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肚、烤肉、还有成箱的啤酒,齐齐的摆在桌上。

    被戳穿了嘴的男人与同行的友人上了出租车。邵老板友情赠送了止血喷剂和一组纱布,聊胜于无,伤口都包扎的好好的了,不过,他们估计还是会去医院再检查一番。

    凌然和吕文斌脱掉了手套,换掉了衣服,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与众人围坐在桌边。

    确实也没有发生什么事。

    对急诊科中心的医生来说,一天处理的急诊病人就能将邵家馆子装满了,被铁签子戳破嘴的,更是最低端不过的清创型的病号。

    就是伤的位置比较特殊一些,让凌然这种伪急诊科医生,较为好奇罢了。

    医生们的成长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其实就是这种较为特殊的病历。如果是别的行业,较为生僻的技术可以进行专项练习,可轮到做手术的时候,生僻的部位就没有专项练习可做了,只能是遇到一次算一次。

    在国内,由于人口和医疗人员的比例较大,医生们都算得上见多识广了,放在国外,除非是仿效外国友人的作死方式,否则,很可能就被外国医生给练手了。

    “凌医生,今天可是多谢您了……”没有跟着病人的出租车离开的病人同事,特意提了两箱啤酒过来,说着感谢的话。

    凌然给予一个符合病人家属期待的笑容,道:“恰逢其会,也没有做什么。”

    “这还没有做什么呀,我们都给吓坏了。”病人的女同事眼睛里带着钩子似的,望着凌然,舍不得离开。

    凌然轻笑道:“抓紧时间送到医院急诊科,效果也是差不多的,我们最多也就是给病人减少了一些失血量。”

    “降低了感染几率。”吕文斌补充了一句,再对病人同事,道:“我们就是云医急诊科的,顺便做一个清创而已,你们要感谢邵老板这里,急救用品备的全,手术器械也都准备好了的,还都是做好了消毒的,很不容易。”

    “谢谢谢谢。”几名公司人连声道谢,又对邵老板道:“以后邵家馆子,就是我们公司的定点餐馆了,吃烧烤,就得在你们馆子里才吃的安心。”

    “对的对的,上次那个被大闸蟹咬了的笨蛋,就是用了邵老板的药,好的贼快。”

    “我那次来也遇到一个,好像是被小龙虾咬了,我当时还笑,小龙虾都能咬人,没想到真给伤到了。”

    “我遇到过一个切羊排切到自己手的倒霉鬼。”

    “哇,你也遇到过?我也遇到过,是个白白胖胖的矮子吗?”

    “不是,一个黑胖子,傻不拉几的拿着要用刀子给羊排剔骨,像是脑子被油给塞住了。”

    “你那个一般,我见过一个,当时用刀剔牙,恶心我就不说了,牙龈流的血顺着刀柄都滴桌子上了,才反应过来,沙雕太多了。”

    邵家馆子里的食客们热烈的分享着故事,感觉自己的人生经历又丰富了。

    左慈典抽了个空子,笑道:“竹鼠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对对对,动筷子,动筷子。”吕文斌很有大师兄的自觉,起身先用干净筷子,给凌然夹了一块竹鼠。

    烤出来的竹鼠,不仅是大小,就是外形都很像烤乳猪,只是腿特别小。

    用铁签撑开的竹鼠,倒扣过来,外皮金黄偏红,油光发亮,再用刀横两下,竖着四下,再剁开尾巴,正好是16块,看起来就更像是烤乳猪了。

    不过,竹鼠的肉质却比烤乳猪软嫩又劲道的多。

    乳猪的软嫩是缺乏肌肉支撑的肥肉,而且肥的有些没道理。比较起来,成年版的竹鼠,虽然也有些缺乏活动量,但随着时间的增长,依然长出了不少的肌肉,尤其是在吃到腿肉和尾部的时候,会有明显的韧性。另一方面,身为小动物的竹鼠,本身又有软嫩的特性。

