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医生,咱们的实践技能……这个东西吧,现在的模式是三站式的。一个是病史采集,一个是体格检查,再一个是多媒体,其实就是看片……”孔向明不好站着和凌然说话,就把椅子给搬了出来,再坐到凌然对面。

    另外两名考官,在长条桌子后面也坐不住了,只能跟着搬椅子出来,放在孔向明稍后一些的位置。

    整个考场因此显的有些不伦不类。

    但孔向明顾不上这些,带着文件夹将一份试卷交给凌然,再笑道:“体格检查和多媒体对您来说,都是动动手解决的,唯独病史采集,这个等于说是个小笔试,您得给填一下,我们填的话,字迹不对,不合适。”

    两名考官无语的望着孔向明,如此具有服务精神的考试,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凌然是会经常得到额外服务的,以前的时候,陶萍出门都会想尽办法带着他,并让小小的凌然去酒店前台登记入住,通常来说,都会得到一定程度的升房,很多时候得到的都是当日最好的房型。

    面对孔向明的体恤式的考试,凌然先是轻轻的笑了两声,再道:“就按照正常的流程来吧。”

    “也好也好,免得人说闲话。”孔向明摸不准凌然的心思,就顺着他的话来说。

    凌然没有执医证,他是知道的,凌然破格提前拿到了云医的合同,并参加执医考试的消息,他也都听说过。在不清楚具体情况的前提下,孔向明肯定是不会自作主张的。

    “那咱们还是先来做这个病史采集。”孔向明说着在文件夹里挑选了一番,抽出其中一张纸,递给凌然,问:“这道题怎么样?女性,54岁,右膝关节疼痛,反复发作,加重年?”

    这个题目已经不是凌然的号码对应的题目了。

    不过,考官临时更换题目是常见的,相比起综合笔试,实践技能考试要随意的多。

    孔向明主要是担心凌然被二愣子题给堵住了,要是凌然回答的不正确,那不仅凌然尴尬,他也尴尬。当然,最关键的还是不要让凌然尴尬。

    身为益源县骨二科的科室主任,孔向明要在云华乃至于昌西省吃得开,首先就不能得罪省立和云医,其次才是直属医疗卫生机构。

    医生这个行业,时时刻刻的存在着同行评审。

    发文章要同行评审,评职称是同行评审,要经费更不用说,就是参加各种学术会议,也都需要同行的吹捧。

    具体到工作中,下级医院对上级医院的需求就更多了。

    简单来说,上级医生对下级医生有多高傲,上级医院对下级医院就可以有多强硬。

    很多时候,上级医院的大牛医生,都不用权力压迫,检查一次下级医院的工作,就能让后者蜕掉三层皮。

    孔向明也不指望凌然能如何如何,但他也不想因为这么小的事,得罪了凌然或者更糟糕,得罪了霍喷子之流。

    他请凌然做过多次飞刀,既有指头和跟腱,也有膝关节镜的手术,挑选一个膝部的病史采集,对凌然自然是手到擒来。

    凌然就不会像是孔向明想的那么多了,拿到了题目,就掏出笔来,依序答题:

    问诊要点:

    一、有无关节功能受限。

    二、有无关节僵硬,局部红肿,活动时伴响声或摩擦感

    ……

    再写了诊疗经过和相关病史,总计百十个字,就算是将此题的要点都给答出来了。

    孔向明自上而下帮凌然检查了一遍,就笑了出来:“没问题,完美!”

    凌然微微点头。

    病史采集对于医生来说,其实就是每天的日常工作。

    像是管床的小医生们,每当遇到住院的病人提出种种症状的时候,就要迅速的做出回应,询问应该询问的问题,采集到足够的信息以后,或者自己做出诊断,或者再去咨询上级医生。

    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专业科室的住院医们,日常工作局限于本科室,而实践技能考试的范围较广,但也是没什么难度的。

    “接着第二项的话……”孔向明看着凌然的表情,拉长了声音,再道:“技术操作和体格检查,技术操作的话,咱们选个什么技术?”

    就像他刚才说的,这两个项目,凌然要是不想做的话,他直接划过也就是了。但凌然想做的话,他自然也要挑选一个合适的……

    孔向明瞅着凌然,同时回忆起那诸多的传闻,接着道:“气管切开术如何?”

