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文斌安静的洗手,掌心揉搓掌心,掌心揉搓手背,手指互相揉搓……

    洗手房里安静的好像是夜里的操场,偶尔有人经过的时候,能吓人一跳。

    吕文斌在脑海中拼命的回忆凌然做手术的过程。

    尽管他看凌然做tang法缝合,已经看的熟的不能再熟了,可是,当他获知自己要独立进行tang法缝合的时候,激动和兴奋之后,就是无尽的自我怀疑了。

    “吕医生,我今天给你做助手。”马砚麟敲了敲洗手房的门,也开始在水龙头下洗手了。

    吕文斌果断站直了,从立在门口的锅里捞了块蒸过的擦手巾,一边擦拭手肘和手臂,一边道“这次麻烦你了,没影响你的正常工作吧。”

    “骨科有个毛线的正常工作,比起骨科,我宁愿去手外。”马砚麟哼唧了两声。规培生本来就是“更惨”的代表,骨科的主任还不喜欢凌然,也不知道是否连累了马砚麟。

    “结婚的日子选好了吗?”吕文斌没话找话。

    “差不多了,现在主要是看酒店定日子,你选好了日子,人家酒店没有空,你也没办法的。”马砚麟铁青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

    吕文斌盯着他看了两眼,道“你也悠着点,结婚是个费精力的活,可别一次性把自己给累死了。”

    “不累,结婚都是我老婆操办呢。”马砚麟说着,就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吕文斌呵呵的笑两声,想要再说点什么,转头看到手术室的大门,又没了心情。

    他现在仅存的智商,用来劝人省就太浪费了。

    “我先去手术室了。”吕文斌扎着手,一步步的迈向手术室。

    吕文斌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数年前,自己第一次迈进手术室的场景。当时的带教老师是普外科的主治,给他的任务是抽吸,结果管子险些洗到了主刀医生的手上……那也是吕文斌挨的最狠的一通骂,骂的吕文斌怀疑人生,怀疑医学,怀疑自己……

    但是,吕文斌现在回想那个时刻,只觉得是无比的幸福。

    吕文斌甚至止不住的想,今天的实习生如果做同样的事,落到自己手里,应该骂点什么?

    一刻钟肯定是不够骂的,怕是要骂一整场手术吧。

    这样来想,当年的带教老师只骂了自己半场,应该还是很有自制力的。

    吕文斌这么想着,脸上就不由自主的带出了笑容。

    进入手术室的一刹那,吕文斌的脸上,展现出来的,就是温暖的笑,和回忆的姿态。

    “老吕可以啊,够自信!”苏嘉福骑着自己心爱的圆凳,用自己高考600多分的严密逻辑,分析着吕文斌的表情动作笑容是自信的,boss不在还这么自信的,估计是有恃无恐的。想想吕文斌做了近300次的tang法助手,苏嘉福反而同情起他来了。

    一般的助手,能做个几十次的一助,就差不多开始上手了,等助手做个百来次的,多多少少都可以争取做主刀了。

    当然,这时候的主刀并不意味着就再也不用做助手了,但是,依旧比始终做助手要强一些。

    不过,若是计算时间的话,吕文斌完成300次tang法助手的时间非常短了。

    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是手外科的主治铁北,他跟着潘主任学tang法都学了两年多三年的时间了,依旧没有独立主刀的机会。

    实在是积累的手术量不多。

    而在云医,或者任何一个医院,能积累手术量有凌然的速度的,也是不多见的。

    “病人什么情况?”吕文斌没有回应苏嘉福的调侃,如果接话来话的话,两人能啰哩啰嗦的说一整台手术。

    以前做助手的时候,吕文斌喜欢这样的聊天。

    可是,身为主刀,而且是独立执行自己的首例tang法手术,吕文斌一点聊天的性质都没有了。

    他现在紧张的能吃四个猪蹄子,配一碗疙瘩汤!

    “病人放炮炸伤了手,急诊初步诊断是二区屈肌腱损伤……”送病人过来的是一个相貌普通的住院医。

    吕文斌凝神看了看对方,甩甩头,问“炮炸伤是什么意思?”

