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四点三十分的云医急诊中心。

    走廊上响起了整齐的脚步声。

    型的病区,回声重重叠叠,像是吃坏了肚子时的便意,一波紧跟着一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双波叠加,难度翻倍……

    住在病房内的病人和家属们,睡的熟的还好,睡的浅的被惊醒了,竟是不由自主的浑身发颤。

    “这里是新建的楼吧?别是有冤魂来?”

    “没听说死人来着。”

    “你开玩笑的吧,这里是医院啊,医院没有死过人,你信吗?”

    一个房间内的两名病人小声的说话,有胆子大的家属,就站了起来:“我看看谁在装神弄鬼。”

    不等其他人做出反应,这位已经拉开了门,伸出了脑袋。

    “怎么样?”后面的病人低声询问。

    “好他娘的可怕!”伸着脑袋的病人家属声音震颤。

    后面的人腿都要打颤了:“你别……别危言耸听。”

    “你自己来看。”

    “我腿瘸着怎么看?”

    “我来。”另一位陪床的病人家属毅然站起身,往前走了两步,稍微迟疑了一下,再大步向前,然后将头伸出了门:

    “我了个去!”

    他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语气中的震惊,随便都可以听出来。

    “怎么了怎么了?”其他人也都被吵醒了。

    趁着人多,几个人互相看看,都来到了门边,伸出了脑袋。

    只见长长的走廊两边,每个几个门头,就有几只脑袋伸了出来,奇怪的张望。

    而在走廊的尽头,整齐的脚步声,依旧“啪啪啪啪啪”的传过来。

    正是一群昂首挺胸,排成雁翎阵的医生们。

    “现在是凌晨吧?”

    “四点半?”

    “没错。”

    “这是精神科的医生吧。”

    “看着像僵尸。”

    “僵尸医生?哎呀,这个题材好像挺不错的哦。”

    走廊里冒出来的脑袋多了,大家反而不害怕了,就看着医生们逐渐靠近。

    反而是一些后面冒出来的属于老病号和老病号家属的脑袋,发出前辈的嗤笑声:

    “凌晨4点半,说明凌医生亲自查房来着,人家这才是敬业的医生。”

    “做关节镜的凌医生?”有不知道的,不由的确认一句。

    “可不是?还有哪个凌医生啊,你们不是奔着凌医生的名气来的?”前辈奇怪的看一眼,凌然是不做门诊的,所以来的人多多少少会了解一番他的情况。

    后来的病人家属是个随大流的,懵头呆脑的道:“我们从益源县医院转过来的,手术是凌医生做的,具体怎么回事,我不太懂。”

    “凌医生做的就没问题了。凌医生的手术成功率,杠杠的。”

    病人和医生的关系,是一个很奇怪的集合。

    有的时候,有的病人,会极度的敌视医生,并以敌对的态度与医生相处。有的时候,有的病人则会信任医生,乃至于崇拜医生。

    凌晨4点半的病房里,也没有人想要争辩医生的好坏和成功率。

    某人这么说了,其他人就这么听了。所谓姑且听之。

    凌然对走廊上的走动和声音,充耳不闻。

    他其实是喜欢凌晨查房的。

    就像是凌晨做手术一样,此时的头脑清晰,思维专注,也不会像是白天那样,受到诸多的人与事的干扰。可以说是速度快,效率高。

    病人和家属的问题与病情的关系会更密切,医生询问的时候,受到的干扰也少——很多奇葩家属都是要睡懒觉的,凌晨5点钟想叫他们醒来,他们都醒不过来。

    最讲人性化的人类灯塔国的医生,其实很喜欢凌晨查房。

    因为查房的都是住院医,每天忙的要死,就不得不尽可能的节省时间,找能用的时间去查房。

    当然,不论在哪个国家,凌晨查房不免遇到怨声哀道的情况,对凌然来说,就是衷心感谢宝箱的减少。

    不过,今天拿不到的宝箱,明天再来拿也还是有概率的。

    凌然闷头做事,也不去细算的那么清楚。

    ……

    差不多两个小时,查房才算是结束。

    吕文斌等着凌然宣布结束,就看看手机,道:“凌医生,我想提前去婚礼现场帮帮忙,能不能早退?”

