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昌在病号服里仔细的穿了保暖内衣,又给酸疼的手腕套上了腕套,再戴好帽子,才安稳的躺回了病床上。

    同屋的病人拿着书,状似在看,实际上是在观察自己的新病友,此时微微一笑,拉话道:“看你这个样子,是常来医院啊。”

    “到了咱们这个年纪,谁不是经常进出医院。”徐永昌双手交合在腹部,脊背依旧靠着床背,双眼一闭,露出我想睡觉的模样。

    同屋的病友打量着徐永昌,有意降低点年龄,道:“看你就50岁的样子吧。离常入医院还早着呢。”

    徐永昌淡漠的道:“我今年47。从小就生病,没办法。”

    病友没想到自己往下压了压年龄,还是给人把年纪说大了,舔舔嘴唇,也是没好意思再聊下去。

    房间内安静了个多小时,才见一名护士入内,拿着记录本子,来到徐永昌面前,问:“42床,确认一下名字。”

    “徐永昌。”他的嘴唇有点发干,取了手边的保温杯,轻轻的喝了一点,再合起来,问:“现在要做啥?”

    “抽两管静脉血,抽两管动脉血。做个常规检查。”护士说完,又拿了一个核桃大的塑料盒,递给徐永昌,道:“一会上厕所的时候,往里面放一点大便。另外,再给你管子,你明早取中段尿。”

    她一边说,一边将东西放在42床的床头柜上。

    接着,护士又用审视的眼神看着徐永昌,问:“知道啥是中段尿吗?”

    “知道。中间的尿。”

    “对,明早起来,清晨的第一泡尿,排尿几秒钟后,再接取。”护士还是给说明了一下,才又拿了一个白皮书,递给徐永昌,道:“你是凌医生的病人。凌医生的要求,是所有病人术前必须考试,术后也要考试。”

    “考试?”

    “术前考试不过,推迟手术,术后考试不过,推迟出院。”护士强调了一遍,又道:“考试内容很简单,都在本子里,就是你们术前术后的注意事项,也是对你们的治疗和恢复有好处的,要求你们必须掌握的知识。”

    徐永昌听到这里,稍微认真了一些:“准备好的手术,他还可以推迟吗?”

    “当然。”护士很郑重的道:“考试内容很简单的,你是知识分子,注意看一下都能通过的。”

    “那要是遇到不认识字的,就是记不住的呢?”

    “家属代考。”护士道。

    徐永昌皱皱眉:“家属也没通过呢?”

    “至今还没有遇到过。”护士同样皱眉:“你先看看考试的内容,只要认真准备一下,没有通不过的,都是最简单的注意事项,病人和病人家属是必须要知道的。”

    徐永昌迟疑的拿过白皮书,随意的翻开一页,就见印刷的很大的字体写着一行字:病人离开病房需要(不需要)向护士请假。

    再下一行字的字体稍小一些:需要请假。因为医生治疗过程是按照预定方案进行的,病人突然离开,会打乱治疗方案,影响病情变化。

    徐永昌看的一脸嘲讽:“这样的东西还要考试?”

    “你能通过就没事。”护士一边说,一边麻利的戴好了手套,拿出了全套抽血器具。

    “你们抽血也开始戴手套了?”徐永昌低头看看,忽然有些感慨。

    护士点点头,道:“急诊中心凌治疗组是要求高防护的。”

    “哦。”徐永昌看着这一幕,忽然有些轻松起来,转头却是笑笑,道:“我今天好像有点感冒什么的,能不能明天再抽血?”

    “那不行。入院抽血是规定。”

    “我今天真的不舒服。”

    护士迟疑了一下,道:“你不抽血,就没办法安排手术,医生也没办法给你看病啊。”

    徐永昌咳咳两声,道:“我抽了血,身上容易冷,这会儿本来就不太舒服。”

    护士犹豫了一下,同意了,道:“那我标注一下,明天早上给你抽血,时间可能会比较早,你保持空腹。”

    等护士走了,徐永昌用手紧紧按住衣领,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再躺会床上。

    “老哥找的是谁的关系?”同屋的病人再次升起了好奇。

    徐永昌睁开眼,瞥他一下,道:“看病还要走关系?”

    他这么一说,同屋的病人就知道,对方是没走关系的,语气一下子就变的闲适起来,重新捧起书,笑道:“最好还是走一下的嘛,现在人都是这样子,说是不用关系不用关系的,实际上,还不是要关系?”

    “你走关系做什么?”徐永昌问。

    “你可以省了排队的时间啊,也可以问医生一些其他人不愿意说的问题啊。再一个,有的检查,你做完就能拿到了,就不用一天到晚的等啊等的。”

    徐永昌呵呵的笑两声,眼睛又闭了起来。

    同屋的病人愣了愣,暗地里撇撇嘴,心道:“又是个丝。”

    ……

    凌然带着余媛和左慈典,挨个巡查明天要做手术的择期病人。

    他还是不太喜欢说话的样子,就由余媛为主,左慈典为辅。

    一群人很快巡查到了42床。

    徐永昌被从午睡中,叫醒了过来。

    “你的手术定在了明天下午。”余媛拿着病例,先给病人通知。

    徐永昌听的眼皮子一颤:“不是今天下午吗?怎么又改了?”

    “谁给你通知的今天下午?”余媛反问。

    徐永昌僵了一下,又看到凌然,连忙指着他,道:“凌医生,你说的一天就能安排进行手术的。”

    凌然点头,顺手接过余媛手里的病历,一目十行的扫了下去。

    “你快到中午的时候才抽了血,报告到下午才能出来,手术只能安排到明天了。”凌然很快做出了解释。

    徐永昌愣了愣,表情很快变的更不满意:“我是昨天不舒服,所以才采血晚了,你们这样改时间,耽误我的计划的。”

    “我们得看到血液报告,然后才有可能知道,你昨天为什么不舒服,才知道你的手术准备是否恰当……”余媛尽其所能的解释着。

    徐永昌不停的摇头:“我就是想做手术,我的膝盖疼的要命,我想做手术。”

    “会给你做手术的,就晚一天……”

    “我今天就想做。”

    徐永昌坚定的语气,令余媛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我们会综合考虑的。”左慈典站出来,说了一句,立即拉着余媛撤离。

    徐永昌果然没反应过来。

    眼瞅着三人要走,徐永昌一轱辘坐起来,喊道:“医生,医生,我请假很困难的,真的没时间耽搁了,我也不想耽搁了,就麻烦你们,今天给我做个手术呗。”

    余媛不由看向凌然。

    凌然想了想,道:“那就安排到晚上时间做手术。”

    “好的好的。”徐永昌连连点头。

    “给他做手术准备。”凌然出了病房,又道:“催一下检验科,晚间要把报告拿到。”

    “是。”

    余媛回过头,就打了电话给检验科。如果说余媛在云医内,有什么私人关系的话,检验科算是其中之一了。

    回到办公室里,余媛又想到42床的病人,不由的打开pad,找到他的资料,看了起来。

    几页病人填写的病历看过,就有病人做的检查报告。

    余媛随手刷过去,一张两张……紧接着,余媛的目光就停留在一张黑色的粪便样品上了。

    “黑色的啊。”余媛看着粪便的样子,脑海中立即泛出种种猜测。

    站着想了片刻,余媛重新拿起手机,打电话给检验科:“喂,我刚才说的病人,急诊中心42床,他的传染四项还没做是吗?对,麻烦请快一点。”

    打完了电话,余媛再到护士站叮嘱一番,才回了办公室。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