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老板不在的邵家馆子,总是少了一丝烟火气,多了一分的程序化。

    凌然随意的点了些牛肚和烤肉,垫垫肚子,就算是午餐了。

    邵老板秘制酱料的牛肚,在今天中午的表现,也只能打个88分而已。

    对偌大的邵家馆子来说,可以算是礼貌而不是公允的评价了。

    副院长看着吃的极开心的田柒了,内心好奇又不安。

    趁着田柒颠颠的去拿橙汁汽水的时候,副院长悄悄地拉了拉左慈典的胳膊,小声道“劳斯莱斯真的是她的吗?”

    “应该吧。”左慈典跟着凌然这么一段时间,说话是愈发的严谨了“我也没见过她的行驶证。”

    “我意思是……咱们就请人家吃个烧烤?够劳斯莱斯的油钱吗?”

    左慈典瞥一眼,反问“请吃啥才能配得上劳斯莱斯接送?”

    副院长迟疑了下“那个……咱们态度至少应该明确起来吧,不说把店里的东西都点一遍,这个太俗气了,至少……哎,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以前的想法和你有点像。”左慈典突然像是赞成了一下副院长似的。

    副院长讶然抬头。

    “后来我也天天打滴滴,打了一段时间以后,我就没你这样的想法了。”左慈典低头吃牛肚,又小口喝解腻的卖茶,悠然的道“你也经常打滴滴吧,你打过劳斯莱斯吗?”

    副院长望着左慈典,不解的道“我见新闻里说过,我自己很少打车啊,一般上下班都是院里派车来接一下什么的,今天确实是特殊情况,不好意思……”

    后半截,左慈典根本就没听。

    听到上下班有医院的小车接送,左慈典就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头发稀疏的中年男人,虽然表面上恭恭敬敬的,可他实际上,是个领导来着!

    算一算的话,云华三院的副院长,若是调到镇卫生院的话,做个院长是轻轻松松的。

    换言之,眼前这个头发稀疏的中年男人,就是左慈典此前的终身目标,人生理想,奋斗的奖赏,努力的勋章了。

    真真是让人……

    左慈典的眼睑垂了下来,就在想说两句场面话的时候,左慈典越过副院长的头顶,看到了凌然。

    凌然还是那种很悠然的状态,一口一撸子的牛肚,吃两口再用纸巾擦擦嘴。虽然纸巾来源于爱马仕的纸巾盒,但是,依然……

    还好人生没有什么心想事成!

    午后。

    凌然又做了几台手术,就将三院的手术室全部用完了。

    传染病院会准备多个手术室,也是因为他们手术室的利用率非常低,当然,三院也没想到凌然做手术的速度这么快,频率这么高。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也意味着感染手术的成本高昂——换在许多地方医院,一天接待两名感染病人,手术室就要红灯警告了。

    约定好明天的手术时间,副院长亲自安排车辆,送凌然回家。

    既然已经开始做感染手术了,凌然就准备将三院的手术刷完再说,正好给刚刚建好的病房,腾出一些空间来,以方便工人安装,医护人员做整理。

    下沟诊所。

    安静中隐藏着热闹的院子里,街坊邻居们快乐的打着吊针,磕着药,聊着天。

    “冬生今天不在?”凌然果断发现推拿的牌子是扣起来的,进门先问小沙弥。

    凌结粥忙着开票收钱,乐的眉毛都在抖“冬生攒够一箱子药钱,就带回山上去,他师傅现在是个药罐子来的。”

    凌然“哦”的点点头。

    “现在的核心问题是熊医生又要涨价。”凌结粥送走了病人,站起身来,愤愤然的道“老不死的看咱家生意好点了,就变着法儿的要钱,一会说业内均价多少多少啊,他拖了后腿,一会说现在的工作量增大了啊,工作时间延长了啊,加班不人性啊,我像是讲人性的老板……呸,我像是不讲人性的老板吗?”

    凌然静静地看着自己老爹,问“他要加多少?”

    “这不是加多少钱的问题,这是原则问题!”凌结粥愤愤不平的道“看着生意好了就要加薪,生意不好的时候,难道能减薪吗?员工工资就和油价一样,只能上不能下的。”

    凌然淡定的“哦”了一声。

    “加薪不是不能加薪,得有一个程序吧,比如说一年……三年加薪一次这样子,他能得到实惠,我也是能够理解的。”凌结粥说着一拍大腿“这个主意不错哦,等会我和熊医生好好聊聊。”

    “为什么要等会?”

    “总得等下班吧,你看看现在诊疗室里都忙成什么样了。”凌结粥啧啧的摇头。

    凌然毫无参与的意思,等老爹说完了,就到屋檐下的躺椅处,舒服的放展开自己,打开手机,点开了游戏。

    十分钟左右。

    一局终了。

    凌然挑挑眉毛,毫不气馁的再开一局。

    一局又一局。

    约莫四五十分钟后,凌然索然无味的放下手机,耳中传来熊医生激烈的抗争声“巷子里的杨家刀削面都涨了五毛了,我一个月涨20,不是应该的吗?”

    “杨家刀削面涨价,是人家老杨用伤手削面的视频火了,来的客人多了才涨的。”

    “老杨的手还是我给包扎的。”

    “是我儿子给缝的。”

    “你不能让我连削面都吃不起吧!”

    “你一个月五六千的退休工资,一定舍不得吃削面,我也没办法。”

    “退休工资在老婆手里呢,她要舍得我吃削面,我还出来干什么?甭二话了,20块还算钱吗?”

    凌结粥气急“不算钱你找给我啊,你还要多20块,5块最多了。”

    熊医生无奈“凌老板,现在讨价还价的最低单位都是10块。”

    “行,就十块!”

    凌然听着他们争执的声音,慢吞吞的上楼,不知什么时间,就昏沉沉的睡着了。

    翌日。

    凌晨两点。

    下沟巷子里万籁俱寂。

    流浪猫和流浪狗们早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连做早点的铺子都没有亮灯。

    凌然睡醒了起床,稍作洗漱,再到后院开出自己的捷达,到了巷子口的时候,才见贩菜的小摊主打着哈欠,准备启动自己的小货车。

    小贩看到凌然,顿时精神百倍的打了个招呼,再看着凌然的小捷达吐吐的开走,小摊主才满脸幸福的拍了张照片,发到朋友圈,再配以文字“我虽然赚的比医生多,但我起的比医生晚啊。”

    。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