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结婚了?”

    凌然没想到刚回医院,云医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马砚麟笑着道:“遇到了合适的人,就想着安定下来了。”

    凌然点点头,接着问:“那你要继续学习跟腱修补术吗?”

    马砚麟愣了一下,转瞬笑了起来:“您出差太久了,我都不熟悉您的说话方式了……”

    凌然盯着马砚麟看,明显在等待他接下来的回答。

    马砚麟哈哈的笑两声,然后笑声逐渐变低:“学肯定是要继续学的,但我暂时可能需要多一点时间在医院以外,您知道的,已婚的医生,和未婚的医生的时间分配肯定是不一样的。”

    “好。”凌然毫不迟疑的答应了下来。

    “您不生气?”马砚麟迟疑的问。

    “为什么要生气?”凌然奇怪的看马砚麟。

    “那个,我刚刚跟着您开始学跟腱修补术,学了这么一段时间了,突然就有结婚这档子事,我也不想的……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也是遇到了没办法……”

    凌然打断了马砚麟的话:“我能理解,没有问题。”

    “真的没问题?”

    “没问题。”凌然再次给出肯定的回答。

    “那我考虑……以后能不能跟其他医生一样正常上下班……”马砚麟再次试探着询问。

    凌然想了想,道:“可以。”

    “咦?真的可以?”马砚麟难以置信的道:“会不会打乱您的安排……”

    “没关系,我可以找霍主任再要一个人。”凌然说的非常轻松。

    对于别的医生来说,要给治疗组增加一个人是很困难的,但这个得看每周的手术量,就凌然这样的手术量,他的助手本来就是超负荷工作的,添加也是理所应当的。

    事实上,就算不增加固定的助手,科室里的住院医还是由着凌然使用的。手术总是要做的,除非不分配手术给凌然……

    马砚麟想到再多一名助手的情形,不由自主的感受到了威胁。

    “我只是短时间休几天假,不用多长时间的。”马砚麟小声再说一句。

    凌然看看他,道:“可以。工作时间可以自由安排。”

    马砚麟这才松了一口气,又笑道:“正好,我想请您吃个饭,顺便介绍未婚妻给您认识一下。老婆要求的,说都没见过云医最帅的医生……”

    凌然正要点头,霍从军却是大踏步的走了进来。

    “凌然,给你找了个急诊的病人,过来看。”霍从军笑呵呵的。

    “什么病人?”

    “四指离断,厉害吧。”霍从军很得意的道:“我请高新区的老友喝了好几顿,才谈下来的,以后他们有什么急诊的病人,优先给我们送……”

    凌然听的也是一阵心痒难耐,确定的问:“真的是四指离断?”

    “而且,你听着……”霍从军有意的吊胃口似的,道:“斜切的,小拇指切到了指尖的位置。”

    普通人听了要倒吸一口凉气的情形,也让凌然瞪大了眼睛。

    小拇指的离断手术本来就难做,指尖位置显然就更难了。

    “男性还是女性?”凌然问。

    “女性。厉害吧。”霍从军用手搓搓自己新买的劳力士,像是对待珍宝似的,道:“真真是正好遇上,你就说巧不巧吧……”

    女性的血管比男性的还要细一点,也就是难度再加一分,这样的病例自然是极难得的。

    马砚麟看着振奋的霍从军,心里吐槽:不是正好遇上的话,您又想怎么样?

    “去见见病人。”凌然说着对马砚麟道:“吃饭得推迟了。”

    “没事,您忙您忙。”马砚麟很乖巧的模样。

    两句话后,就见凌然快步跟着霍从军去见患者了。

    今天才是凌然回来的第一天,有些没收到消息的医生,还都特意的向凌然打招呼。另一些早就知道的小护士和女医生,也装作才收到消息的样子,多打一次招呼。

    凌然随意的回应。

    在一人对多人打招呼方面,凌然始终不是很熟练,主要是人数总是难以控制,就算是练习成功了三人五人的方案,对于十人八人也是失效。

    马砚麟有些好奇的跟在后面。虽然觉得霍从军有点魔鬼化的潜质,但不得不说,4指离断还是斜着断的女性,确实罕见,值得一见。

    持此观点的医生大约是不在少数的,所以,当凌然来到抢救室里的时候,已有一票的医生,聚集于此。

    病人是个20多岁的年轻女孩,手指被纱布包着,鲜血渗出,怎么看怎么严重的样子。

    她的母亲坐在旁边,一个劲的抹眼泪,却被女孩子安慰:“妈,你别哭了,现在接个指头都是简单的很的事,我们工厂就有好些人重新做了手指的,没事。”

    “手指再接起来,那能一样吗?家里电视修了一次,都不好用了。”女孩的母亲用手帕擦着眼泪,越擦越多。

    女孩有点疼,勉强笑一笑,道:“用起来是一样的,我见别人重新接的手指了,就是不太好看。”

    “不好看也不行。”

    “有啥不行的,我都要嫁人了。”

    “谁准你嫁人了?”母亲顿时不哭了,昂头道:“你给我听好了,你找的这个不行!”

    霍从军重重的咳了两声,道:“那个,病人坐起来一点,我给你们看看手啊。”

    病人母亲连忙站起来,将位置给让了出来。

    霍从军示意凌然过来看手。

    “怎么断的?”凌然一边看一边问。

    “我做质检的,检查机器的时候,工人误启动了,手给碾进去了。”受伤的女工大大咧咧的,手里还攥着手机,只是没有打开来。

    凌然看看四周,问:“手指还在吗?情况怎样?”

    自有接诊的住院医站出来,道:“手指都好,只有小指切断的比较小。”

    凌然又要了病例看了,才算是放心。

    “怎么样?”霍从军明知故问。

    “没问题。”凌然点头。

    “所以说,也就是在咱们云华了。”霍从军用感慨的语气道:“咱们云华周边的产业群,很容易出现这样的手部创伤,沪市就不行了,他们的工厂都没剩下多少了,自动化程度又高,不行的。”

    说完,霍从军又安慰病人家属,并且安排他们签字进手术室了。

    凌然亦是深吸一口气,他在沪市做的多是跟腱修补术,方案a也不超过三小时,偶尔遇到一个两指离断的病人,就算是最复杂的病例了。

    刚回云华就落一个四指离断,还真是让他的心情变的……正常起来。

    一间正常的医院有正常的病人,就是一名正常医生的正常要求了。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