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团队这种事,你要去找霍主任的。”凌然摸不准这名黑眼圈、肿眼泡的大叔的想法,他也懒得琢磨。

    和陌生人打交道,是心肺复苏不好玩了,还是开手术没意思了?

    陌生人这种无聊的生物,凌然见的太多了,也就是眼前的大叔长的够丑,凌然猜他不会纳头就表白,才搭理一二。

    但也就仅此而已。

    凌然只轻轻点头,再对导诊台后的小护士道“我去接诊区了……”

    “等等,等等。”冯毅笑着,又上前一步,拦住凌然,低声道“凌医生,这可是个好机会。”

    凌然定定的看着冯毅。

    常年负责忽悠医生的冯毅同志,一看凌然的架势,就知道他有点难哄。

    想了想,冯毅放低了些姿态,一笑道“凌医生,咱们不谈什么团队不团队的事。我就是觉得吧,你专门组个队,来做这个心肺复苏,对病人更好,更能挽救生命。”

    凌然皱皱眉“现在没有病人需要做心肺复苏的。”

    “心肺复苏不是争分夺秒的吗?咱们把队伍拉起来,医院里随时出现问题,随时抢救,您想抢救多长时间,用多少药,咱们就抢救多长时间,用多少药,局里全部给你兜底,不在医保名录里的,你都可以先用后报……”冯毅拍着胸脯说话。

    凌然被他说的有些犹豫。

    单就心肺复苏的应用来说,老外的一些医院里,确实是组建了专门的心肺复苏的小组,有问题就出现抢救,对院内心梗的病人来说,生存率是大大提高了。

    但是,让几名外科医生专门等着做心肺复苏,明显是不恰当的,哪怕国内的外科医生足够便宜……

    “我不想只做心肺复苏,你可以再组一只队,我做培训是可以的。”凌然还是松了个口。

    吕文斌等人也就被他培训了半天,效果就颇为显著。

    但是,培训吕文斌等人团队心肺复苏,不是为了让他们24小时蹲守的。

    凌然扪心自问,也不愿意24小时的蹲守着,就做心肺复苏。

    心肺复苏固然有趣,别的手术也很有趣啊。

    救人固然很重要,但如果对这份工作心生厌恶的话,想要坚持下来,也是很困难的。

    尤其是心肺复苏这种事,如果像是4s店一样,只为了赚取工时费的话,是很少有医护人员能坚持下来的——做医生是需要经济的支撑的,但治病救人的过程中,不需要经济来做推动力。

    冯毅的肿眼泡眯起来,眼睛像是凸出来了似的,为难的道“凌医生,我们还是看好您来做这个心肺复苏,之前那个病人不就是让你给做好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与其做这个手术……”

    “凌然如果遇到了需要做心肺复苏的病人,肯定是义不容辞的,但是让他在边上等着,那就不见得是好事了吧。”周医生不知何时走了过来,拦在了凌然和冯毅中间。

    “周医生来了。”冯毅认得人,笑呵呵的打了个招呼,丝毫不因为周医生的语气不佳,而产生丝毫的怨念的样子,道“今天的情况很特殊啊,接下来送过来的患者,情况都不会太好,确实很需要凌医生的帮助。”

    他说的这个话,倒是没有瞎扯。

    事实上,如果不是确实有需求,冯毅也不会跑来找凌然。

    所以,虽然是存着私心,但冯毅所求的方向,倒也不是完全错误的。

    周医生思忖着,依旧拉着凌然,再道“冯科长你有想法,还是得找我们主任说啊,让凌然背这么大责任,把他压垮了怎么办。”

    冯毅本来就是想偷鸡,没成功也不生气,只沉稳的点头,道“那行,我知道了,我去找你们霍主任。”

    周医生目送冯毅离开,再对凌然笑笑,道“得霍主任对付这些人,要不然,他现在答应你药品随便用,回头嫌弃这个嫌弃那个的,分分钟把你给陷进去。”

    凌然似懂非懂的点头。

    周医生咳咳两声,道“医药费可不是小钱,尤其是做了心肺复苏的病人,一个人可能就要几十万,几个人下来得要多少。要是没有他的话,到时候无非是医院和厅局扯皮,他把你给拽进来,可不是什么好事。”

    再看凌然的表情,周医生摆摆手,道“你现在不用操心这些,有事都推给我或者霍主任就好了。恩,还是推给霍主任吧。”

    “好的。”凌然从善如流。

    “你还真不客气,好吧,这种事客气也没用。”周医生自说自话着,问“你要在这里等下一辆车吗?可能要一会的。”

    “那就去icu吧。看看之前的换着的情况。”凌然说到此处,不禁遗憾的摇摇头“急诊中心自己没有重症监护室,真是不方便。”

    周医生斜眼看凌然“你把这个话给霍主任说一说,他听到了得高兴死。”

    “为什么?”

