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后第三天,王主任又做了一天的屈膝运动。

    第四天清早,凌然再给他做了体格检查以后,就道:“可以尝试拄拐下地了。”

    王主任吓了一跳,忙问:“刚做完手术就下地吗?不会有问题吗?”

    “没什么问题了,你已经做完手术三天了。”凌然鼓励着说。

    廉医生也道:“我看云医很多年轻患者,术后第三天就自主下地了,老年性患者延迟了一天,应该也足够了。”

    王主任奇怪的看看廉医生。保健医生们通常都趋于保守,没想到廉医生到了云华以后,竟是有些激进派的感觉了。

    廉医生在王主任的目光下异常的坦然。

    他的主要工作就是负责王主任的身体健康,王主任最近在云华住了院,他就呆在云华里看王主任的恢复,看凌然的手术,看凌然的术后病人的恢复……

    而在医院里,以医生的眼光去看,凌然的病人与其他医生的病人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这种差距,就是普通人都能感受得到,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罢了。

    而在廉医生眼里,他可以准确的给予形容:

    我了个去!

    在建议王主任到云华来的时候,廉医生就仔细的考察过云医和凌然了,但是,那时候的考察毕竟是浮于表面。

    最近几天里,廉医生一天24小时的呆在医院里,接触病人,接触医生,接触护士,所谓沉浸式的体验,感触就极深了。

    如果说,到云华前的时候,廉医生对凌然的认同感是80分的话,他现在对凌然的认同感,已经是98分了。

    作为一名入行快20年的医生,廉医生甚至有一个大胆的,不能诉之于口的揣测:凌然可能是国内有数的,最优秀的膝关节镜专家之一。

    之所以要加上之一,还是因为凌然较为年轻。想想他这么年轻,就有这样的技术,强行要说年纪更大的医生没有与之相比拟的技术,还是有些不符合逻辑的。

    但是,就廉医生所知,能做到凌然这样水准的医生,还真的就是这么一个。

    廉医生的心情多少是有些矛盾的。

    王主任的想法反而单纯一些。

    他颤巍巍的拄着拐杖,在复健医生的帮助下,小心翼翼的下床来,踩到实地的刹那,心情紧张又快乐。

    王主任轻轻的向前迈了一步。

    廉医生和王卉都紧紧盯着王主任。

    王主任自己也是莫名的紧张,这或许是人类的一小步,但是他老王的一大步。

    “不疼!”王主任说的声音都在抖。

    王主任又向前走了一步,接着又一步,然后依旧是重复:“不疼。”

    能做到“不疼”,对他来说,就是一件极其难得的事了。

    王主任一直压着不愿意做手术,说到底,既是对手术的不信任,也是对个人身体的畏惧。

    人生七十古来稀,到了这个年龄,人的身体多多少少都要出些毛病,一些毛病是可以治疗的,是可以解决的,但很多毛病是解决不了的,治不好的。

    事实上,对于任何一名老人来说,要能做到不疼,都已经是很难得的事了。

    同样是半月板损伤,有的年轻运动员都不能痊愈,又如何指望,一名老人就能完成复健并痊愈呢。

    王主任又往前走了两步,脸上的笑容,忍不住都扩大了。

    廉医生亦是面露狂喜,对凌然翘翘手指。

    凌然表情淡定的收了王主任送出的“衷心感谢”的宝箱,对他来说,眼前的场景,不过是基本操作罢了。

    完美级的膝关节下半月板成形术,只要对症的话,病人的膝关节症状基本都能得到相当程度的缓解。

    相比之下,王主任的半月板损伤如此简单,从医疗的层面来看,简直是不值一提。

    王主任在复健医生的帮助下,完成了一轮复健之后,擦着汗坐了下来,再向凌然郑重的道:“凌医生,真的要谢谢你了。”

    王主任的小孙女王卉,亦是郑重其事的道:“凌医生,谢谢你。”

    “应该做的。”凌然勉强笑笑。

    他还是有点不太习惯这样的场景。

    医院里面,会正面感谢医生的患者并不多,凌然更是刻意减少出现在病人和病人家属前的机会。

    王主任看着凌然,不由的笑了笑,语气也缓了一些,道:“凌医生的技术这么好,就没有什么想法吗?”

    “想法?”凌然觉得这个词义太广泛了。

    “就是说,你是怎么规划自己的发展的。”王主任和凌然相处了几天,也有些熟悉他了,此时温言询问。

    凌然想了想,道:“我想先写了论文,然后发表了,接下来……想办法多弄一些病床吧。”

    王主任哑然失笑:“就这样?”

    凌然点点头,没来得及再说话,病房门就被推开了。

    “爸,你怎么样了?”王文康手里提着水果,面带轻松。

    王主任语带轻松的道:“刚走了几步,挺好的,没问题。”

    “您刚下地走路了?”王文康大为惊讶。

    王主任得意的点点头:“拄着拐杖走的,走的慢点,没问题了。”

    王文康愣了愣,不由喃喃道:“您第一次走路,我竟然没看到。”

    王主任瞥他一眼,淡然的道:“你第一次走路,我也没看到,咱俩扯平了。”

    王卉笑的岔气了。

    凌然也迅速离开了父子尬聊现场,自顾自的回到小客厅旁看文献去了。

    王主任等了一会,再次拄拐下床,做了第二轮的复健。

    王文康看的大为振奋,拍拍脑袋,又道:“看我这个记性,廉医生,今天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医生,说是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毕业的医生,也很年轻,叫魏嘉佑?你知道这个人吗?”

    “知道。魏嘉佑是沪市医学界年轻一代的代表吧,现在应该在爱丁堡大学访问吧。”廉医生如数家珍的道:“他一开始的时候就是做心脏手术的,后来又对腔镜感兴趣,结果连续写了好几篇腹腔镜和关节镜的论文,跨界跨的很厉害的感觉。”

    “就是他没错了。”王文康肯定的点头,又道:“朋友给我说,魏嘉佑刚从英国回来了,要不要让爸爸再找他复诊一下?”

    王文康给廉医生说话,却是看向了老爹。

    王主任一脸漠然:“你想看,就自己去看,怎么的?还要我帮你打折一条腿不成?”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