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慈典迅速点开视频,就见绿色的球场上,一道白色的人影在狂奔。

    再点开另一个视频,仍然是一道白色的人影在狂奔。

    第三个视频,狂奔。

    狂奔……

    左慈典很快进入了状态,明白道:“这是之前做过手术的病人?”

    “凌医生第一个外籍病人。”余媛穿着合身的白大褂,脸还是黑的,像是一只黑松鼠。

    左慈典好奇的问:“爱哭鬼是他的绰号?”

    “他就是爱哭。”余媛一边说,一边将收藏的视频放了两个出来,里面是戴蒙德趴在病房里狂哭的场景。

    吕文斌立即在群里发了捶地大笑的表情。

    余媛面无表情的道:“吕文斌把他当动图用的。”

    话音刚落,吕文斌就发出一张戴蒙德潺潺流泪的动图。

    “这样用病人的肖像,可以吗?”左慈典有些担心的问。

    “当然不行了!”余媛道。

    “那……”

    “劳动法还规定八小时工作制呢。”余媛淡定的道。

    左慈典428岁的人,明智的不去与1475米的余媛讨论这个问题,转而道:“这是国外的新闻吧,否则在国内发一下,我们就火了。”

    “能吸引外国病人也挺好的。”余媛说着看看两边,小声道:“最近有两名外国病人都是自费的全款,医院是按照特需的价格收费的。”

    左慈典做恍然状,趁机感谢余媛。

    他既然没空出去喝酒陪席了,就竭力维护好组内的人事关系,就像是自己25年前刚进单位那样,眼亮嘴甜腿勤即可。

    比起镇卫生院的领导们,小小的凌然组内的几个小年轻,那是要好伺候的多的。

    左慈典还不太习惯在微信里群聊,跟余媛再说两句,就偏头给前同事孙泰宁,道:“凌医生给一个外国病人做的手术,挺成功的。”

    孙泰宁“哦”的一声,道:“给外国人做手术的医生多了去了。”

    左慈典愣了一下,发现还真没办法反驳他。

    “我多问几个医生,回头再说哈。”孙泰宁也不想呆下去了,他也算是在医院系统里呆了二十年的人,知道有些医生招揽病人的手段。

    而孙泰宁,不想让自己的儿子,成为被招揽的病人。

    左慈典只好将孙泰宁送出了医院,再给孙泰宁打了一辆滴滴快车。

    来车是一辆旧的二手捷达,座椅有些脏兮兮的,司机恶形恶状,就像是村镇之间用旧金杯载客的黑车司机似的。

    “走不走?”司机喊了一声。

    “不是劳斯莱斯哈。”左慈典笑一笑,露出一副免费抽奖没抽中似的表情,再将孙泰宁送上车。

    破捷达一溜烟就不见了,左慈典再回到休息室,就见手外科的王海洋已经坐在了里面,而且拿着手机,在大声的讲电话。

    “哎呀,我告诉你们,我们凌然现在抢手的很,你们就一台手术肯定是不行的,没得谈的……恩,就是这个意思,你们多凑几台嘛,凑个四五台的,凌医生一趟过去做了,好吧……没有就看看之后吧……”

    “三台啊,三台还行啊……陈旧性的没必要了,我们凌医生现在不太愿意做陈旧性的跟腱修补术,对,你也给病人和家属解释一下啊,凌医生的主力术式是祝凌跟腱修补术啊,这个是针对新鲜跟腱修补术的……”

    “好好好……专家费都好说的,我们凌医生不能说是给几个洋鬼子做了手术,就坐地起价嘛,咱们中国人不讲这个,对,叫外国友人……恩,三台是最少啊,四台还说得过去,那咱们就敲定了,好的好的……”

    王海洋一口气讲了十多分钟的电话,放下来,揉揉耳朵,才笑道:“我现在知道啥叫人怕出名猪怕壮了,放以前,我都不知道,咱们国内一天能有这么多跟腱断裂的。”