    “霍主任嘛,他就是啥都想要。”

    凌然缓缓点头“如果急诊中心有自己的重症监护室的话,这次的病人就可以留在急诊中心了,说不定预后更好。”

    凌然掌握着完美级的心肺复苏,与大师级的心肺复苏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心肺复苏后的管理和干预,然而,医院的icu可不想听急诊中心的医生的指手画脚,弄不好还会产生逆反心理,从凌然的角度来考虑,这对病人自然是不完美的。

    两人说着话,乘坐电梯,来到了icu所在的楼层。

    出了电梯门,就可以看到数十名患者家属徘徊于此。

    重症监护室平常是不允许家属入内的,最近又多了许多的病人,以至于患者家属只能在门口扎堆。

    凌然和周医生出了电梯,就有无数双眼睛看过来,病人老胡的妻子一眼瞅见凌然,疲惫的双腿刺溜一蹬,就又充满了力气似的,跑了过来。

    “凌医生,周医生,你们来了。”胡妻尽可能的表达善意,笑的发干的嘴角都要撕裂了似的。

    “老胡情况怎么样?”周医生随口问。

    “挺好的,人也醒过来了,尿也清了,医生说再观察两天,没问题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胡妻说着,眼角都开始渗泪了。

    周医生听的惊讶无比“清醒了?这就醒过来了?”

    胡妻听的也是一愣“你们不是因为听说老胡醒来了,才过来的?”

    “开玩笑,超长心肺复苏,这么短时间……”周医生明智的闭嘴,道“我们去里面看看。”

    胡妻连忙去将趴在椅子上昏昏欲睡的婆婆和儿子喊醒。

    五个人经过通道,各自穿了一件隔离服,就进入了icu。

    重症监护科的医生们本来不想这么多人入内,但见是凌然,也就默默的不吭声了。

    医院是个很现实的地方,若是一般牛掰的人物,大家也就是表面尊重一下,像是凌然这么牛掰的,能把死了一个小时的人重新拉回来的,重症监护科的医生们也都是心有疑惧的——这种医生,赶明儿写篇文章,或者参加一个什么国际会议,谈笑间就坑死一个科室的都有。

    对于鲜少见到超长心肺复苏且成功案例的医生们来说,他们现在看凌然的时候,是会看到一个光环的。

    “老胡,这个就是救你的凌医生。”胡妻叫醒了浅睡中的老胡,将凌然推到了前面。

    “谢……”老胡尽可能的发了一个哑声,就呼呼的喘息起来。

    胡妻轻声道“凌医生,老胡谢谢您呢。”

    “不用客气。”凌然说话的同时,将一只衷心感谢的宝箱,和一个同行的钦佩的初级宝箱收入囊中。

    胡妻则道“我听别的医生说了,做这么长时间的心肺复苏,100次都不一定能成功一次,还有的人,当时能救过来,后续清醒不过来,就变成了植物人……老胡你是运气好,遇到了凌医生……”

    老胡再用声道发出艰难的“谢……谢……”的声音。

    凌然微微颔首,并继续扫入新出的衷心感谢。

    “爸爸说的是谢谢。”老胡的儿子,一直有些畏惧的躲在母亲后面,此时看着父亲的面孔,终于鼓起勇气,大声的说了一句话。

    “不用谢。”凌然礼貌的对他微笑。

    小男孩又害羞的躲到了母亲身后,再望着凌然,停顿了几秒钟,道“凌医生真帅。”

    在场的几个人,包括站在后面不远处的重症监护室的医护人员,都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笑声让小男孩受到了鼓励,于是很快的转头,抬头看看周医生,稍微有点犹豫的道“周医生也帅。”

    周医生一愣,笑的嘴角都飞起来了。

    。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