    凌然自无不可。

    事实上,就算孔向明提出一个偏门的项目,凌然也都是没什么问题的。

    执医考试毕竟是针对实习生和新人住院医的考试,理论上,实习生们会的东西,凌然都会,无非就是娴熟程度的区别。

    就算是在学校里的时候,凌然也从来没有在这种及格万岁式的考试中出过纰漏,

    孔向明扯了一个气管切开术的练习模型过来。

    模型只有脑袋和脖子,乍看起来,还稍稍有些渗人。

    模型旁边用清晰的彩色笔写着字:环甲膜穿刺和切开训练仿真模型仅供环甲膜穿刺手术练习。

    “凌医生可以先试试看。”孔向明还是担心凌然马失前蹄。

    “好的。”凌然说着话,就开始了气管切开术的操作。

    完美级的气管切开术,早就超脱了气管切开术本身的范畴。

    即使面对的是一个模型,凌然的操作手法依旧标准的像是试过多次该模型似的。

    他的双手不急不缓,手术的进度则是刷的飞快。

    实际上,凌然还有些开心,玩模型总比没得玩要好。

    两名站在孔向明身后的考官,这时候有些诧异起来。

    他们也是见多识广的医生了,见过各种变态医生玩模型的场景,但是,能将模型玩的这么溜,真的是蛮少见的。

    “完成了。”凌然像是做手术一样,再做了一遍检查,才取开了手。

    孔向明轻轻点头,心里暗自念叨:果然还是熟悉的凌医生啊!

    再按顺序考了体格检查之后,孔向明又让凌然四选一,挑一种影像片来阅读。

    这是所有学生都有的权利,毕竟,大部分的外科医生也都不会通晓四种影像片。

    凌然毫无疑问的选了x光。

    完美级的x光片阅读,对付执医考试的片源,自然是手到擒来。

    反而是孔向明等三人,听着凌然说x片,暗地里抹了一把汗:还好只是单向考试,要是双向的话,三人今天就丢脸了。

    孔向明更是越听越有佩服的感觉。

    影像片的阅读,从来都属于易学难精的范畴。

    看得懂x片,就像是知道围棋规则的围棋爱好者,或者懂得三步上篮的篮球爱好者一样,偶尔还能似是而非的说得头头是道。

    但是,真正要说精通x片阅读,那就是影像科的医生努力一辈子的目标了。就好像围棋爱好者之于职业围棋手,篮球爱好者之于职业篮球运动员一样。

    最终,凌然是被三人一起,送出考场的。

    “凌医生考完了,顺利吗?”在走廊里负责凶人的小护士看到凌然,立即就跑了过来。

    “应该算是顺利吧。”凌然想想作答。

    “那就好……唔,那祝您通过考试……”小护士一路陪着凌然出了走廊,都没有找到要联系方式的机会,不禁懊恼万分,目送凌然离开,心里骂着自己:刘雨啊刘雨,枉你一天到晚大大咧咧的,结果看见男神就张不开嘴,笨蛋不是?

    凌然出了考场,再取出手机来,联系司机。

    旁边一人看到,却是眼前一亮,连忙跑过来,笑道:“小兄弟,来参加执医考试的?考的怎么样?”

    凌然看看对方尖嘴猴腮的模样,轻轻的摇了摇头,不想搭话的意思。

    对方却是满眼放出了光:“考的不好没关系啊,兄弟我有办法。包过套餐,要不要试一下?”

    “什么?”

    “包过套餐,不仅包过你今天的实践技能考试,还包明天的笔试,怎么样?价格公允,童叟无欺。”

    “哦……不用了。”凌然这才算是听明白了。

    这位却是不愿意放过一个客户,又凑前一步,笑道:“不相信是吧?我这么说吧,你刚才考试的时候,是不是看到三名考官?你的大部分的成绩,都是教官现场打分的吧,那你猜,成绩什么时候录入?”

    “所以呢。”

    “你要是买了我们的包过套餐,不管给你考试的医生是哪位,我都能想办法给你找到人,到时候说项说项,给你抬抬成绩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怎么样?”

    “不用了。”

    “还是不相信?”这位皱起了眉头:“您这个疑心病有点重啊。你是怕咱的人脉不够?”

    说着话,他就看看四周,然后对着远远的一群医生大喊一声,再使劲的招手。

    医生们停了下来,纷纷投注目光过来。

    包过男笑了:“看到了吧,咱们认识的人多了去了。”

    然后,就见那大群的医生中,有三四个人快步的走了过来。

    包过男一愣,硬着头皮道:“你看看,只要是云华市内的医院,咱就没有不认识的……”

    “凌医生!”

    “凌医生好。”

    “凌医生来了。”

    过来的医生,以外地的资深主治和副教授居多,他们要么请过凌然的飞刀,要么是看过凌然的飞刀,最不济也是围观过凌然在国际会议上的演示手术,此时都是无比的热情。

    包过男看看众人,再看看凌然,飞快的低头离开了。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