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帮我插一下pad的充电线。”四指离断的病人齐乐秋换了新装备,更畅快的追起了剧。

    齐母阻止不了女儿看手机,就只能给她换了台屏幕大点的机器,此时一边捋线,一边不乐意的道“这才术后第三天,你看别人都是静养的,就你还看电视,而且是从早到晚的看不停,这样看下去,眼睛瞎掉了怎么办。”

    “妈……人家不是说了,术后好心情很重要吗?你让我补剧,我就有好心情,我有好心情,不是对术后恢复更好?”

    “歪理邪说。”齐母哼哼两声,也是无可奈何。

    充电线插上了,四指离断的齐乐秋继续用另一只手操作着平板电脑,只有动作大的时候,稍稍弄疼了自己的时候,才皱皱眉头。

    等到新的剧集点开以后,齐乐秋的脸上就带出了笑。

    “其实住医院也挺好的。”齐乐秋说“医院里有吃有喝的,公司还给赔钱,给工资,我也有空追剧,我现在可算知道富二代有多爽了……”

    正在倒开水的齐母手一抖,杀人的眼神看过去“富二代?你要不是我女儿,我能把你给烫熟了。”

    “哎呀,妈,你咋辣么凶,我就开个玩笑。”齐乐秋还真怕被她妈给揍一顿,赶紧翻身看剧。

    齐母叹口气,挤了半边床过去,看着屏幕,恨铁不成钢的道“天天就知道看这些情情爱爱的,结果看看你找的男朋友,手断了都不知道来看看你。”

    “怎么没有,剧都是他帮我找的。他刚好出差去了嘛,等回来就让他补上。”齐乐秋说着向老妈挤挤,缩到了她怀里。

    齐母鼻子“哼”的一声,反手搂住女儿,口中道“韩剧又臭又长的,有什么好看的,还补剧,补到明年都补不完吧。”

    “韩剧现在也有的短的了。”齐乐秋说着介绍道“我现在看的这个剧就不是,女主角刚开始就特别惨,被婆家赶出来了……”

    很快,两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看住了。

    午后。

    齐乐秋吃了午餐,又喊老妈一起看剧,作为难得的医院闲暇时光,两人很快陷入了剧情不能自拔,并淅淅沥沥的哭了起来。

    “别哭了,医生让你心情平静一点。”齐母一边哭一边抽纸,“噗”的擤了一把鼻涕。

    “医生说我开心一点更好,我现在就很开心。”齐乐秋一边说,一边用没断的左手抽纸擦眼泪。

    “来,擤鼻涕。”齐母帮她放纸在鼻子下面。

    齐乐秋痛快的擤了出来,眼泪又流了下来“恩荷好可怜,太惨了。”

    “所以说,你现在找的那个男朋友,太不靠谱了。”

    “你才见了人家几次啊。”

    “就是说啊,我人都见不到。”

    “不理你了,我要看剧。”齐乐秋继续擦眼泪,看韩剧,看着看着,小声道“妈,我觉得手凉。”

    齐母擤了一把鼻涕,用手背擦擦眼睛,道“你把手缩进来。”

    “不是,我是受伤的手凉。”

    “多凉?”齐母站了起来,有些心慌。

    齐乐秋咽了口唾沫,道“喊一下医生,就说我的中指和无名指没感觉了……”

    不等她说完,齐母就狂奔出了病房大喊了起来“医生……医生!”

    急诊科的病房,反应时间是一等一的,只几秒钟的时间,首先就有护士冲了进来,边跑边问“怎么了?什么情况?”

    “我女儿……我女儿……”齐母心慌的说不出话来。

    “我的中指和无名指没感觉了,摸上去有点凉。”齐乐秋依然冷静的说话,至少比看剧的时候冷静。

    护士过去看了一眼,立即明白过来,按了床头的呼叫键“67号,血管危象。”

    更多的护士和值班医生都冲了进来。

    “静脉灌流。”值班医生看了一眼,就按照标准方案先下命令,再道“找人去通知凌然组。”

    “去通知了。”

    护士一边回答,一个拿出侧孔灌注针,并准备输液管和灌注瓶。

    “忍一下,乱动就保不住手指了。”急诊科的住院医只要做个一年半载的,对于这样的突发事件都算熟练了。

    齐乐秋想到自己的右手少了两根手指的景象,吓了不敢再动,咬着牙齿道“我能忍住。”

    侧孔灌注针被斜行穿过再植的手指末节指腹,针尾通过输液管与灌注瓶相连,针尖通过输液管与引流瓶相连。

    住院医低头看着情况,问“刚才怎么回事?手指突然变凉吗?”

