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话室。

    漂亮的绿萝与漂亮的吊兰骚骚哒哒,普通的绿萝与普通的吊兰相敬如宾,丑的绿萝与丑的吊兰严防死守。

    今年42岁的左慈典,望着形态各异,品种多样的花卉,不由的发出幸福的叹息声。

    “怎么了?不喜欢谈话室?”霍从军自后面开门进来,正好听到了左慈典的赞叹声。

    “不会,怎么会,我就是觉得舒服。”左慈典连忙站起来并转身,目送霍从军坐到了对面,才笑道:“我刚才比较呢,感觉镇卫生院里的手术室,都没有咱们这个谈话室干净。就是养的花,要说乡下人会养花吧,都没有咱们医院的花端庄。”

    “喜欢就好。”霍从军笑呵呵的点点头,双手下压,示意左慈典坐下来。

    霍从军打量着对面的中年医生。

    瘦,高,国字脸,表情谦卑,看着很机灵,好像小伙子似的机灵。

    白大褂里面穿着薄毛衣,袖口稍微有点磨损,一丝不苟的大背头和大量的发胶,才是适应了他的年龄。

    40多岁的年纪,按说应该是一名医生最年富力强的时间段了,尤其是外科医生,40岁到50岁之间,可以说是黄金年龄,正是出成绩,做事业的年纪。也是各大医院最喜欢挖人的年龄。

    但是,出身于镇卫生院的左慈典,显然与普通意义上的外科医生是有不同的。

    “从镇卫生院到云华医院,你这一步迈的可大啊。”霍从军看着手里的简历,看不出表情来。

    “我在镇卫生院里的时候,接诊最多的就是急诊了。”左慈典陪着小心道。

    “你救治过最危险的病例是什么?”

    “心梗和脑梗。”左慈典毫不犹豫的回答。

    霍从军稍稍抬了抬下巴,问:“治好了几个?”

    左慈典愣了愣,小声道:“总共遇到过4例。”

    “结果呢?”

    “有一个脑梗的,送到县医院,过了一个月才死。”左慈典说完弯了弯腰,让自己变的更低一些。

    霍从军也是听愣了,好半天,道:“你这个路子够野的啊。”

    左慈典低头笑了两声,没敢接话。

    霍从军微微皱眉。

    云医的编制是非常紧张的,用更准确的形容,就是非常紧俏的。

    每年除了留给应届毕业生的名额,用来挖人的机动名额之外,云医最值钱的,争夺最激烈的,就是社招名额了。

    社招的要求是最低的,给出的条件虽然也低,但依旧挡不住昌西省内外的医生们趋之若鹜。

    现如今,好一些的科室,如骨科、眼科之类的,进的新人都得是博士起步了,2以下的学校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妇科、普外之类的科室的要求可以降低一些,好学校的硕士生也能进,但2学校以下的博士照样是不收。只有儿科、急诊这样的科室,要求最低。

    但是,低也低不到哪里去,再低,也不能低到镇卫生院调入的大专生!

    霍从军叹口气,再看看左慈典。

    左慈典立即露出一个规矩的笑容。

    “我这边是要一个人,但是,你这个简历,真的是说不过去啊。”霍从军摇头,他是想要一个人,填充给凌然,以填补马砚麟离开的口子。

    但是,左慈典的背景,距离标准线也太远了,别说调派给凌然了,霍从军就是想调剂给其他组,换一个人过来,也被严词拒绝了。

    几名主任和副主任医师的态度都非常的坚决,就连一向与世无争的陶主任,都不能忍受。

    难道,要把这家伙退回去?

    退回去容易,可再想要人就难了。

    可要是留下来……

    霍从军望着左慈典,陷入了思考中。

    左慈典也知道是到了关键时刻了,小意的道:“霍主任,我这个人学东西很快的,而且我做事认真,特认真那种,不管啥事情,您交给我,我都给您办的妥妥当当的。另外,我可以加班的,我今年刚离婚,孩子判给老婆了,我可以值全夜班,让其他同事轻松一些……”

    也不知道是哪句话打动了霍从军。老霍重重的叹了口气,道:“行吧,人都来了,我也不划算把你送走,到了科室里,你就好好跟着学吧。”

