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因为哭的太大声,胡妻很快就没劲了。

    她在玻璃门外站的太久,觉得累了,就只能倚着门,再眼巴巴的看着里面。

    对她来说,今天意外有些过于沉重了。

    或许,对任何一个人来说,有关于生死的意外,都是异乎寻常的沉重的。

    凌然依旧在不断的做着胸部按压。每隔5分钟,就要求注射一次肾上腺素、阿托品和利多卡因。

    除此以外,150毫升的碳氢酸钠也被静脉注射了进去,并没有什么用。

    四周依旧很吵杂,来来往往的医护人员,警察和病人,让抢救室的环境燥的像是沙漠火炉似的。

    凌然也觉得身体有些燥热。

    每分钟100次以上的胸部按压,既要按压到位,也是释放到位,手还不能彻底离开胸部。没有训练过的人,很难拿捏得住其中的轻重,尤其是没有上手按压过人的,真到了心肺复苏的时候,要做到准确的按压并不容易。

    然而,就算是经过了训练,巨大的体力要求,依旧不断的考验着施救人。

    “凌医生,要换人吗?”牛护士小跑着过来,轻声询问。

    “我还可以。”凌然不想多说话,他在尽可能的调整呼吸,以保证自己的胸部按压的持续性。

    胸部按压是心肺复苏全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环。

    与之相比,任何药物、仪器和技术手段,都不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而高质量的胸部按压,也是高质量的心肺复苏的最佳支持。

    凌然希望自己能坚持得久一点。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所有人都在忙碌,凌然原本是可以晋级成为指挥者的。

    但是,他现在若是让开了位置,与其他医生接力进行心肺复苏,一个两个医生,都不一定足够。

    凌然势必不能在如此紧张的时刻,占用如此多的医生如此多的体力和精力。

    何况,凌然觉得自己还能坚持得下来。

    任何医生,任何人,在给另一个人类做心肺复苏的时候,往往都可以坚持的很久,很久……

    “凌医生,25分钟了。”牛护士小声的提醒了一句。

    凌然只是闷闷的“恩”了一声。

    牛护士想了想,建议道:“要不要使用呼吸机?”

    此时已经做了25分钟人工呼吸的小护士用的是简易呼吸器,也就是有一个大球囊的手动人工呼吸器。

    呼吸机的人工呼吸效果就要好太多了,只不过,它通常并不是用来给心肺复苏的病人用的。

    凌然却是赞赏的点点头:“用呼吸机是个好主意,注意更换时间。”

    牛护士点点头,立即去找人拖来了呼吸机。

    人工气道是早就打开了的,牛护士熟练的调试好了呼吸机,再接好喉管,一秒钟都没耽搁。

    一番操作之后,牛护士再向凌然报告:“30分钟了。”

    凌然依旧只是“恩”的一声。

    他知道牛护士的意思,心肺复苏20分钟,或者30分钟以上,其实就可以决定是否放弃了。

    如果是在10年的话,大部分国家和地区的医院,都将20分钟以上的心肺复苏,看做是没有必要的。

    事实上,美国人至今依旧很少进行超长pr(心肺复苏)。

    但是,这是与他们的医疗制度有关系的。

    在美国的医院里,家属是可以将植物人丢在医院置之不理的。医院将为此承担每年数百万美元的医药费,以至于医院之间,甚至产生了植物人交易——成本高昂的大医院用医疗专机将植物人卖去成本较低的医院,并向后者支付以百万美元计的高昂费用。

    在这种环境下,让美国医院支持超长pr,就意味着医院每年都要新增数名植物人患者。

    于是,为了让患者有尊严的去世(手动狗头),美国医院并不鼓励超长时间的心肺复苏的进行。医生们受到的教育如此,超长pr的比例也就不高。

    但在中国,医护人员们进行超长pr的比例是越来越高了。

    虽然成功的概率往往低至百分之一,可这是将患者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唯一方式。

    凌然知道,此时此刻,“老胡”的唯一希望,就是自己了。

    如果凌然放弃了,是不会有医生接着上来,再继续的做心肺复苏的。

    那时候,他就只能宣布死亡了。

    而继续做下去,毕竟还有百分之一的希望。

    对一个生命来说,他的一生中,有无数次,为了低于百分之一的成功率而拼搏努力过。

    此时此刻,有另一个生命为了保住他的生命,为了低于百分之一的成功率而拼搏努力,似乎就更让人容易理解了。

    ……

    “爸爸!”

    玻璃门外,9岁的小男孩,身上裹着大人的衣服,一边吸鼻涕,一边大声喊。

    “爸爸在里面,咱们在外面等。”身材圆润的女人搂着儿子,想哭又不敢哭出来。

    “爸爸怎么了?”9岁的孩子,已经很懂事了。他现在却是希望大人能否定他的猜想。

    身材圆润的女人轻拍着他的肩膀,道:“爸爸从塔吊上摔下来了……”

    “你不要给孩子说这些!”站在右侧的是患者的母亲,苍老面容,愤怒的发红,借机发火:“你自己的老公,你咒他要死吗?你就不该让我带他过来,带他过来干什么?”

    儿媳妇没有像是平时那样呛声,只道:“让川儿多看看他爸。”

    “回去再看也一样。”患者的母亲的气势弱了许多,近乎乞求的道:“过天再去病房看,也一样。”

    胖女人继续用手轻轻的拍着儿子,就像是在摇篮中似的,道:“川儿,你爸爸是为了赚钱交房租,交学费,才去的夜班工地,你以后啊,要好好读书,坐办公室,风吹不着,雨淋不着,也不会从塔吊上摔下来了……”

    “你……”老太太又气又急,看着儿媳妇的样子,像是癔症了似的,干脆一把抢过孙子,道:“你别瞎嚷嚷,我儿子……我儿子……”

    老太太想说点吉利话,可是,隔着玻璃门看到的景象,并不能让她说出这样的话。

    凌然依旧维持着每分钟100到120次的频率按压患者的胸部。

    就算是完美级的心肺复苏术,也不能保证他能长时间的保持相同的频率。

    凌然能够保证的,是每次的按压深度,每次的胸壁回复程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再一次要求静脉注射药品的时候,霍从军来到了凌然面前。

    “马上就要一个小时了。”霍从军道。

    听到霍主任的声音,凌然头都没抬的道:“患者只有32岁,无病史,既往体健,我认为继续心肺复苏可以让患者收益最大化。”

    霍从军无言以对。

    继续心肺复苏自然可以让患者的收益最大化,放弃做心肺复苏,就要宣布死亡了。

    霍从军看看四周,随着各科室的医生们到位,急诊室的繁忙景象,已经得到了略略的缓解。工地里虽然还有人送过来,但总人数是很少了。

    霍从军舒了一口气,道:“你自己判断。”

    “是。”凌然回了一声,胸部按压的动作都没有变化。

    吕文斌这时候做完了手里的事,快步而来,低声道:“凌医生,我来帮你。”

    “准备电击。”凌然直接就下了命令。

    “哦……是。”吕文斌用了几秒钟反应,才拿起了电极板。

    “200焦。”凌然下令。

    吕文斌重复:“200焦,让开。”

    除颤仪轻轻的释放了电流。

    凌然看也不看,直接就继续做起了心肺复苏。

    心肺复苏的中断要越短越好,这是借用外力,给予身体的后勤支持,后勤中断的越久越频繁,就越容易得到一个烂摊子。

    滴。

    滴滴。

    心电监护仪,突然响了几声,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注意。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