    “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我啥都没吃,也没喝什么。”

    “抽烟了吗?”住院医严厉的问。

    “没有抽烟。”

    “有闻到烟味吗?”

    “没有。”

    “有压到手吗?吃什么药了吗?”

    “没有,我就乖乖的看韩剧,刚刚还哭呢,你看。”齐乐秋向住院医展示废纸篓。

    看到满满一篓的抽纸,住院医的脸都绿了,就好像那次回家看到前女友慵懒的躺在沙发上,床边一筐的抽纸里还藏着套的场景——藏的太不用心了!

    “不是告诉过你,要保持心情平静吗?”住院医心情很平静的问。

    齐乐秋的眼神缩了缩“我心情挺平静的。”

    “哭了这么多,是心情平静吗?”

    “那是看韩剧哭的,和真哭不一样,你不懂女人。”

    住院医呵呵的笑两声,心说女人啊……

    “医生,现在怎么办?”齐母缓过劲来了,紧张的问。

    “等等主治医生的消息。”住院医只是急诊医生,虽然因为急诊科开展了断指再植等项目以后,熟悉了一些相关的抢救常识,但是,对于进一步的处理,他是没有多少把握的。

    约莫两三分钟的样子,吕文斌冲了下来,身上还站着卤汁的麻点。

    “什么情况?”吕文斌并不在工作时间,但还是第一时间赶来了,医生的职业天性,总是让休息让位于生命。

    “手指温度低于标准,已经用了肝素……静脉灌注效果不佳。”住院医低声说明情况,虽然他知道的也不多。

    “放血。”吕文斌经历的断指再植的患者数百人,比普通医院骨科医生一辈子见过的断指可能都要多,经验是极其丰富了,看着病人的状况,开口就道“断指的指端切口放血,指腹下肝素钠浸润,甲床也开窗放血。四个指头都做。”

    他说着就拿了手套,开始自己动手。

    值班的住院医被分配了一根食指,也学着做了起来。

    给指头顶端切口放血是个熊孩子都能做出来,甲床下开窗放血就稍微有点技术性了,它是对着消毒后的指甲,用手术刀倾斜60度,直接切透。

    齐乐秋刚开始不明白,被吕文斌切了一根手指才明白过来,眼泪瞬间飙了出来“你们这是刑讯逼供啊,你们想问什么啊……”

    齐母心疼的要命,也一个劲的道“能不能用点麻药啥的,你们看孩子都疼成啥样子了。”

    “来不及的。”吕文斌只能给出这个答案,并道“病人家属请出去吧,你们在这里干扰抢救。”

    “怎么就到抢救了……”齐母惶惶不安。

    “血栓是很危险的。”护士说着话,轻轻的将齐母拉到了门外。

    迎面,凌然快步而来。

    齐母立即认了出来,连声道“凌医生,快看看我女儿。”

    凌然点点头,熟练的一伸一缩手,向右向前一个走位,就躲闪掉了齐母的搂抱。

    进入病房,齐母自被拦在了外面。

    凌然大声问“什么情况?”

    “血管危象,中指和无名指快保不住了。”吕文斌头都没回的喊了一声。

    “尿激酶用了吗?”凌然问。

    吕文斌愣了一下,道“没……”

    “尿激酶,10万u。静脉。”凌然命令下的非常快,再看一眼病人,问“谁先来的。”

    “我。”失去了前女友的单身住院医回答。

    “吕文斌出去通知家属,准备探查手术。签术前同意书。”凌然接着看看病人,道“你是四指离断的断指再植手术,本身就是比较危险的,现在出现血管危象,安全起见,我们先准备手术探查,如果有必要的话,要切开重新吻合一下血管了。”

    齐乐秋被一连串的信息冲击的脑袋发昏“我就是看个韩剧而已。”

    。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