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了。”凌然结束的也让实习生们措不及防。

    项学明下意识的看看表,距离手术开始,只过了25分钟,还不到准备时间的一半。

    吕文斌更是浑身紧张的有点虚脱了,下意识的就想抹一把汗。

    “停!”余媛又是大喊一声。

    吕文斌一个哆嗦,赶紧低下头。

    他是有些过于紧张了。比起实习生们,他固然是多了几年的操作经验,可也就仅此而已了。

    凌然亦是低了低头,悄悄的舒了一口气,再道“所有手术人员,先回忆一遍防护服的穿脱顺序,然后脱掉手术衣和隔离衣之后,用消毒液泡手,更换清洁鞋……”

    包括吕文斌在内的医生护士和实习生们都认真的听着。

    穿防护服的时候,大家很紧张,脱防护服的时候,一样不令人感觉安全。

    众人做的机械而缓慢,又花费了不少时间,才算是离开手术室。

    在此之后,还有大量的手术器械,尤其是内镜设备需要清洗。除此以外,墙面地板等等也要用含氯消毒剂来浇洒和擦拭,手术中产生的污物,包括血液乃至于冲洗过的生理盐水,都要单独处置。

    再洗干净自己,回到休息室的时候,凌然都不免感到精疲力竭了。

    “花费的时间有点多啊。”凌然看看休息室内的表,有些感叹。如果每天的手术都按照这样的流程做,他也不用担心病床不够用了,根本都是用不完的。

    吕文斌却是心有余悸“您做的够快的了,再快我怕就接不住了。”

    “以后习惯了,速度应该还能提高一些。”凌然说到此处摇摇头,自我反省的道“今天的节奏没有把握好。”

    “可以了,真的可以了……”吕文斌重复说了两句,心情依旧沉浸在紧张当中。

    砰。

    霍从军推了门入内,面向众人,笑了笑。

    “感觉怎么样?”霍从军少了些严肃,多了些家长式的宽容。

    吕文斌抬头看了眼霍从军,没敢说话。

    余媛默默的坐着,她不吭声的时候,别人不一定能找得到她。

    凌然面向霍从军,道“用我们的手术室做感染手术,效率太低了。”

    “说的是,就算每次把手术安排到一天的最后一台,周转率也要降低的。”霍从军说着又笑笑“更不要说,你经常凌晨就开始做手术了。”

    “是个问题……”凌然沉吟起来。

    “你可别想着要一个新的感染手术室。”

    “兴趣不大。”凌然撇撇嘴“就算有感染手术室,周转率也很低。”

    “是这样没错。不过,你敢上阵做感染手术,这个可是真的出乎我的意料。”霍从军说着忍不住伸出手来,在凌然的头顶摸了摸。

    休息室内,突然为之一静。

    余媛不由自主的摸摸自己的头。

    项学明却是满脸的兴奋,被主任摸头,那真是比吃饺子还激动人心的事。

    “今天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早上就不做手术了。”凌然警觉的从霍从军的魔爪下脱离出来,又问“病人送到单独病房了吗?”

    “是,单独给他安排了一间房。”余媛欲言又止,想想还是问了出来“我们不能通知其他病人吗?”

    “不能,再说了,你通知了想做什么?”霍从军断然否决了余媛的话,皱皱眉,道“余媛,你这个想法很危险的。以后也都不要提了。”

    余媛“哦”了一声,没有丝毫的反抗精神。

    医生做几年,基本都是要累软掉的,强硬派的医生是活不到做主治的。

    “晚上照常值班吧。回家休息吧。”凌然喝了两口水,站了起来。

    三名实习生也跟着站了起来,吕文斌和余媛却是坐的稳如泰山。

    “今晚轮到我值班。”吕文斌习以为常的道。

    凌然再看向余媛,转瞬反应了过来“你是住院总了。”

    “是啊,总住院来着。”余媛一脸放弃的模样。

    “那明天见。”凌然毫不犹豫的起身,下楼回家去了。

    医生的生活就是如此,值班也不一定繁忙,但翘班的后果是绝对严重的。

    这个时候,凌然也找不出人手来给余媛或吕文斌做替换。

    最重要的是,并没有什么可替换的理由。

    他们今天确实是累坏了,但哪天都是如此。

    他们今天确实是救治了病人,改善了不止一个人和家庭的生活,但哪天都是如此。

    该怎么过还是得怎么过。

    凌然自己甩着手,快到停车场的时候,听到了黑暗中,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凌医生。”黄茂师从一个大立柱子后面,窜了出来。

    “你怎么在这里?”凌然看看四周,又瞅瞅黄茂师的身板,大皱眉头。

    “凌医生,我听说您给一个艾滋病的病人做了手术?”黄茂师弯着腰,递给凌然一个保温杯,又笑道“新杯子,烫了好多遍……”

    凌然依旧没有接,并点点头“我们不能透漏病人的病情情况的。”

    “那就是艾滋病了!”黄茂师大为惊叹。

    他现在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清新了。在国内的环境下,只有艾滋病等少数几种疾病,是不允许医院私自透漏病情的,除此以外,普通的病情并不受保护,也没有老外式的医患条例。

    凌然不置可否的看着黄茂师,问“你想要什么?”

    “我想推荐我们的清洁产品……凌医生,消毒用品是手术室里必不可少的,我们公司现在也代理有多个品牌……”黄茂师跟着凌然的脚步,一口气说一串。

    对于昌西医药公司这样的企业来说,一个治疗组的消毒剂开销,只是一个小数目,胜在出货稳定。

    但对黄茂师来说,能够签下凌然的订单,就是最大的胜利了,尤其是不经招投标的话,就更加轻松了。

    凌然却没有想要听下去的意思,打断了黄茂师的介绍,道“你送的防护服太糟了。”

    “啊?不好吗?”黄茂师心虚的一批“我马上找厂家反馈,让他们给您一个解释。”

    “不要解释。”凌然道。

    黄茂师疑惑的问“不用解释?”

    “我也不会要你们的清洁产品。”

    黄茂师这下子急了“别啊,一笔归一笔,清洁产品和防护服是两个体系的……”

    “我不要解释。”凌然说着坐进了自己的小捷达,慢悠悠的开出了停车场。

    。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