    “是!”左慈典面露欣喜。

    “再一个,你之后跟着凌然凌医生,凌然医生呢,情况比较特殊,总之,你听从命令,做好医生的本职工作就行了,多看少说少问,你也是成年人了,我就不多说了。”霍从军为了不浪费一个名额,捏着鼻子将左慈典收了下来,也没有太多的兴趣教导他了,就将之送到了科室里,介绍给一众医生认识算完。

    接着,左慈典就被送到了凌然的手下。

    霍从军细心的叮嘱了凌然几句,才不安的离开。

    左慈典的心又吊起来了。

    他虽然是在镇卫生院里做了20多年,但也知道,科室主任固然是一个科室里最大权力的掌握者,可直属上级医生更是一名小医生的掌控者。

    上级医生好一点的,能够让小医生轻松许多,上级医生要是刻薄起来,能让小医生累到死且死的毫无意义,或者,干脆就是生不如死。

    凌然却只是看看左慈典,问:“能加班?”

    “可以。”

    “那你熟悉一下环境,明天早上3点钟,来值手术。”接着,凌然再对马砚麟,道:“你最近可以上正常班了,恩,七八点点下班这样子。”

    吕文斌咳咳两声,道:“凌医生,正常班是到点钟下班的。”

    “哦。那就点钟。”凌然从善如流。

    左慈典看着年轻的凌然,再听他们的对话,突然觉得好像不靠谱的样子。

    一个连下班时间都不知道的医生,莫非是来镀金的?

    左慈典越想越觉得有意思,心里甚至开心起来。

    不靠谱好啊!

    要论医术,左慈典知道,自己一个镇卫生院出生的医生,拍马也赶不上云医的水平。但是,要说服务领导,左慈典还是很有些心得的。

    他曾经一周七天,每天下午陪领导喝酒到凌晨一两点,两三点,再强撑着身体将领导送回到家里,随便找个地方睡一觉,早上六七点钟再赶着给领导送早餐,帮领导送小孩,扔垃圾,准备午餐,准备陪午餐酒……如果不是有次回家换衣服,撞见老婆和领导睡在一张床上,左慈典说不定已经升职了。

    往者不可谏,但服务领导的技能,左慈典还是留下来了。

    若是比拼服务领导的能力的话,左慈典觉得,自己在云医还是有一线生机的。

    说不定,霍从军主任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而留下自己的?

    就是为了让自己服务镀金的医生凌然?

    左慈典这么想着,更加谦卑的弯下腰来。

    脸色青灰色的马砚麟有些浑身不自在。

    虽然说,他是规培医,已经到了不得不轮转的时候了,虽然说,他现在有了女朋友……但是,凌然手下这么快就有新人加入,还是让马砚麟感受到了威胁。

    “凌医生,我就算是轮转到别的科室,也可以回来帮忙的。”马砚麟轻声说话。

    凌然点头:“可以。”

    “我可以继续跟着您学跟腱修补术。”

    “可以。”

    “对了,今天有家里快递过来的鱼干。”马砚麟一边说,一边取过办公桌上的袋子,许是取的太急了,一袋的东西,都给撒了出来。

    只见办公室中央的白色地板上,有淡黄色的咸鱼,白色的鱼干,金黄色的杜蕾斯,白色的杰士邦,白色的冈本003,紫色的杜蕾斯大颗粒,还有许多全英文的盒子。

    “我……我了个去。”马砚麟连忙去捡,却是脚下一软,坐倒在了地上。

    “我来帮忙。”左慈典乖巧的上前,脱下外套,一把罩住了许多的盒子,再快速的将之卷入袋子里,且低声调笑,以缓解尴尬:“小兄弟囤货呢,别被骗的公粮空仓了。”

    马砚麟低声苦笑:“能扛一个月就不错了。”

    “一个月……”左慈典担心自己眼花了,趁着捡盒子的时间,瞅了一眼英文的盒子,就见正中间,赫然用英文写着“rge-sie-nds”(大号避孕套)。

    马砚麟露出腼腆的笑容。

    左慈典露出震惊后的若无其事的笑容,内心暗自警惕:云医果然是藏龙卧虎,随便放出来一个年轻人,竟然就有做镇卫生院副院长的实力。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