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诊中心食堂。

    瑞富居的早餐,摆在餐厅的正中间,但是,并没有几个人去碰。

    大家都只是碰两筷子,就迅速的转身回到了角落。

    温吞吞的广式早茶做的再好,也是大家经常能吃到的,相比之下,三名厨师现场制作的竹升面,在瓦罐中熬煮的人参鸡汤,还有慢火煨出来的海参粥,就不仅好吃,而且好看了。

    只见一名厨师拼命的捶打面团,拳拳致命,掌掌起风,光看表演,就令人感觉不虚此行。

    当然,医生们也没别的地方去。

    要么吃热乎乎的竹升面,喝人参鸡汤和海参粥,要么就只能食用俗气的广式早茶……瑞富居自称是来自粤地的老字号,但它的老板是云华人,老板娘是云华人,头任的厨师长是四1川人,继任的厨师长是湖2南人,就连写着“粤式早茶”的牌匾都是用福3建的木头雕的。

    “凌医生,尝尝泡椒凤爪,瑞富居做的最好的就是这个。”杜副主任点的餐,眼瞅着无人欣赏,干脆就起身四处推销起来,形式与劝酒颇为相似。

    坐在凌然旁边的田柒很给面子的夹了一块,尝后喝了口水,才道:“味道确实不错,腌料用的很大胆。”

    “是吧是吧……现在用的是湖4南的辣椒啊,又辣又过瘾。”杜副主任感觉有些力气了,再回到座位,一口气吃光了刚下出来的竹升面,脸上都带出了笑容。

    “吃蛋吗?”厨师给杜副主任做第二碗竹升面的时候,主动询问,态度极其主动。

    “好啊,煎蛋好了。”

    “您想用哪种蛋?”

    “煎蛋。”

    “用哪种蛋来煎呢?”厨师微笑着推出一个新的餐车,并掀开了上面的菜罩,并一一指着它们,道:“我们有鲜鸡蛋和咸鸭蛋,还有新鲜的鸽子蛋和鹌鹑蛋,这边是甲鱼蛋,另外还有两颗鸸鹋蛋,但不太适合煎……”

    杜副主任望着琳琅满目的餐车,震惊之余,乐呵呵的道:“我都要……”

    田柒喝了几碗汤,就看着凌然用餐。

    凌晨四点钟就起床,一查房就查了三个小时的凌然已经算得上是饥肠辘辘了。

    极小碗的竹升面,被凌然连吃了五碗才作罢。

    吃饱了,凌然再看看三名厨师和众人一起吃剩下的空盘空碗,不好意思的道:“太让你破费了,等你度假回来,我请你吃饭吧。”

    “好啊,我们可以去邵老板的店里吃烧烤。”田柒又舍不得被请客的机会,又怕凌然花太多钱,略略有些纠结。

    凌然点头。邵家馆子亦是丰俭由己的,若是选择竹鼠和海鲜的话,应该也能略略对等——在陶萍女士的教导中,基本对等也是非常重要的社会礼仪。

    杜副主任同样是吃饱喝足,拍着肚皮,就很内行的笑两声,道:“田柒小姐去大溪地,是从东京中转吧,我几年前也去那边开过会,东京过去要12个小时,可得带足各种东西才行……田柒小姐要在东京停留多久?”

    “我是坐家里的私人飞机,不知道具体的航程。”田柒微笑的回答。

    杜副主任愣了愣,起身道:“我要去处置室看病人了。”

    “我也去,我也去。”其他几名从行尸走肉中复活下来的医生,跟着杜副主任,折回了处置室。

    凌然填报了肚子,也想去处置室,起身之后,稍稍有些迟疑。

    余媛连忙道:“田小姐,我们得去候诊了……”

    “我跟你们一起去。”田柒舍不得离开,立即选择跟随。

    一群小医生都不好意思拒绝了,刚刚吃了人家那么多东西,总归是有些嘴短来着。

    但是,也没人会说“咱们一起喵喵叫去”之类的话,就任由田柒跟随,一路下楼,回到了楼下的处置室。

    砰。

    砰砰。

    此时的处置室,竟已是一片的兵荒马乱。

    一名三十许的男人,挥舞着手臂,胡乱的耍着王八拳,就将医院的保安逼退到了三米远。

    医院的医护人员也不敢靠近,就一个劲的向后退。

    处置室内安静,电梯门开的声音就格外的清晰。

    凌然刚刚走出电梯门,就听男人高呵一声,一个黑影就扑了过来。

    “我了个去!”吕文斌惊呼一声,抬手举起臂围38的胳膊,却也是软了。

    咚!

    田柒抬脚收脚,轻轻的吁了一口气,那扑过来的男人,已是被一脚踹飞了出去。

    凌然等人都以惊讶地目光看向田柒。

    “我以前健身学过泰拳。”田柒小声的说了句,再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

    只有余媛注意到,田柒刚才是提裙脱鞋再踹出去的一脚,考虑到她另一只脚上还穿着高跟鞋,余媛就不得不考虑多一点了——从力量分析的角度论证人体骨骼的强度,大约是此类的论文了。

    余媛一下子就想的深入了进去,久久没有言语。

    “报警了吗?”田柒依旧是头脑清晰的样子。

    “已经报警了,警察一会就来。”有小医生说了一句,又重新躲进了人群中。

    躺在地上的男人咿咿呀呀的,脑袋里不知道转着什么心思。

    “把他给捆起来。你们有医用的束缚装置吧。”田柒继续下令,颇有掌控了局势的感觉。

    有几名小医生不自觉的照着做了,等将男人捆上平床,处置室内才重新恢复了平静。

    不一会儿,警察抵达,要了个病房,就直接入内询问:“为什么打人?”

    男人两眼望天,既不理警察们,也不理看热闹的医生门。

    凌然皱眉判断着他的症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答案。

    “为什么打人?”警察又问了一句。

    三十余岁的男人咬咬牙,道:“市二院的大夫都是庸医,都是狗东西,态度恶劣,张嘴就是检查,闭嘴就是报销和提成……”

    这时候,挤在跟前看热闹的一名小医生,低声道:“我们这是云医。”

    男人眼睛一横:“云医怎么了?云医也是一样的黑,我不管,你们都是一伙的……”

    “你说这些,都不是打人的理由。”警察无奈的叹口气,道:“你这样子搞,起码都是寻衅滋事,明白吗?”

    “你们抓我啊,你们把我抓起来啊。”男人面色涨红梗着脖子大喊,可是看着面前的穿着制服的警察忽然又猛地嚎啕大哭起来:“市二院的大夫说儿子不是我的,一院的大夫也说不是我的,你们都是串通好的,欺负我一个老实人,欺负我一个老实人……”

    众人面面相觑:“这算是什么?”

    男人却是越哭越伤心:“你们不要告诉市二院的大夫啊,告诉他们,我老婆就知道了……”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