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医生!”躺在平床上的男人,高声的呼喊着。

    他的肩膀被包扎了起来,稍稍有些向外渗血,身侧的输液架上,挂着两瓶液体,灰头土脸的上半身,以及手脸处的擦伤,让他看起来惨兮兮的。

    然而,路过的医生和护士,没有一个回应他的。

    此时此刻的急诊中心,已经是忙翻天了。

    收到消息赶过来的医生护士,已经不少了,但病人送来的更多。云华最好的急诊科就在云医,刚刚升格的急诊中心,面对的是数量过半的重伤员和大量的轻伤员。

    而在这个时节,哪怕是一名重伤员都要消耗大量的资源。

    至于轻伤员,自然就无人理会了。

    包扎着肩膀的男人眉头,掏出手机来,偷偷的查了查,再放下手机,提高了声量,狂喊:“哎呀……不行了,我要死了,哎呀,我好难受,我胸口好闷,胸口疼……”

    “我去吧。”正在给一名骨折的伤员做固定的吕文斌,给面前的主治说了一声。

    主治轻轻点了点头。

    胸闷是危急征象,在急诊室里,是需要立即响应的。

    有的病人嘴里说着胸闷胸痛,一个嘟噜嘴,转眼就没有了。

    所以,哪怕是再不相信他,也得派个人过去看看。

    吕文斌脱了手套,抖抖衣服,顺手掏出酒精凝胶涂了涂手,再来到处置室的角落里。

    包扎着肩膀的男人留着个毛寸,宽眼眶,宽鼻子,厚嘴唇,肥腮帮子,胖圆脸,看到穿着白大褂的吕文斌过来,立即呻5吟起来:“医生,快看看我……”

    “听你刚才的叫声,还蛮洪亮的啊。”吕文斌瞅着对方的外表,心下已经有所猜测了。

    医生看病人的外表,不能单纯的用“瞅一眼”做单位。

    医生看人,基本采用的都是视诊的套路,也就是中国古代所言的望闻问切的望。

    有经验的医生,看病人的呼吸频率,看病人的指甲口唇等等,都能判断出极多的信息了。

    包扎着肩膀的男人则是嘿嘿的笑两声,不以为杵的道:“我得大声喊,你们才能听得到。对吧?喊的也怪累的。”

    吕文斌无奈的叹口气:“那你胸口现在是什么感觉?”

    对方眼珠子转转,道:“闷还是有点闷的,疼有一点疼。”

    “我帮你看一下。”吕文斌拿出了听诊器。

    “这个没用。”躺在病床上的病人灵活的转了个身,不乐意让吕文斌听。

    “恩……那什么有用?”吕文斌也不是新人了,轻轻的问了一句。

    包扎着肩膀的男人左右看看,也是声音轻轻的道:“先说一件事,我们这次看病的费用,都是政府出的,对吧?”

    “或者是保险,或者是你们所在的建筑公司,具体我不清楚……”

    “总之,有人报销的,对吧?”

    吕文斌迟疑了两秒钟,点头道:“正常来说是这样。”

    “那你给我开个全套检查。”

    “恩?”

    “那个胸片啊,t啊,心电图什么的,再抽个血啥的,都看看。”病人呵呵的笑两声:“你们赚钱,我检查身体,没问题吧?”

    猜测的靴子落地了,吕文斌反而有些轻松了。

    “我先听一下音。”吕文斌还是稍稍有些担心的。尽管病人看着像是在撒谎,但他别的谎不撒,偏偏撒谎说胸闷胸疼,那吕文斌也不得不给予重视了。

    病人也没有再坚持,敞开了怀抱,让吕文斌摸上来,口中道:“你答应我的事,要是做不到,就别怪我闹了。”

    “知道了。”吕文斌的表情毫无变化。胸片之类的检查不值几个钱,而且,像是对方目前的情况,他就是不想做检查也都不行了。

    最起码,心电图是要拉一张的,抽血t之类的,也是需要做检查的。

    当然,这些话,吕文斌现在是不会说出来的,免得对方有便宜占的不够之感。

    “心音没问题。”吕文斌放下了听诊器。

    “喂,医生!”躺在病床上的病人的声音也一下子就飙了起来。

    吕文斌点点头:“肺部肯定也没问题。”

    “咱们说好的……”

    吕文斌摇摇头,也懒得计较,道:“我给你开检查。但要过一会做,我们现在太忙了。”

    “不行,我要是心肌梗死了怎么办?”病人大声的喊,也是担心夜长梦多。

    凌然此时正好做完了手术过来,听到“心肌梗死”一词,立即走了过来。

    吕文斌对凌然多熟啊,看他的动作,就猜得到他想什么,连忙道:“没有心梗的。”

    “我就有心肌梗死。”病人大吼。

    “你没有。”吕文斌轻声安慰。

    “我吼着吼着就有了!”

