抢救的结果。知道什么是心肺复苏吗?”左慈典的语气放缓了一些。

    “就是心脏不好了,让它好好跳?”

    “不是心脏不好了,是心脏已经停止正常工作了,如果心肺复苏不能成功的话,人就没了,明白吗?”左慈典说的声音更小了一些。

    病人儿子重复了一句:“没了?”

    “恩。”

    “没了?”

    “现在是最后的希望,但是,心肺复苏成功的概率并不高,尤其是现在,病人已经接受了一个多小时的心肺复苏了,希望你提前做好准备。”左慈典说到这里,摇摇头,又回到了团队胸外按压的循环中去了。

    病人儿子不禁陷入了失神状态。

    他的嘴里呢喃着什么,但谁也都听不清楚。

    亲戚看着有些害怕,不由的轻推他一下:“冰子,别傻站着了,给你爷爷奶奶打个电话。”

    “不打。”冰子突然清醒了过来,声音一下子清楚的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

    亲戚皱眉:“现在不打,等之后……”

    “晚一分钟知道,我爷我奶就能多高兴一分钟。”冰子自顾自的说话,眼睛就盯着前方。

    正在做胸外按压的凌然,忽然停了下来。

    “除颤。”

    “肾上腺素。”

    “先等一下,胸部的电极重新贴一下。”凌然跳下了平床,轻轻的揉着双手。

    护士迅速上前,将胸部按压过程中,错位的电极换了位置。

    滴滴。

    监视器自然而然的响了两声,然后刷出了一片起伏均匀的心电图。

    ……

    年终盛典,请大家统一投票给角色“凌然”吧!拜谢!

    ……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