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然双手交叠,以极其均衡的力度,持续的做胸外按压。

    病人已经开了高级气道,上了呼吸机,也就意味着凌然不太需要考虑他的呼吸问题了。

    凌然就只是闷着头,做胸外按压。

    心肺复苏最基础最重要的,就是做胸外按压,而且必须是高质量的胸外按压。

    胸外按压的质量不高,就像是后勤通道的供应不畅,其他时候也就罢了,吊命的时候,胸外按压的质量不高,那就真真的是要命了。

    魏嘉佑本人的胸外按压水平是足够的,甚至可以说是绰绰有余的。

    若以级别论的话,凌然判断他的胸外按压应该是专精的顶级,接近大师级的存在了。

    之所以认为他没有达到大师级,是因为魏嘉佑组织和指挥团队心肺复苏的能力尚显不足。

    这个短板若是补充上去了,今天的病人,被救活的概率就非常大了。

    主要是心肺复苏的时间也太长了。

    要是就做个五六分钟,七八分钟的,单人胸外按压也就足够了。

    十几分钟的心肺复苏做下来,铁打的人都要变形了。当然,胸外按压的动作还是能做下来的,就是质量高不起来了——除非像是凌然这样的家伙,才有可能在动作变形的情况下,依然保持一定的效能。

    但在魏嘉佑这里,当他本人停止了胸外按压以后,后上的医生们的团队配合,却是瞬间弱化了。

    云医此前就没有开展超常心肺复苏的项目,年轻的主治们,自己做心肺复苏没什么问题,短时间内的配合,也能做得到,但是,一旦时间线拉长了,团队心肺复苏的更换频率加快了,出错也就不可避免了。

    现在换上了凌然……

    换上了凌然其实也没什么区别,胸外按压只是保证了患者最低程度的身体供给罢了,接下来还要依靠药物和病人本身的恢复。

    “肾上腺素。”凌然等着按压的频率起来了,才开始下命令。

    过了两分钟,凌然再次道“肾上腺素。”

    每隔两分钟,凌然就要一支肾上腺素,然后再加阿托品和利多卡因。

    他要阿托品和利多卡因较少,就是疯了一样的要肾上腺素,明眼人都知道,凌然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唤醒患者。

    魏嘉佑不由的在旁翘翘嘴角。

    肾上腺素哪里有这么神奇啊,尤其是这样频繁的使用。

    不过,魏嘉佑都已经要宣布死亡了,也不会干涉凌然的命令,就看着凌然汗流浃背,看着护士一支支的狂打肾上腺素。

    “凌医生。”吕文斌终于是收到消息,跑了过来,第一时间报道。

    最近几天,急诊科的高强度工作结束了,医院也是给大家分批次的放了假,吕文斌才蹲在厨房里半天时间,从群里看到消息,却是有些忍不住了。

    猪蹄炖在锅里是跑不走的,心肺复苏的机会……急诊中心里是不少,可都是流动的。

    吕文斌原本就住在医院附近,小跑了几步,就回到了手术室,再换上洗手衣来报道,竟是凌治疗组里回来最早的。

    “你先热身。”凌然依旧做着心肺复苏,没有急着让吕文斌上阵。

    吕文斌也确实没有完全闹明白状况,就点点头,站到了侧面,关注着凌然的操作。

    比起之前做心肺复苏,凌然现在更加注重稳定性,并且……用更多的肾上腺素……

    “再加一支肾上腺素。”凌然使用肾上腺素的频率,从二分钟降低到了一分钟。

    吕文斌一惊,他是刚刚来的,没想那么多的问“要加这么多吗?”

    “你注意看心电图。”凌然来不及多解释,就给出了一个指导方向。

    吕文斌茫然的看向心电图。

    心电图是一个难度不亚于核磁共振的影像学项目,因为它反映的是心脏的电信号,想从中找到需要的东西,难度已经相当大了,更不要说,很多时候,心电图里根本就没有你想看到的瞬间。

    不过,吕文斌有一点却是闹明白了,病人他娘的快要挂了,要是以20年前的标准看,病人已经算是死掉了,就算是打再多的肾上腺素,也不会让他死两遍了。

    余媛和左慈典晚了10分钟左右,先后抵达。

    这时候,心肺复苏总持续时间,已经超过了1个小时。

    “准备换人。”凌然也不是很确定能将人给拉回来,但是,他自觉确实是有机会的。

    凌治疗组的医生们练习了多个小时的配合,为的就是能做团队心肺复苏。

    他们现在熟悉了情况,就按照训练时的站位,依次排开,做起来了高强度的心肺复苏。

    凌然退到了一边,依旧重复着要肾上腺素。这在很多人眼里,做法似乎与魏嘉佑一模一样。

    但是,也有极少数人发现,凌然的用药频率已经开始了变化。

    “爸……爸……”一名20多岁的年轻人,跌跌撞撞的跑了上来。

    护士长马上点了两个人上前,将年轻人给拦住了。

    “你得先签知情同意书,一会需要手术的话,才好医生操作。”刚扯下来的余媛抓紧时间,给说了一句。

    年轻人飞快的签了知情同意书。

    周围医生看着悄然松了一口气,这要是再遇到一个矫情的,医生真的是可以崩溃了。

    “我爸……我爸现在怎么样了?”年轻人一口气签了七八张纸,连问都没问。

    “正在抢救。”护士长抢先说了一句。

    “要……要交钱吗?”年轻人艰难的开口。

    “肯定要交钱的,医院现在是开了绿色通道给你,家属来了,就去把钱交上。”护士长说话又快又急,但内容是清楚的。

    年轻人一脸的为难,看向亲戚们。

    “我这边有三千块,你先拿去用。”

    “我有5000。”

    “你先拿一万,不够了再说。”一直打电话不愿意签字的亲戚,此时大方了起来,将早准备好的钱,就此转了过去。

    年轻人感动的热泪盈眶,一个劲的道谢,拜谢了一圈之后,才赶忙去楼下缴费。

    与此同时,凌然再次跪上了平床。

    。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