    “可以。”凌然一向是颁布了规则,就低头做事,并没有太多的主动管理的行为。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无论是在云大,还是在云医,采用这种方式,都很少有人违反纪律。

    包括吕文斌等人在内,都不会轻易的迟到早退。

    今天也是为了能做出漂亮的猪蹄山,吕文斌才不得不请假的,得到允诺,他也是第一时间丢下白大褂就溜了。

    在医院这种地方,夜长梦多是一点都不说假的,哪怕是买了出国的机票,猛的来例急诊,说不能走就不能走了。

    尤其是急诊科这样的地方,医生再可惜自己的机票和假期,再怕老婆疼孩子,看着病人躺在病床上,身为人的同情心和同理心,也是不可避免的要发挥作用。

    当然,小病小灾的是没人理的。

    离开了医院,也就少了许多的心里负担和责任心。

    凌然看吕文斌请假,再算算时间,干脆道:“大家也都休息吧,按时到场参加婚礼。”

    “凌医生一会准备怎么去婚礼?”左慈典连忙问了一声。

    “我开车去。”

    “那就好,那就好。霍主任好像给派了大巴车,一会儿到时间了,也可以在楼下坐大巴。”

    “那我坐大巴。”余媛马上举手。

    “凌医生,我可以和你坐一辆车吗?”这一次,说话的却是田柒。

    田柒今天穿了件蓝色的爱马仕的衍缝夹克,可爱而不失庄重,像是刚从楼下跑上来似的,轻轻的吁着气。

    凌然点头:“也好,你想几点出发。”

    “按照你的时间来就好了。”田柒微笑。

    凌然想了想:“就现在去好了,也可以帮帮忙什么的。”

    说着,凌然就向电梯走去。

    田柒自无不可,快乐甩着胳膊,跟着凌然进了电梯,再一路钻进小小的捷达中。

    二手捷达开了些日子,三大件都是健康的不得了,只是内饰更显陈旧,豪华感比劳斯莱斯幻影略逊一筹。

    “可以把窗户先打开一会,空调刚开的时候会有味道。”凌然一边说,一边启动小捷达,就听发动机发出嗡嗡的震动声。

    田柒嗅着味道皱皱眉,立刻打开窗户,然后开心的道:“味道确实小了好多。”

    “开一段就没问题了。”凌然说着缓打方向盘,慢慢的开出了停车场。

    ……

    马砚麟的婚礼现场。

    82桌的婚宴,包括聘用的婚庆公司的人员,来帮忙的已有百多号人。

    两家的亲戚各尽其能的做着事,摆气球,挂对联,准备小礼品等等,凑热闹的喜庆多于实质。

    就连两家的老人,此时也都笑呵呵的上阵,一位在摆弄气球,一位给大家配发小咸鱼。

    “小心!”舞台上的一身喊,震的气球四处乱窜。

    只见一名正在搬音响的工作人员,一脚踩空,摔倒了。

    下意识的,他将手伸到了音响下方,试图挽救这台价值数万元的贵重机器。

    在场的医生们眼瞅着他的动作,齐齐做出不忍直视的表情。

    “断指了吧。”

    “不知道几根。”

    “主要是看伤的重不重吧,一根碎指比三根断指还难搞。”

    几乎是一瞬间,医生们的职业属性就被激活了。

    “急救箱。”

    “喊救护车。”

    “先不要碰伤员,过来几个准备帮忙搬机器的。止血带拿过来。”

    一名中年医生站了起来,有条不紊的指挥起来,且道:“小王来给我帮忙,留个男人帮忙抬东西抬人,其他人该干什么干什么,也帮不上忙,就不要围观了,好不好。”

    来的不是亲戚朋友,就是拿钱做事的婚庆公司的人,大家都很自觉的散了开来。

    “我的车里有担架,还有氧气瓶和简单的急救器械,哪位朋友帮我拿一下。”刚刚进门的邵老板,完整的目睹了舞台上的意外事件,同样是很有经验的提供了个人用品。

    两名年轻人迅速的跑了过来,从邵老板手里拿了钥匙,飞奔着去找车了。

    “感谢感谢,谢谢大家的援手。”婚庆公司的经理本来已经被吓的懵逼了,此时终于缓过劲来,感谢的向周围拱手,喟叹声声:“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