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医生!”

    帅气的进场仪式,只持续了一会儿,就被乱哄哄的现场给扰乱了。

    一名宽眼宽鼻厚嘴肥腮胖圆脸的中年男人放声大喊,身上还穿着病号服的他,手指着避让不及的吕医生,恨不得跳起来的样子“那个医生,我的检查呢?”

    吕文斌叹口气,想解释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凌然却像是没看到似的。他自然是视而不见了。从小到大,凌然身边发生过无数或精巧或有趣或狂放或成功或失败或许浪漫或许悲情或许感动或许戏剧化的事件,想要说明自己的女孩子、男孩子多如牛群,如果每一件事都要凌然给予百分百乃至于百分之两百的关注的话,他现在想要小学毕业都困难。

    陶萍就无数次的教导儿子好好学习,长大了以后,好玩的事儿多的很。

    凌然深以为然,就像是刚刚组建的心肺复苏小组——现在还不能这么说,依旧……看着就觉得好玩。

    吕文斌的心情就很复杂了。

    望着眼前的肥腮脸,吕文斌觉得对方一定也是很心宽的人,从好的角度来说。

    “你的检查不是做过了吗?”吕文斌来到了对方的病床前。

    此次工地事件中的所有人,只要是在倒塌范围半径内的,陆陆续续的都给送到了医院,不疼不痒没有伤的就让在各个医院的留观室里睡觉,有点小伤小痛的,如眼前这位,到了云医,稍作处理,就被安排在处置室里睡觉。

    这样的环境,也就谈不上有什么好睡的了。

    肥腮脸更是玩手机玩的两眼发亮“我的检查报告还没出来啊,没出报告,光检查,那有什么用?”

    “我去给你催一下。”吕文斌回答一句就想走。

    肥腮脸一把拽住他“你走了就回不来了。”

    吕文斌笑了“我又不是去太平间。”

    肥腮脸吓了一跳“大晚上的,你不要开这么可怕的玩笑好不好?”

    吕文斌心里一动,声音变的低沉下来“我……开玩笑了吗?”

    余媛正好路过,也听到了半截话,此时顺便配合了一句“没有……”

    “谁?谁在那里?”肥腮脸吓坏了,对面明明也有说话,自己坐在病床上,居高临下竟然看不到,这是医院吗?这是鬼屋吧!

    余媛默默的飘走了,她是住院总医师来着,要做事的话,有忙不完的事情。、

    再者,偶尔有空,她也会偷偷眯一个觉的。

    住院总医师总是以自己连续上班40多个小时来夸耀,以表达自己的努力与奋斗,实际上,他们的真实工作时间,根本不可能达到40多个小时,正常人怎么可能工作40多个小时呢?所以,说这种话的住院总,通常都只是在医院里呆了40多个小时而已,他们抽空睡觉、小憩和吃饭的时间刨过,最多也就工作三十二三个小时而已。

    余媛现在也学会了找时间偷懒,尤其是她的目标小,总是不容易被护士小姐姐逮住,那就可以比别人多轻松个十分二十分钟的。

    吕文斌看着病床上的宽型男人,心中亦是轻松了些,暗自笑上两声,再掏出手机,联上了医院后台。

    “你有几份检查报告已经出来了,剩下的还没出来,等齐全了,就会发给你了。”吕文斌给解释了一句。

    “就检查那么点东西,你们现在还没给弄出来,我的时间不是钱啊。”肥腮脸缓过劲来了,又气恼的抱怨一声。

    吕文斌有心要走,又怕被投诉了,只能耐心道“你这个是全套检查。你连核磁共振都做了,怎么都要等到下午才能出报告。你看看急诊室里面,都忙疯了。”

    “那我管不着,你们是急诊室啊,天天忙不是应该的吗?凭什么就得我等啊……”

    “我给你看看,你别着急了。”左慈典走了过来,慈眉善目的笑一笑,又转头对吕文斌道“吕医生你先去忙。”

    吕文斌松了一口气,赶紧跑了。

    左慈典再掏出自己的手机,很关心的道“您手环给我看一下,我帮你查查啊。”

    “好的好的。”肥腮脸望着左慈典的皱纹、眼袋和稀疏的头发,总算是眉开眼笑起来,道“麻烦您给催催,就是几份检查报告嘛,填一下给咱看看就行了……”

    “恩。”

    “甘油三酯偏高,这个就是要减减肥……”

    “哦。”

    “你有乙肝啊,这个平时要注意,不能掉以轻心了,现在虽然……”

    “不对!”肥腮脸一下子蹦了起来“你报告拿错了,我没有……”

    左慈典看看他,道“那我再对对。”

    说着,他就认真的检查了一遍,再摇头“没错,是你的报告。你这个乙肝有段时间了,一直没发现吗?”

    “我……”肥腮脸有些发愣,摇摇头,思量半天,起身道“是你们给我采血的时候,给我传染了……”

    “你这个病程不短了。以前来过我们医院吗?”

    “我……”

    “要是没来过,你就找不到我们头上。”左慈典说完,表情严厉了些,道“今天情况特殊,你要是敢造谣的话,没好果子吃的。”

    肥腮脸本来也就是想混个体检,并没想着讹医院,对于相关业务也不够熟悉,听了左慈典的话,就有些被唬住了,默默的看看四周,问“那我现在怎么办?”

    “我先给你安排进一步的检查。具体你可以询问一下专科医生。”

    肥腮脸想了想,道“就说是昨天工地出事,我给染上的,行不行?”

    左慈典缓缓摇头,却没有就着这个话题继续说,转而道“我的意思,我先给你再开几个检查,就看看肝的情况,血液分析也做详细一点。这些都可以算到今天里面,后面的,我们就没办法了。”

    肥腮脸思忖片刻,妥协道“再给开几瓶保健药。”

    左慈典笑笑“保健药都是自费了。”

    “总之,你开几瓶药。”

    “药开不了,检查你要不要开?”左慈典懒得解释了。

    “开吧开吧。能省一点是一点。”肥腮脸叹口气“早知道我就不来医院了,好好的人,往机器下面一趟,好家伙,这就变成病人了!”

    左慈典一言不发的给开了检查,把人送走,才重重的坐了下来。

    他的感觉,是有点累,又有点爽!

    和伺候领导比起来,这个活又要轻松许多了。

    至少不会有伴君如伴虎的危机之心。

    “起来了,来了个脾脏破裂的病人。”

    凌然一边说,一边从阴影中闪了出来。

    而在他的身后,是目光凝重,闪着光芒的吕文斌和余媛。

    “去割脾脏了。”吕文斌和余媛异口同声的邀请左慈典。

    疲惫中的左慈典,突然好感动好感动,没有阴谋,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办公室政治,有什么好事都想着自己的同事,真是太好了。

    “一起割脾脏。”左慈典重重的点头,仿佛重新回到了少年时代。

    。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