    所以,软嫩又劲道就是烤竹鼠的特性了。

    左慈典招呼着给众人倒上了啤酒,再回过头来,就见所有人都开始吃第二块竹鼠了,不由脑门子一青——新单位的聚餐风气变化的有点让人不知所措啊。

    凌然也夹了第二块的竹鼠肉,毫不犹豫的咬了下去。

    如果说,刚开始吃,还稍稍有些疑惑的话,极佳的口味,已经改变了他的观念。这有点像是牛蛙的盛行时,老妈陶萍用干锅牛蛙改变他的食谱的情景。

    “凌医生,味道怎么样?”邵老板等他们吃了几口,才过来敬酒。

    “很好吃。”这已经是凌然的加强褒奖了。

    邵老板笑的像是竹鼠似的:“喜欢就多吃一点,我的店最出名的就是创新菜,紧跟食界潮流。咦,您怎么没喝酒?”

    “喝了酒就不能做手术了。”凌然很自然的回答。

    “今天不是下班了?”

    “万一有什么情况,急诊科是随时叫人的。”凌然听起来很有自觉感的样子。

    对凌然已经有些熟悉的邵老板呵呵呵的笑了几声,假装相信了的样子。

    “凌医生,吃块小白竹鼠的尾巴。”关菲尽可能的笑的萌一点,用公筷夹了竹鼠尾巴给凌然。关菲对自己的容貌并不是很有自信,但觉得自己应该还是满萌的。

    邵老板赞了一声,又介绍道:“竹鼠尾巴是最有嚼劲的,而且好吃,因为里面胶原蛋白多哈。另外,竹鼠它一直动尾巴的,所以尾巴这块是很活的肉。左医生,来,咱们一起喝一杯。”

    左慈典内流满面,总算有敬酒的人了,总算回到自己的路数了。

    左慈典双手举杯,和邵老板轻轻的碰了一下。

    邵老板受宠若惊的样子,连忙也换成双手,仰头就将酒给喝了。

    吕文斌、马砚麟等喝酒的自然就喝酒,不喝酒的就喝饮料。

    凌然喝了口白水,顺便清清口,再抓起几串牛肚,吃了起来。

    比起时兴的竹鼠,牛肚作为邵家馆子的传统招牌菜,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凌然甚至从麻酱的缝隙中,察觉到一丝熟悉的味道,令人不得不怀疑,邵老板烤竹鼠用的秘制酱料,不知与他做牛肚的秘制酱料,有何种关联。

    “那个……正好今天大家都在,我想宣布一件事。”马砚麟喝了两杯酒,苍白的脸颊上升起了一丝红晕。

    他颤巍巍的站起来,看看众人,手里端着酒杯,笑道:“简单来说一句话,我与卫曼计划结婚了。婚礼时间,是1月20日。春节前夕。”

    卫曼也站了起来,向众人轻轻微笑点头,说:“欢迎大家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哇……”

    “恭喜恭喜!”

    “太好了。”

    桌上的医生们纷纷举杯。

    凌然也站起身,举起一杯白水,与马砚麟和卫曼碰杯。

    桌上的气氛顿时变的热烈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间,邵老板的脑袋,又凑了过来。

    “邵老板,我们的小马要结婚了。”吕文斌笑呵呵的说话,心中布满了感慨,要说他也是有工作又有车有房有健身的四有青年,哪能想到,在终身大事方面,竟是落后马砚麟这么多。

    邵老板愣了一下,说了句恭喜,就皱皱眉,道:“凌医生,您能过来一下吗?”

    “什么事?”凌然将椅子给推开了。

    “也不是太大的事,我刚被竹鼠给咬了一口。”邵老板苦笑的伸出手来,就见左手已是血肉模糊。

    凌然的情绪都不免波动:“这就给咬了?”

    “人家也不知道看黄历的。”邵老板顿了一下,道:“我看了,诸事皆宜,只能这么想,正好有医生来店里吃饭。”

    “恩……”凌然翻看着邵老板的手掌,罢了吁了口气,道:“得去云医急诊科了,走吧,正好我也没喝酒。”

    “您是对的。”邵老板心服口服。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