    “你……”吕文斌突然心虚了,这货要是真的吼出心肌梗死来……

    吕文斌将目光转向凌然。

    这时候,却见凌然的注意力,已是落在刚刚被推进来的平车上,一名急救员正跪在上面,一边按压一边数数,推车的急救员则匆忙的喊道:“心脏骤停5分钟,全身发绀,双侧瞳孔散大,大动脉搏动消失,无自主呼吸……”

    抢救室里,突然为之一静。

    心脏骤停是心脏罢工了,5分钟时间,可以说是相当之久。全身发绀说明全身血液缺氧,瞳孔散大说全活的话,后面应该加一个对光反射消失,是脑死亡的征兆之一。

    可以说,这样的病人,就是处于最危急的状态。或者,兴许已是过了最危急的状态了。

    在场的医生们,手里都有工作,不免就要多考虑两秒钟了。

    凌然想都没想的就跑了过去。

    “除颤!”凌然声音大的让所有人都能听到。

    急救员看到凌然的白大褂,做完最后一组的胸外按压,立即将位置让了出来。

    两名护士迅速的给病人胸前贴片,并给除颤仪充电。

    “150焦。让开!”凌然喊了一声,就用大拇指按下了按钮。

    毫无反应。

    凌然看也不看,直接跪上平车,一边按压患者的胸部,一边命令:“静注肾上腺素1毫克。”

    除颤仪并不是万能仪。

    除颤不成功是常有的事。这时候,医生能做的,就只有心肺复苏了。

    凌然摆正了姿势,判断着病人的身体条件,尽可能的提供心肺复苏的质量。

    按照医学界的说法,心脏停跳一分钟,存活机会就减少10,除非执行高质量的心肺复苏。

    高质量的心肺复苏,是现代医学起死回生的关键因素。

    所以,哪怕身边就有培训过心肺复苏的急救员,凌然也不愿意交给对方,而只发号施令。

    “阿托品1毫克,利多卡因50毫克。”凌然接着又在按压的同时转头,道:“开放气道。”

    周医生跑了过来,一刀划下去,给病人做了一个快速的气管切开术。

    这样的气管切开术,到了修养期间,会比较难长好,恢复时间也会更久。前提是,病人能活到那个时间。

    “001,002,003……”凌然以标准姿势,飞快的报数。

    每30次胸外按压,配合两次人工呼吸,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心肺复苏,就是不断的重复,重复,重复……

    他低头就能看到患者的脸。

    这是一张有些苍老的年轻面孔。

    应该就是30岁,或者30岁出头的年龄。皮肤粗糙,像是处于半野生状态似的,应该是从未保养过的。

    他的外表看不到大的创口,也没有内出血的迹象,也无从得知心脏骤停的原因。

    凌然轻轻的调整自己的呼吸,以保证持续的做出胸外按压的动作。

    心肺复苏的标准动作,简单,冗长,似无终点。

    “001,002,003……”凌然数到30,才停两下,可动作依旧毫无变化。

    刚刚做了5分钟心肺复苏的急救员已经感觉到非常累了,喘着气,在平床下看着凌然。

    从他的角度来看,平床上的医生的心肺复苏的动作更标准,按压的力度更均匀,隐隐间似乎有什么韵律存在。

    但是,心肺复苏依旧只是心肺复苏而已。

    三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肾上腺素、阿托品和利多卡因的组合都已经注射了两次,除颤也又做了三次。

    然而,患者的情况,只是越来越糟糕了,全身发紫的不像是还能救活的样子。

    “老胡死了?”吕文斌身后,包扎着肩膀的患者,已经下了床,跑过来围观了。

    “别胡说。”吕文斌转身,严厉的道:“你现在不回去的话,检查就不要做了。”

    “我怕你啊。”这位说着,还是往回走了,自己爬上床,拉好被单,摆好靠枕,圆滚滚的躺好了。

    吕文斌再转过头来,就听后面又传来话音:“老胡的家属来了。”

    “恩?”吕文斌看过去,就见一个胖女人,从外面冲了进来。

    “老胡。”女人高喊。

    “老胡!那是我家老胡,让我过去。”女人喊的声音太大了,以至于破音哑了嗓子。

    三名保安死命的挡住她,还有护士在旁解释:“你不要过去了,医生正在抢救,你过去了,反而不好。”

    “老胡……”女人挣扎了两下,突然站定了,喊:“你们别拉帘子,别拉帘子,我就不过去。”

    正在拉布帘准备做隔绝的护士停了下来,下意识的看向护士长。

    护士长微微摇头。

    护士于是低头离开。

    胖女人如其所言,站在了隔离出来的玻璃门外,隔着玻璃看里面,声音放低了一些:“医生,我儿子才9岁,儿子不能没爹啊。没爹的娃娃,受人欺负的……”

    守在旁边的保安不忍地低头,他们是知道心肺复苏的含义的。

    抢救室内,凌然对周围的一切,充耳不闻,只是机械似的数着数:“001,002,003……”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