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然和田柒到达的时候,手指被压断的婚庆公司的工作人员,已经被送上了急救车。

    一名云华手外科的副主任医师,跟着急救车离开了。

    众人纷纷对其表示羡慕。想在800人的会场——实到200人中间装一波大的,此君算是达到了成就。算一算的话,普通的国内医学会议,能邀请800人的,规模可以说是非常大了,搞手术演示的,现场能来200人,那是极困难的。

    就连邵老板,见到凌然,打过招呼以后都要说:“你们云医手外科今天出了彩了,现场好些人评价,说你们云医手外科的处置决断,当场止血包扎之类的保护措施得力什么的。”

    凌然听的讶然道:“已经有人受伤了?”

    “伤的还蛮重呢。”邵老板赞叹道:“算是我在现场见到的比较重的伤了,但也是运气比较好的,当场就有医生给他处理了,我年轻的时候爬黄山,遇到个驴友才惨呢,吃馒头噎住了,上不去下不来的,憋的脸都青了,没办法,我们一群人换着往山下背,后来还自制了担架……”

    田柒听住了,好奇的问:“后来呢?”

    “后来,正好轮到我抬,我体力差啊,那个驴友又壮实的不行,我给摔了一跤,结果正正把馒头给摔出来了。也是运气,别人摔跤都摔的叫疼,就我那次,许是把他甩的远了,效果拔群!”邵老板回忆着年轻时的故事,脸上泛起微笑。

    田柒想象着从担架上被甩出去的疼痛,不由道:“不是有那个海姆立克急救法吗?”

    “那时候没人懂,我也没遇到过几次这种事,都没去学过。”邵老板的语气更加感怀的道:“所幸结果还好,驴友两条腿都给摔断了,听说也接好了,就是不好再爬山了。哎,后来我也不去爬山了,急救车上不去的地方,去了太危险。”

    说话间,前方又是传来一阵骚动。

    “呃呃呃呃”的声音,让人听了就感觉不舒服。

    邵老板听的眉头一皱:“这个也像是东西卡嗓子里了。”

    “让一让,让一让,大家先把空间让出来,不是家属和医生的都请离开。”最早冲到地方的医生拿出了听诊器,高声的命令,又问:“怎么回事?”

    “我……我给喂了口鱼,好像是鱼刺卡住了……”坐在地上的女人抱着七八岁的孩子,急的满头冒汗。

    “我看看。”拿着听诊器的医生说完再抬头,见四周的人群动都没动,不由道:“不是家属和医生的都请离开。有这么多家属吗?看病人热闹有意思吗?”

    “我是医生。”

    “我也是医生。”

    “医生!”

    “急诊的!”

    围做一圈的众人,都很有理由的样子。

    反而是蹲在地上的医生给愣住了。

    “这样,不是相关专家的话,就先离开吧。”一位白发白须的老医生站了出来,很有经验的说了一句话。

    堵在四周的人群,果然运动了起来,很快就有七八成的医生离开了,还留着十多人,各自用严肃、紧张、好奇的目光看着人群中间的病人和医生。

    爬地上拿着听诊器的医生表情慢慢变的奇怪起来。

    邵老板通过变的稀疏的人墙,看着里面,不由笑了出来:“果然还是年轻人呢。”

    “什么意思?”田柒对眼前的场景有些应接不暇,感觉像是到了急诊室似的,一副混乱景象。

    邵老板则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笑道:“你听那个老医生说的话,相关领域不说,专家一般可以理解是副主任医师和主任医师了,脸皮子薄一点的话,刚做副主任医师的,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专家。”

    “那和他是年轻人有什么关系?”

    “他怕是这才想起来,自己身边都是副主任医师和主任医师了。”邵老板忍不住已经笑出来了。

    田柒仍然不解的看向凌然:“邵老板是什么意思?”

    凌然淡然的道:“变成教学手术了。”

    田柒恍然:“要被一群专家看着取鱼刺了?”

    凌然点头。

    “就好像一个学生做了个ppt,原本准备在班里放一下,结果来了一群业内专家?”田柒理解的很快。

    邵老板则微笑道:“这要是位大佬,就是示范手术,可惜是个年轻医生,就要被指导手术了。”

    趴在地上的年轻医生,此时已是满头大汗,拿了个纱布,垫住小孩子的舌头,镊子夹了几次,都没有效果。小孩子很快就不愿意的哭闹了起来,大人更加焦虑的道:“能不能行?你这样弄也太难受了。”

    要是在医院急诊室里,年轻医生此时就开喉镜了。

    喉镜确定位置,镊子上阵,一下子就能夹出来。

    就是位置太深,用手术钳也是没问题的。

    甚至于,他现在也可以宣布“去医院”。

    但是,被这么一群大脑瞅着,他既不好意思将病人送走,也不敢说自己不行。

    场面一时间极为僵硬。

    “咱们去里面帮忙吧。”凌然瞄了几眼,就失去了兴趣。

    夹鱼刺这种活计,他在急诊科里是经常见的,此时既插不上手,也没有兴趣插手。

    他可没有喉部异物专精的技能,也无所谓有没有。

    虽然在急诊科,或者在民间,都有一些医生擅长处理卡入喉部的鱼刺,但归根结底,这只是项小技能罢了,而且完全被喉镜所覆盖。用镊子夹,或者别的什么传统技法,也只是提高舒适性,降低复杂性罢了。

    在医院里,这也就是小医生们才有可能钻研的技能。

    变成资深住院医或者主治以后,再接触到鱼刺的几率就非常低了。

    换成馒头噎住了还更有技术深度一些,说不定就需要用气管切开术了——全国一年有3000多人被噎死,主要就是食物进了气管,而来不及送医做气管切开术。

    凌然等人往里面走了几步,就见婚庆公司的人,心不在焉的挂着气球。

    邵老板连忙提醒:“小心点,这么高的梯子,掉下来就得骨折。”

    再往前走几步,又见几个人有说有笑的在架摄像机。

    邵老板连忙提醒:“小心点,这么重的摄像机掉下来砸到人,不得了的。”

    他一路走,一路提醒,感觉很好的道:“消除了许多隐患呢。”

    话音刚落,后方又传来“咚”的一声。

    众人猛的回头,就见一个胖子从桌子上跳了下来,茫然的看着无数转向自己的面孔。

    “怎么了?”胖子又低头看看:“我没踩坏东西吧。”

    “没事,没事……”无聊的医生们转身过去,重新进入了聊天状态。

    田柒捏紧了拳头,释然的转身,笑道:“吓人一跳。”

    凌然顺手放下霍主任送的气管切开箱,点头道:“没事儿,在场的这么多医生,有什么意外也不用担心。”

    “人多则乱,确实容易发生意外。”邵老板感慨一声:“我的经验,超过100人的会场,其实就应该配置医生了,当然,现在没有那么多医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田柒奇怪的看向邵老板:“我家几百人的矿场,也很少需要医生的。”

    “那可能是你家的矿场的风水好。”

    “也有可能。”田柒偏头想了想,突然笑了出来,对凌然道:“我给你说个好玩的事,我家本来有个采石的矿场,每年的利润只有几千万,结果采着采着,竟然采出了玉石来……”

    凌然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了:“什么玉?”

    邵老板此时终于反应了过来:“现在是问这个的时候吗?这可是真的家里有矿,躺着不干活都有钱换肾的人家啊!”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