    “王主任辛苦了,吃块猪蹄。”吕文斌乖巧的送上了云医名吃。

    左慈典啊不由的高看吕文斌一眼,此子虽然没有马砚麟的特长,但察言观色的基础是有的。

    王海洋笑呵呵的点头,还真用叉子叉了一块分割出来的猪蹄掌心肉,再喝口水,润润喉咙,道:“凌医生,我问了问,现在条件给的最好的是两家,一个是诸城市医院,有三例病人。益源县医院,益源县咱们打过交道,距离稍微近一点,他们能凑三例或者四例。”

    王海洋看看其他人,见凌然没有使人避让的意思,于是继续道:“专家费基本一样,主刀都是一例6000。益源县给助手三千块车马费,诸城给助手一例1200元。”

    “诸城就多600?他们要坐飞机的吧。”吕文斌对这样的数字嗤之以鼻。

    王海洋笑呵呵的道:“这是标准来着,以后益源县再邀请飞刀的话,就算是一例也得是三千,诸城要是再凑5例手术呢,那不就得6000了。”

    余媛听的眼神都亮起来了,对她来来说,000块或者600都很多了,能买好多东西了。

    “去哪里?”王海洋问。

    “诸城。”凌然回答的很快。

    左慈典心下不由一颤,心道:凌医生对下属还是很好的,只为了多600块,就愿意多走那么远……

    “益源县的让他们问问患者,愿不愿意来云医就诊。”凌然很自然的将手术量最大化了。

    所谓的专家费或者飞刀费,都是要病人自己出的,再加上车马费等方面的开销,一些经济压力大的患者,应该还是愿意跑一趟的。

    当然,有的条件好的病人,不愿意折腾,就躺在病床上,再找别的专家来做手术也是可以的。

    王海洋愣了一下,笑了起来:“这个好办,我给他们说一下,看看他们是什么想法。”

    “今天晚上休息好了。”凌然看看表,对众人道:“今晚就不加手术了,大家都回去休息一下,余媛愿意去吗?”

    “好啊好啊。”余媛主攻跟腱修补术,已经有些水准了,尤其是熟悉凌然的手法和习惯,算是不错的一助了。

    左慈典迟疑了一下,问:“我能不能也跟着去,不算助手,就跟随学习……”

    凌然看向王海洋。

    “没问题。”王海洋一口答应下来,都不用再打电话确定。

    凌然也没有立即下班,取了白大褂,先去病区扫了一圈。

    他最近做手术的频率已经降下来一些了,但病区人满为患,算上加床,又是奔着150的高位警戒线了。这么多的病人,保不齐会不会再有偷偷抽烟的,看韩剧看哭的……

    好在最近的考试制度推行了起来,病人就算是不愿意遵守规范,至少知道不遵守规范的后果是什么了——大部分病人的叛逆,也就到此为止了。

    “凌医生!”

    “凌医生好!”

    “凌医生好帅!”

    病区三连扑面而来,令凌然应接不暇。

    150名病人的病区,至少还配着200人往上的家属,且以女家属居多。

    凌然一路走来,“衷心感谢”又收了近10个,都是恢复极好的患者。

    以凌然目前的功力,现在做普通人的跟腱修补术,自然是效果又好,恢复又快,比普通的主任医师都是有明显的区别。

    行外人对此不甚了解,但对病人和医疗人员来说,凌然的水平,已经称得上是有目共睹了。

    一圈巡视结束,凌然积累的初级宝箱已达55个。

    凌然站在一只挂钟下,默默的等待了两分钟,看着钟表的分针指向55的时候,立即向系统道:“开箱吧。”

    茫茫多的绿色药剂,遍布眼帘,中间有一本银白色的书籍在闪光。

    凌然首先点开了技能书:

    单项技能书,获得分支技能——阑尾炎切除术(大师级)

    “唔……”凌然掏出手机,先打给周医生:“咱们医院有阑尾炎的病人吗?”

    “怎么可能有。”周医生笑了:“我们又不是镇卫生院,除非有急性阑尾炎上门的。”

    “哦。”凌然失落的放下手机,转身下楼开车回家。

    他的捷达刚修好,好好的磨合一下,估计可以用很久再保养。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