    说着,他再去看对方的手掌,果然是一团模糊。

    “烟花吧,或者是礼炮,有点记不清楚了。”住院医停顿一下,又解释道“好像是在婚礼上放炮,没留神,给炸伤的。”

    “伤的这么重,他放的这个炮可不小啊。”吕文斌眉头紧蹙。

    “受伤以后还摔倒了,我们给拍了x光,指头的骨节似乎有些错位。”

    “二次损伤了?”吕文斌登时就有点晕,这个复杂程度,可有些超乎寻常了,就算是凌医生来,估计也……还是会手到擒来吧。

    吕文斌不由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跟着大牛医生做手术,就是容易打击自己的自信心。

    尤其是跟着大牛的超级天赋医生做手术,自信心的建立就尤其困难了。

    吕文斌拼命的回忆凌然做手术时的决策,一时间竟是想痴了。

    “吕医生?”

    “老吕!”

    马砚麟喊了好几声,才见吕文斌转过头来,立即知道他是懵逼了。

    马砚麟脑筋一转,道“你别说,我的婚礼也要放烟花。”

    “嫌手太完整了?”苏嘉福乐呵呵的。

    “好看啊,响动大,现在办婚礼,不就是为了喜庆吗?”马砚麟很自然的回答。

    苏嘉福歧视的看了马砚麟一眼“谁说婚礼是为了喜庆的?婚礼是宣告主权,是新娘的娱乐场,懂吗?”

    马砚麟插科打诨的道“用烟花宣告主权,没问题啊……”

    “我们先清创。”吕文斌终于清醒了过来,脑子也开始运作了起来。

    “收到。清创包准备。”马砚麟做助手也是相当熟练的,看起来比吕文斌还要纯熟。

    但是,当清创完成,进行到屈肌腱缝合的阶段的时候,吕文斌终于是活泛了起来。

    他虽然很少站在主刀的位置,以至于总是遐想作为主刀的感觉。

    然而,真的站上台的时候,吕文斌才发现,这个位置是真的……可怕。

    所有的决定都要由自己做出。

    所有的责任都要由自己背负。

    大部分的决定都伴随着自己的手术操作,而且是极精细操作。

    每个决定都要快速的做出,既没有深思熟虑的时间,患者的肌体也不会乖巧的等待。

    这就好像是将120分钟的考试压缩到了20分钟,还是错一道大题就宣告不及格的那种。

    吕文斌非得不断的自我暗示,才能持续的坚持下去

    这是个猪蹄,这是个猪蹄……这就是个猪蹄……

    马砚麟听不清他说什么,只是确信手术在顺利进行,就觉得很舒服了。

    吕文斌的念念叨叨,并没有放在马砚麟眼里。

    外科医生们的怪癖太多了,一些医生平时展现不出来的特质,成了主刀就表现出来,也不奇怪。

    ……

    凌然穿戴整齐,开始了云华三院扫手术的流程。

    他的性格严谨,对于手术的流程更是要求良多,但是,当手术开始以后,凌然的精力充沛和严谨耐心,以及完美级的半月板成形术,就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30分钟一台手术的进度,在云医急诊中心,往往受限于病人的数量和病床的数量,令凌然不能尽兴。

    但在云华三院,这里有的是等待了两三年都没有做手术的老病号。

    半月板损伤并不是必须要做手术的,虽然就目前的医学观点来说,半月板损伤是很难避免手术的,但是,手术时间确实可以通过保守治疗来延后,许多病人都是延后多年的。

    但是,相比于普通人,艾滋病人的保守治疗更困难,而自身免疫缺陷,又让他们的损伤进程大大加快。

    期待做手术的病人极多,以至于凌然一台接着一台做,一天也都做不完。

    凌然对此并不在意,反而有一点小小的兴奋。

    叮。

    新成就医生的成长

    成就说明教导出了能够独立完成新术式的医生

    奖励中级宝箱

    ……

    。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